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若雪的脾氣,葉凡早已經清楚。

所以她把刀削麪端走還誤解自己,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波動,甚至冇有讓張有有解釋。

今時今日的他,情緒已經不再受唐若雪喜怒哀樂而波動。

受過太多的傷害,他的心已漸漸麻木。

他親自泡了一個酸辣麵,坐在院子天井旁邊慢慢吃起來。

他的精力重新轉到歐陽無忌和南宮富等人身上。

他雖然滅掉了隱賢山莊,讓歐陽無忌他們少了一張王牌,但也會讓後者變得更加凶橫。

獵物垂死之前必會困獸猶鬥。

“轟——”

幾乎同一個時刻,歐陽大院,飯廳,也是熱氣騰騰擺了兩桌酒席。

歐陽無忌和南宮富等人正歡聚一堂,興高采烈推敲著九鳳的玉石俱焚方案。

不得不說,這夥亡命之徒確實瘋狂,三天組織三十六起自殺式襲擊行動。

看著都讓人膽戰心驚。

這也讓歐陽無忌和南宮富興奮不已,相信九鳳他們可以撕破葉凡的壓製防線。

於是他們一邊翻看著方案,一邊吃著火鍋慶賀。

隻是十幾號人剛吃的高興,外麵就響起了一陣殺豬般喊叫:

“報——”

“家主,大事不好了!”

“隱賢山莊被葉凡血洗,十三棟建築七百人全部變成毀滅。”

“九鳳也葬身火海!”

“山莊不複存在!”

一個全身雨水的歐陽子侄連滾帶爬衝入大廳。

他歇斯底裡的把隱賢山莊一事吼叫出來。

“什麼?”

“隱賢山莊被葉凡血洗了?”

歐陽無忌和南宮富他們身軀一震,滿臉震驚。

手中捏著的筷子也‘噹噹’掉落。

他們怎麼都無法接收這個訊息。

隱賢山莊不是凶徒彙聚嗎?

九鳳不是即將大展玉石俱焚計劃嗎?

怎麼還冇出師就被葉凡一窩端了?

歐陽無忌盯著彙報者顫聲喝道:“訊息可真?”

“訊息真實無誤!”

中年男子依然跪在地上,臉上也都是心有餘悸:

“我按照家主吩咐,給隱賢山莊送牛送羊送海鮮,讓他們吃飽喝好跟葉凡拚命。”

“可是當我帶著兄弟們抵達山下,卻發現隱賢山莊大火沖天,地麵全是血水。”

“我衝上去一看,整個山莊都燒起來了,大雨都撲不滅,還發現古堡門口有九鳳一隻手……”

“我馬上啟動關係打聽,很快從武盟打聽到,是葉凡帶著吳九州血洗了山莊。”

“冇有活口,冇有活口啊……”

他還打開手機,把幾張拍攝的照片傳給大家。

歐陽無忌和南宮富一看,頓時全身流淌著寒意。

隱賢山莊真的毀了。

九鳳那隻手也清晰可見。

“此子,怎敢……”

南宮富又驚又怒的要捶桌子,可是右手怎麼都用不上力。

歐陽無忌等人也是口乾舌燥。

如果說袁青衣的挑釁,激起了他們同仇敵愾的血性。

那麼隱賢山莊的毀滅,讓他們信心奔潰大半。

七八百名敢玩玉石俱焚的匪徒,一個下午就被葉凡乾掉了,兩大家又拿什麼來抗衡葉凡威壓。

貓捉老鼠慢慢熬死兩大家,現在看來真不是葉凡的狂妄自大。

“老富,現在怎麼辦?”

震驚過戶,歐陽無忌拿過玉石俱焚計劃,用打火機一把點燃燒了。

九鳳他們都掛掉了,這些精密部署也就冇有意義了。

他追問一聲:“魚死網破嗎?”

“論身手,我們不如葉凡。”

南宮富擠出一句:“論人數,葉凡現在也有吳九州這個叛徒幫手。”

“咱們現在雖然有不少兄弟和噴子,但跟葉凡麵對麵硬碰真冇必勝把握。”

他原本有七成信心,隱賢山莊一毀,信心頃刻隻剩下三成。

“彆急,還有六天,會想到法子破局的。”

“而且我已經聯絡過慕容先生和托拉斯基先生,他們答應全力支援我們對付葉凡的!”

南宮富安撫歐陽無忌一聲:“慕容先生的幕僚孫秀才這兩天就會過來晉城。”

“白馬秀才孫月光?他親自過來?”

歐陽無忌眼前一亮:“看來慕容先生對這事真是上心了。”

南宮富玩味一笑:“咱們乾啥事都分他兩成好處,一損俱損,他豈能不上心?”

歐陽無忌如釋重負:“今晚勉強還能睡一個好覺。”

第二天早上,葉凡剛剛給劉富貴上完晨香,劉家宅子就迎來了一隊不速之客。

八輛黑色林肯車停在了大門口。

接著,十幾個光鮮耀眼的男女捧著花圈,簇擁著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走進來。

白衣男子身材修長,溫潤儒雅,手裡拿著一串佛珠,舉手投足帶著一股書生氣息。

隻是臉上不深不淺的笑容,給人一股捉摸不定的態勢。

王愛財衝上去詢問:“你們什麼人?”

拱衛劉家宅子安全的熊天犬,則瞬間打了一個激靈,神經無形中繃緊。

他的手還下意識按到了腰上,神經本能地繃緊。

毫無疑問,他認識這個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停下腳步,微微一笑,朗聲而出:

“慕容家族孫秀才受老爺子委托,前來劉家給劉少上一炷香。”

“雖無深交,但同在晉土,送他一程,也算一點心意。”

說話之間,身後十幾人把手裡的花圈一一擺放上來。

“慕容家族?孫秀才?”

王愛財大吃一驚,難以置信看著對方:“白衣秀才孫月光?”

顯然也聽說過孫秀才大名。

隨後他又捂住了嘴巴,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冒犯了。”

隻是他放行的手還是遲疑了一下。

他看得出孫秀纔沒什麼惡意。

可三大亨向來共同進退,劉富貴之死,搞不好也有慕容家族影子。

這樣給劉富貴敬香,感覺怪怪的。

“敬香都是客!”

葉凡目光平和看著孫秀才:“讓孫先生進來吧。”

王愛財和熊天犬他們迅速把路讓開。

孫秀才彬彬有禮致謝,隨後帶著人上前給劉富貴上香。

劉母等人神情複雜看著他。

她們在華西土生土長,自然清楚慕容家族的底細,跟歐陽兩家可是非常交好。

上完香之後,孫秀才又對劉母鞠躬:

“劉夫人,節哀順變,這是慕容先生一點心意。”

他掏出一張彙豐支票放在劉母手裡。

“啊,一個億?”

劉母見狀嚇了一跳:“這……這帛金……這……”

她手足無措不知道怎麼處理。

葉凡拿過支票,淡淡一笑:

“孫先生有心了,謝謝慕容先生厚愛,不過一個億太貴重了。”

“富貴受不起,劉家也受不起。”

他把支票遞還給孫秀才:“而且我們現在不缺錢,隻缺人頭祭祀。”

“葉少不愧是武盟少主,九千歲的紅人。”

孫秀纔沒有接這一億支票,而是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

“不僅財大氣粗,還魄力過人,怪不得一個星期不到,就把華西攪的天翻地覆。”

“歐陽、南宮兩大家族受損嚴重,三不管地帶易主,隱賢山莊毀滅……”

“葉少可是幾十年來第一個打入華西、逼得兩大家睡不著覺的外人啊。”

“這一個億,算是帛金,也算是見麵禮。”

“慕容老爺子向來不走回頭路,不吃隔餐菜,更不吃什麼後悔藥。”

“所以他開出的支票是怎麼都不會收回的。”

孫秀才很是熱情地拍拍葉凡肩膀:“葉少和劉家就賞臉收下吧。”

葉凡捏著支票一笑:“孫先生今天過來做說客?”

“不,做盟友。”

孫秀才輕輕搖頭,石破天驚:

“慕容家族願為葉少毀滅兩大亨儘綿薄之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