-

袁青衣回來的時候,葉凡正在打火鍋,吳九州吊著一隻手站在後麵。

“葉少,我已經通知歐陽無忌和南宮富他們了。”

“讓他們七號過來給劉富貴敬香抬棺。”

袁青衣走了上去,畢恭畢敬彙報:“看他們樣子九成九不會低頭。”

她把歐陽無忌和南宮富的反應簡述了一遍,判定他們這些日子肯定會搞出事情。

“少主,要不讓我帶八百子弟過去,把南宮和歐陽兩家都砍了?”

吳九州眼睛一亮,上前一步主動請纓:“先發製人,不給他們垂死掙紮的機會。”

他的呼吸很是急促,還帶著一股子殺意。

以前跟南宮富和歐陽無忌多親密,現在他心裡就有多痛恨。

拿一個億去收拾一個小蘿蔔頭,媽的,天底下有葉凡這樣的小蘿蔔頭?

這直接把他吳九州坑在萬丈深淵起不來。

他對歐陽無忌他們可謂肝膽相照,結果兩大家卻這樣坑他,吳九州怎能不恨?

而且吳九州知道,斷掉的左手,絕不是結束,而是開始。

要想活命,他必須有出色的表現。

“他們讓劉家這樣家破人亡,一刀宰掉實在太便宜了。”

葉凡臉上冇有太多波瀾,拿著湯勺舀了一碗丸子,然後拿著筷子慢慢吃起來:

“我不僅要讓他們下跪抬棺,我還要讓他們感受慢慢絕望的恐懼。”

“我就是要他們垂死掙紮。”

“一次次擊潰他們的努力,讓他們發現拚足力氣也無法反抗,隻能慢慢等我屠刀落下……”

“這種懲罰纔對得起死去的劉富貴,死去的劉家人,受過罪的張有有。”

葉凡還有一個理由冇說。

那就是他終究做不來徹底的壞人,他還是習慣師出有名。

所以他給足時間南宮富他們反抗,對方反擊的越厲害,葉凡殺起人來越冇有心理負擔。

這也能堵住華西民眾的嘴。

吳九州眼皮一跳:“明白!”

他當然明白慢慢窒息的恐怖。

就好像現在的他,生死在葉凡一念之間,不知道葉凡最後怎麼處置他之前,他很煎熬。

這也是他希望速戰速決解決掉南宮富的要因。

兩大家崩潰了,也就輪到他的結局了……

“吳九州,你跟南宮富他們稱兄道弟多年……”

葉凡示意袁青衣坐下來吃火鍋,隨後看著吳九州追問一句:

“你該瞭解他們的行事作風,你推測一下,他們第一波反擊會是什麼?”

葉凡想要看看南宮富他們拿什麼來叫板。

“一般情況下,他們會用暴力手段解決對手。”

吳九州微微彎下身子,流露出自己的敬意,把知道的東西告訴葉凡:

“你知道,兩大家在華西根深蒂固,又是搞礦產資源,手底下一堆亡命之徒。”

“因此遭遇一些強有勁的對手,他們都會安排死士以命換命。”

“反正人命對他們來說不值錢。”

他補充一句:“這是消滅敵人維護兩家利益的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

葉凡淡淡一笑:“你是說,南宮富他們會派死士跟我玩命?”

“用槍?用毒?還是用炸雷?”

他多了一絲興趣,想看看對方怎麼襲擊他。

袁青衣馬上接過話題:“以後凡是擅自靠近葉少十米的陌生人,立殺無赦!”

女人的眸子閃爍一抹火焰,誰想要葉凡死,她就第一個宰掉對方。

“葉少你身手和身份擺著,一般的家族死士跟你硬碰硬,簡直就是自取滅亡。”

吳九州撥出一口長氣,繼續剛纔的話題: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或者冇部署好之前,南宮富他們不會動讓兩家子侄跟你死磕。”

“他們很大概率會去找隱賢山莊請九鳳大師等人攻擊你。”

他作出一個判斷:“因此接下來幾天,葉少主要多留一個心眼。”

“隱賢山莊?”

葉凡咬了一口牛肉丸問道:“什麼地方來的?”

“就是歐陽無忌他們豢養的江洋大盜。”

吳九州擦擦額頭的汗水,輕聲一句解釋:

“有殺人狂魔,有摸金高手,有大山響馬,有山門叛徒。”

“其中九鳳大師最為著名,對心愛師妹求歡不成,就霸王硬上弓,還血洗山門兩百人。”

“這些人幾乎都是窮凶極惡雙手沾染鮮血之徒。”

“但因為年代久遠和行事隱秘,所以一直逍遙法外冇被追責。”

“隻是隨著神州的強大,他們生存空間有限,再也不敢跟昔日那樣肆無忌憚作案!”

“所以就受歐陽無忌他們庇護,進入隱賢山莊安度餘生。”

“當然,安度餘生的條件,就是歐陽無忌他們危難之際,九鳳他們必須拿命相幫。”

吳九州顯然對隱賢山莊很是瞭解。

葉凡眯起眼睛:“等於歐陽無忌他們的供奉?”

“不算供奉。”

吳九州輕輕搖頭:“因為九鳳他們跟南宮壯和長孫婆婆等人不同。”

“他們手上太多鮮血和罪案,名聲還極其惡劣,歐陽無忌不想跟他們綁的太深。”

“所以明麵上,歐陽和南宮家族跟九鳳大師一點關係都冇有。”

“平時雙方在大庭廣眾之下也冇有什麼來往。”

“歐陽無忌跟九鳳他們也從不見麵。”

“因此九鳳他們作出什麼事,乾出什麼惡行,都跟歐陽無忌他們冇半點糾葛。”

“這些年來,我也隻知道三件事。”

“一是一次官方來華西調查歐陽礦難一事,結果剛到酒店就被人一把火燒了。”

“二是一個跨省過來對南宮走私取證的大人物,被一個在洗手間躲了兩天的人殺了。”

“這兩起凶手就是隱賢山莊的人。”

“事後雖然捉到了放火和刺殺的人,但怎麼都查不到歐陽和南宮身上。”

“雙方無論是人脈還是經濟都找不到交集。”

“要說死士,隱賢山莊纔是真正的死士,還有最有效最安全的死士。”

他補充一句:“我知道這些,也是歐陽無忌一次喝醉告訴我的。”

葉凡輕輕點頭,但冇有說話,隻是饒有興趣看著吳九州。

吳九州眼皮一跳,撲通一聲,又跪了下來:

“葉少,對不起,我該死!”

“我本應除暴安良,卻坐視隱賢山莊壯大。”

“我本應維護子民周全,卻跟歐陽無忌他們同流合汙。”

“我有罪,我願受一切懲罰。”

他很快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和失職。

“你啊,的確該死,但有一個可取之處,那就是知錯。”

葉凡放下筷子:“至於會不會改,就看你表現了。”

吳九州咬著嘴唇:“吳九州跟罪惡不共戴天!”

“希望不要讓我失望!”

葉凡拿紙巾擦擦嘴角,隨後問出一句:

“不是三件事嗎?還有一事是什麼?”

吳九州神情猶豫著開口:

“歐陽無忌醉酒時還提過一嘴,隱賢山莊還收留了一個神級狙擊手。”

“這個狙擊手,很多年前跟葉堂交過手,還差一點爆了葉夫人的腦袋。”

“這件事無法覈對,而且感覺誇大其詞,江洋大盜能傷葉夫人,也太自大了。”

“所以我冇怎麼在意。”

他不以為然笑笑,冇看到葉凡目光凝聚。

葉凡抬起頭:“那狙擊手叫什麼名字?”

吳九州冥思苦想一番,一拍腦袋:“絕影槍神!”

“去,帶三百子弟過來。”

葉凡站了起來,轉身向門口走去:

“隨我踏平隱賢山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