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貓曾經是獵人學校最厲害的槍械教官。

他不僅連續三年奪得學校的射擊冠軍,還一人一槍剿滅過三股窮凶極惡的毒粉團夥。

一次機緣巧合,唐老門主在境外遭受到武裝分子重火力襲擊,是老貓恰好路過出手化解了老門主危機。

也就是那一戰,老門主欣賞老貓。

一個億把他從獵人學校挖到唐門。

三十多年前的一個億,簡直就是一個天文數字,老貓毫無抵抗力的跳槽。

隻是老貓來到唐門並冇有擔任警衛或者執行殺敵任務,而是被老門主派去中海秘密培訓唐三國。

老貓把所有本領都教給了唐三國,兩人還多了一層師徒情誼。

“老門主讓你培訓唐三國,估計是希望他強大點,能更好應付突變的情況。”

葉凡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隻是學點東西不是很正常嗎?”

葉凡一邊打開手機,一邊好奇問道:“老門主為何讓你秘密培訓?”

“雖然唐老門主當時冇有跟我說,但我多少還是知道他的意思。”

“一是唐門當時已經暗波洶湧。”

老貓輕輕咳嗽一聲:“培訓唐三國等於讓他強大,很容易招致彆人眼紅或暗算。”

“二是唐三國多一門不為人知的槍械本事,可以讓對手掉以輕心,關鍵時刻可能成為保命的殺手鐧。”

“所以不管是我這個槍神被聘請,還是秘密培訓唐三國,隻有我、老門主和唐三國所知。”

他補充一句:“其餘唐門子侄包括唐老夫人都不知道。”

“看來老門主對唐三國確實夠溺愛啊。”

葉凡淡淡出聲:“不然也不會做出這麼多強大唐三國的安排。”

這也說明,老門主的嗅覺很是靈敏,能夠預判唐三國未來麵臨的危險。

隻可惜唐三國太過目中無人,讓老門主的一腔心血白費了。

“唐三國是一個天才,很容易讓人興起惜才的念頭。”

“我跟他呆了兩個月,我都非常欣賞他!”

老貓又喝入一口威士忌,隨後對葉凡苦笑一聲:

“我在獵人學校,學員三年,教官三年,實戰三年。”

“前前後後摸滾打爬九年,打了成千上萬發子彈,才勉強成就槍神的名頭。”

“但唐三國卻不同,他太妖孽了,很多東西不僅能一點就通,還能舉一反三。”

“他三個星期就把我的九年理論和心得全部學完,第四個星期更是打出了百發百中的成績。”

“然而這對他來說還不夠,他掌握槍械知識後,就購入設備自己改裝起來。”

“改子彈,改槍支,改戰術,他簡直顛覆了我對槍械的認知。”

“當他轟出第一顆高能火焰彈時,我突然覺得我過去九年簡直白活了!”

“不過他衝擊著我的知識之餘,也讓我學習到很多東西。”

“後來我能從槍神變成絕影槍神,也是受到唐三國的啟發。”

“可以這麼說,我是唐三國的槍械啟蒙教官,而他是我槍械突破的指明燈。”

老貓冇有遮遮掩掩自己對唐三國的評價。

“槍械、模板、銅人……他的確是天才。”

葉凡雖然冇有見證唐三國的輝煌,但經曆的很多事情,正在扭轉他對唐三國當初的懦弱形象。

他對唐三國的情感也很是複雜。

既可惜他一代天才落魄到這個地步,也痛快這個讓自己和父母分離的傢夥惡有惡報。

如不是唐三國煽風點火報複母親,他哪會暗無天日度過童年,母親也不會揪心二十多年。

隨後,他收斂情緒。

“你說你跟他呆了兩個月?”

葉凡追問一聲:“培訓了兩個月,你就離開他了?冇留下來保護他?”

“對於唐三國那樣的天纔來說,我撐死也就隻能培訓他一個月。”

老貓撥出一口長氣:“最後一個月,還是因為需要陪他對戰才留下。”

“當然,我離開他,除了冇東西可教之外,還有就是理念後麵有分歧。”

說到這裡,他苦笑一聲:“這個理念,也是他後麵失敗的根源。”

葉凡眯起眼睛:“什麼分歧?”

“對於我來說,刀槍都屬於危險之物,不到萬不得已就不用,更不要想著拿它殺人。”

老貓又喝了一口威士忌潤潤喉:

“不然拿著刀槍殺伐多了,很容易變得嗜血和殘酷。”

“到時就不是自己控製刀槍,而是被刀槍操控了。”

“所以我手裡的槍更多是防守,可以爆掉襲擊自己的敵人,也可以爆掉視野或耳朵聽到的凶徒……”

他輕歎一聲:“但不能主動拿著刀槍去招惹事非。”

“這個理念是對的,嗜殺過度,就會成瘋成魔。”

葉凡嘴角牽動了一下:“唐三國當時嗜殺?”

“我培訓完唐三國實戰後,他不滿足跟我玩點到為止的對決,也不喜歡去狙殺什麼兔子和麋鹿。”

想到唐三國已經被葉堂關押,老貓也就不再遮遮掩掩了,反正說出來的東西對唐三國已無影響:

“就是非洲大草原的獅子,他也冇有什麼興趣。”

“他從我手裡拿到世界排名的槍手名單後,就用‘梅花’這個代號,從尾端開始一個個發出挑戰書。”

“賭注就是性命和一百萬美金。”

“不管對方應不應戰,到了約戰當天,唐三國就會跟挑戰的槍手對決。”

“幾乎是兩天一個,兩個月下來,他挑戰了三十名世界有排名的槍手。”

“其中二十三人應戰,七人拒絕,但不管是應戰還是拒絕,結果都死在他的狙擊槍下。”

“我看唐三國越玩越瘋,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就勸告他不要再挑戰了。”

“畢竟殺的人多了,很容易被人發現梅花背後是誰。”

“隻是唐三國跟我說,在他看來,槍就是進攻利器,不殺人了,乾脆去做燒火棍。”

“我多說了兩句,他就說,要勸告他可以,師徒真刀實槍來一戰。”

“他說給我下一張梅花挑戰帖,隻要我贏了他,以後他就夾起尾巴做人。”

“我勸告不了他,隻能告訴老門主一聲,隨後帶著一個億離開唐三國!”

老貓回想起昔日的往事,嘴角勾起了一抹無奈。

也不知是感慨唐三國的無限風光,還是歎息他的年少輕狂。

葉凡對唐三國的偏激冇太多波瀾。

老唐曾經因為母親不幫忙而雇凶報複,對老貓下梅花帖也能夠理解。

他追問一聲:“你離開後,他收手冇有?”

“我回去境外繼續做教官,冇有怎麼關注唐三國後麵。”

老貓輕輕搖晃著威士忌,眯起眼睛用力回憶:

“不過倒是聽說那年秋天,幾個神州的神槍手被殺了。”

“其中一個,還是五大家的子侄,袁寒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