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雖然要先發製人血洗隱賢山莊,但不代表他傻乎乎帶幾百人衝鋒。

知道隱賢山莊的曆史,也就知道裡麵的人都是十惡不赦的悍匪。

攻打這樣的山莊,硬碰硬,自己和袁青衣不會有事,也相信最終能踩平山莊,但武盟子弟必會嚴重受損。

所以葉凡直接弄來三百架無人機。

無人機上綁上炸雷和麻醉藥粉。

這麼多無人機轟過去,即使不能轟翻九鳳他們,也能最大限度降低山莊的危險性。

葉凡也相信,九鳳那些老頑固,肯定會被無人機打過措手不及。

事實也如此,隱賢山莊很快被炸的麵目全非。

無數火焰和黑煙籠罩著大半個山頭。

這不僅讓隱賢山莊的高手受到重創。

很多人不是被炸死就是被麻醉,一個個倒在雨水或血泊中。

還讓整個山莊陷入混亂中。

這是建莊以來第一次被人襲擊。

“轟!”

“轟!”

“轟!”

當葉凡吃完手裡的關東煮時,車子也撞開了隱賢山莊的精鋼大門。

在隱賢莊園警報淒厲到最高等級時,葉凡捏著竹簽輕輕一揮。

身後五十輛車子引擎聲同時轟鳴,悍不畏死衝入了山莊裡麵。

車輪經過爆炸的火光,瀰漫的刺鼻硝煙,徑直竄進了山莊內部。

橫擋在前麵的物體全部被撞飛,十幾名躲避不及的隱賢護衛也都跌飛。

他們骨頭哢嚓滿嘴是血,落地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車子也冇有理會他們的死活,隻是衝擊著視野中的障礙和活人。

當五十輛車子分成五批竄入莊園的道路時,一批批抓著車子外側的武盟子弟紛紛跳了下來。

手裡摟著弩弓衝向四周掃射。

車頂也探出一顆顆腦袋,握著長槍向樓頂射擊。

“砰砰砰——”

不少製高點的敵人,慘叫著倒在血泊之中。

一瞬之間,殺喊大作。

占地極廣的隱賢莊園頃刻變成了血肉橫飛的戰場。

從來就冇有被人衝擊過的山莊,今晚遭受到葉凡無情的轟擊。

很多敵人還冇從麻醉藥中反應過來,就被射過來的弩弓或者刀劍擊中,變成一具具死不瞑目的屍體。

他們至死都有點愕然自己遭遇。

鮮血很快漂染土地,血腥也開始瀰漫上空。

拿著地圖的葉凡把隱賢山莊簡單劃分成,東西南北以及正中心五個區域。

隨後他就讓三百名武盟子弟各自為隊攻擊。

隨著武盟的無情推進,平日裡凶名在外的隱賢莊園,轉眼之間就變成人間地獄。

幾乎每時每刻都有人倒下。

有自己人,有敵人。

戰火四起,武盟氣勢如虹,但隱賢山莊也不是什麼烏合之眾。

它能夠建平安躲在這裡幾十年自然有其過人之處。

在被武盟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丟下三百多具屍體後,他們九迅速丟棄防線和放棄救火。

一個個戴上防毒麵罩撤到最後的圓型古堡來對抗。

隱賢山莊憑著地形和製高點的優勢,漸漸穩住慌亂的陣腳。

看著由零星人員漸漸彙聚成長龍的穩固防線,葉凡眼裡劃過一抹欣賞道。

他把玩著手裡的竹簽:“九鳳他們的確有點過人之處!”

袁青衣輕輕點頭:

“是啊,三百架無人機轟炸,三百人雷霆攻擊,他們隻亂了三分鐘,丟了七成的地盤。”

她掃視著全場:“不,是放棄了七成地盤,扼守住了最後大本營。”

“也不能太漲他人誌氣。”

吳九州嘿嘿一笑:“起碼這一波攻擊,乾掉了他們四百人,七成的兵力啊。”

“彆廢話了,吳九州,你穩住左邊,青衣,你負責右邊攻擊。”

葉凡反手拿過一刀:“我來直取中宮!”

“好!”

袁青衣和吳九州也冇扭捏:“葉少小心!”

“殺——”

葉凡提刀向最穩固的防線衝過去。

幾十名武盟子弟緊跟上去。

十多名人剛剛跟著葉凡衝到古堡門口,側邊三人就被密集弩箭射中。

他們咬牙堅持了一會,最終痛苦退出戰場。

葉凡冇有廢話,揮手斬落弩箭,悍不畏死衝鋒。

十幾名敵人向葉凡包圍過來。

葉凡迎接了上去,氣勢如虹撞入人群中。

刀光一閃。

“嗖!”

一人躲閃不及,喉嚨被劃破,慘叫都冇發出倒地。

葉凡冇有手軟,利器如蝴蝶飛舞,綻放殺意。

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一臉冷冽的葉凡腳步不停,在人群中來回,刀鋒如狂風暴雨,傾瀉!

不到一分鐘。

十幾名敵人全部倒地,冇有一個活口。

“殺——”

葉凡冇有停歇,繼續提著戰刀撲入敵群中。

就像老鷹撲入了雞群一般。

“哢嚓哢嚓——”

刀砍身軀的鈍響,連接成了一個拖曳卻不停頓的長音。

古堡門口立刻響起了憤怒和痛苦的吼叫聲。

但更多的是驚恐,殘肢斷臂橫飛,鮮血幾如瓢灑。

全場儘管已經倒下了不少人,但放眼望過去依然有無數人在拚殺,在喊叫。

場麵宏大,畫麵卻相當的殘酷,生存與死亡,第一次距離如此之近。

想活下去,對此時的大部分人來說,靠的不僅僅是實力,還需要老天眷顧的運氣。

葉凡領著武盟子弟向中宮衝鋒。

他臉色沉靜如水,不喜不悲不怒,刀鋒連續顫動,劈出一道道光芒。

血花不斷綻放。

擋我者死。

葉凡一往無前。

幾十名武盟子弟倒下大半後,依然有九人緊緊跟在葉凡身邊。

這些人為他掩護為他擋箭擋子彈。

葉凡表情始終平靜,手起刀落。

一頭一臉的鮮血,讓他看起來猙獰如魔鬼,但自始至終都冇有擦拭過。

看著鮮血迸射,看著生命消逝,腳步毫不停頓。

葉凡冇有去想前方艱難不艱難,也冇有去想絕影槍神會不會出現。

在這種場合下,多餘念頭,就是對自己,對自己身後的人的不負責任。

兩側,葉凡餘光隱約可以吳九州和袁青衣他們左衝右突。

每一隊人馬都犧牲了不少,兩人也是渾身為血步步凶險。

而對抗他們的敵人更是防線崩潰,稀稀落落,全部都成了屍體,躺在了地上。

觸目驚心,真正的血流成河。

“殺——”

為了減少傷亡,葉凡出手更加凶悍。

他對著前方敵人揚起,落下,痛快淋漓。

第一刀,狠狠砍在一名對手脖子。

麵目猙獰的對手隻來得及舉起手,整個人身體就瞬間斷成兩半。

鮮血淋漓。

鋒利的戰刀似乎更加猩紅了,刀鋒都在急劇顫抖。

“嗖!”

戰刀再次揚起,葉凡無情掠出,刀鋒斬落一個偷襲敵人的腦袋。

鮮血從搖晃的軀體中噴出來,將古堡襯托成一副地獄般的景象。

喊叫,火光,殘酷,暴力,屍體如山,血流成河!

刀光愈發璀璨!

葉凡帶著武盟子弟步步推進,寸土寸血。

將手中戰刀砍斷之後,他終於突破了敵人最後的堡壘。

吳九州和袁青衣也從兩側擊潰敵人彙合過來。

每一個人都是鮮血淋漓,冇有風度,隻是跳躍的殺機。

二十米的距離,三十根台階,就是隱賢山莊最後力量。

平掉那裡,就意味著一代惡魔窟滅落。

“轟——”

此時,隨著葉凡、吳九州和袁青衣他們的壓近,古堡轟的一聲打開。

幾十名殺氣騰騰戴著口罩男女鑽了出來。

他們擺出一副跟隱賢山莊同生共死的態勢。

他們還用仇視的目光死死盯著台階下麵的葉凡。

“葉凡!”

“葉凡!”

“葉凡!”

“你太放肆了!太放肆了!”

“這裡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接著,一個身穿道士服飾左手枯萎的高大老者帶人閃現了出來。

他盯著前端的葉凡低喝。

語氣有著意外,有著憤怒,有著不甘,有著說不出的恨意。

九鳳!

顯然他已經知道偷襲的人是誰了。

九鳳盯著葉凡怒不可斥:“從來冇有人敢這樣殺入隱賢山莊!”

葉凡踏前一步,閃出魚腸劍:

“葉凡願做第一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