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碗?

唐七他們震驚看著張有有。

雖然他們冇看到唐若雪吃一碗還是吃兩碗,但他們知道唐若雪不會占這個便宜。

他們骨子裡相信唐若雪是對的。

所以張有有的指證讓他們大吃一驚。

這不僅坐實了唐若雪想占便宜,還會讓她前麵的反擊,變成蠻橫不講理。

“有有,你——”

唐若雪也是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看著張有有的指證。

她想要說些什麼,卻是腦子一熱,呼吸也變得急促。

氣急攻心。

葉凡眼疾手快,伸手一捏,讓唐若雪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張有有下意識想要攙扶,卻被葉凡眼疾手快奪了過去。

“若雪,若雪!”

葉凡一把抱住女人,迅速把脈一番,發現女人和胎兒都受到不小震盪。

他目光淩厲掠過張有有一眼,宛如千年寒霜讓她身子一冷,無法動彈。

葉凡冇有理會張有有,忙把一片白芒給唐若雪輸進去,安撫她氣急攻心帶來的衝擊。

冇多久,唐若雪神情和身子都平緩了下來。

確認母子平安,葉凡才鬆了一口氣。

“兩碗!”

“兩碗啊,小姑娘說公道話了,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果然是吃霸王餐,真是不要臉啊!”

此刻,喬老闆和一眾食客歡呼不已,好像取得了重大勝利。

唯有喬老闆眉頭緊皺,很可惜唐若雪暈了過去,讓勝利的效果打了對摺。

如果唐若雪不暈過去,即使不能逼死唐若雪,也能讓她再吐一口血。

唐七他們擋在葉凡和唐若雪麵前,不讓人群對兩人有半點衝撞。

葉凡望向喬老闆開口:“讓孫秀才滾出來!”

“什麼孫秀才,我都說不認識了,我怎麼讓他出來?”

葉凡話音落下,全場又七嘴八舌喊叫起來:

“證據確鑿,就不要胡攪蠻纏了,痛快一點認了吧。”

“呀,這個人,我好像認識,上次在茶樓被武盟堵住的人。”

“聽說他身手很厲害,好像還是什麼武盟少主,他連吳芙的胳膊都砍了。”

“天啊,怪不得吳芙隻剩下一隻手,他會不會把我們這些人手臂也砍了?”

“不好說啊,除了霸王餐和砍吳芙手臂外,傳聞他還打殘歐陽山和南宮壯在劉家跪棺。”

“他喜怒無常,殺人如麻,惱羞成怒砍我們也是可能的。”

“完了,完了,喬老闆和啞巴死定了,招惹了這樣一個惡魔……”

“怕什麼,我們這麼多人,有本事全部殺光,就算能殺光我們,也殺不完正義和真理。”

有人還故意喊出了葉凡的身份,把葉凡描述成嗜血的大魔頭。

“葉少主,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喬老闆也滿頭大汗一副驚恐的樣子上前:

“豆花,一碗,一碗,不,不用錢。”

還真是殺人誅心啊。

葉凡冷笑一聲,冇有再糾纏孫秀才,拿出五千塊丟在桌子上:

“喬老闆,這是我們的錯,耽誤你做生意了。”

“五千塊,算是對那碗豆花的賠償!”

“另外,給孫秀才帶個話。”

“他的下馬威很不錯,隻是嚇到了女人和孩子,我會好好記著他這一筆賬。”

說完之後,葉凡就抱著唐若雪下樓。

袁青衣撂翻幾個要拉扯的人離去。

回到劉家宅子,葉凡安頓好唐若雪,心裡鬆了一口氣。

幸虧自己發現不對勁,不然張有有的證詞,會無形中殺了死心眼的唐若雪。

隨後,他走出房門,站在院子,看到低著頭的張有有開口:

“孫秀纔給了你多少錢?”

“讓你能夠忘恩負義這樣捅我這個救命恩人一刀?”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你是富貴的女人,還有他的孩子,我不為難你。”

“我隻是想要看看孫秀纔給你開出的籌碼。”

畢竟張有有連三成富貴集團股份都能放棄。

“冇有錢。”

張有有淒然一笑:“他抓走了我爸媽。”

葉凡淡淡出聲:“抓走了你爸媽?”

“我爸媽和律師昨晚飛來港城想要找你談論遺產。”

麵對葉凡的不怒而威,張有有身軀一顫,艱難擠出一句:

“結果一下飛機,就被孫秀才的人帶走了。”

“他給了我一個電話,讓我帶唐若雪去茶樓吃早餐,然後再幫忙作個對唐若雪不利的證詞。”

“他需要給你一個下馬威,讓你知道慕容家族的厲害,還保證絕不會傷害唐總和你。”

“隻要我答應,他就會無條件放了我父母。”

“不然,他就會把我父母丟入華西一千八百個礦井之一,讓他們在地底下暗無天日的慢慢死去。”

“也讓我永遠找不到父母……”

“我扛不住,隻能妥協。”

“而且我想著,隻是帶唐總去吃一個早餐,指證她吃兩份早點而已,冇什麼大不了……”

說到這裡,張有有又低下了頭:“我冇想到唐總這麼固執,五塊錢的事,非要論個對錯。”

“你以為孫秀纔是吃素的?”

聽到張有有這一番解釋,葉凡神情緩和了些許:

“他已經摸清若雪的行事作風,不是黑就是白,是非曲直總要一個結果。”

“喬老闆和食客的汙衊已經讓她承受巨大委屈,你這根稻草再壓上去,她怎能不垮?”

“而且你可是自己人,也是她信任的人……”

他有點怪責張有有對自己和唐若雪捅刀。

特彆是唐若雪,這一刀隻怕會讓她對這世界信任又少一點。

隻是他也明白張有有的難處,父母被孫秀才這樣捏著,她冇多少周旋空間。

“葉凡,我對不起你,也對不起若雪。”

張有有微微閉眼流淚:“你懲罰我吧。”

“你是富貴的女人,還懷著他的孩子,我怎麼懲罰你?”

葉凡揹負著雙手:“殺你,還是打你?”

“冇有意義!”

“今天的事,我暫時也不會追責,但不代表我會當冇事發生。”

“我不希望你出事或者搞出事情。”

“你待會給富貴上一炷香,然後就坐專機去南國吧。”

“未來十個月,你在金氏花園隱姓埋名養胎,十個月後,我再讓人把你母子接回來。”

“至於你父母,放心,我會讓孫秀才放回來的,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當然,我的提議,你也可以拒絕,怎麼選擇,最終還是要你說了算。”

葉凡知道張有有是一個好女孩子。

隻是性格的軟弱和能力的有限,讓她無法照顧好自己和處理家事。

葉凡不想她生孩子的十個月再出事情,也不想她再遭受父母威脅之類。

所以葉凡要把她送去金氏花園養胎。

而且他也不希望唐若雪醒來看到張有有受刺激。

“明白!”

張有有微微點頭:“我去收拾,你和若雪……保重!”

說完之後,她就抿著嘴唇離開了院子。

袁青衣跟上去幫忙。

臨近中午,張有有被人護送著上了國際航班直飛南國。

劉母知道情況後也尊重葉凡的安排。

“葉少,不好了,不好了……”

在葉凡守護著唐若雪睡了幾個小時後,王愛財又驚慌失措跑了過來:

“整個華西,無一米一菜一水賣給我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