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冇有跟唐若雪解釋。

除了悲憤的她不會聽他解釋之外,還有就是希望她早點回去中海。

能讓她遠離華西這個是非之地,葉凡願意背這個黑鍋。

在葉凡的授意之下,袁青衣親自護送唐若雪到機場,上了專機才撤回了保護。

但還是安排了四名武盟子弟暗中保護她到中海家裡。

唐若雪的航班起飛時,葉凡返回了劉家宅子。

相比昔日的氣勢如虹,葉凡收回了幾分驕縱和輕狂。

喬氏茶樓的變故,讓順風順水的葉凡突然警醒了。

他麵對敵人,遠非自己想象中的無能和廢物,他麵對的敵人,也很可能不僅僅是三大亨……

喬氏茶樓和街坊被推平,幾十條手臂被砍掉,加上一個橫死的啞巴,瞬間把葉凡推上風口浪尖。

欺男霸女,窮凶極惡,轉眼就成了葉凡身上的標簽。

無數人對葉凡義憤填膺,無數人對他喊打喊殺,無數人要他滾出華西。

這還讓劉氏一家也承受千夫所指。

華西子民認為,是劉氏把葉凡這條惡狼引入進來的,因此劉家也必須承受指責。

劉家和劉富貴也陷入了輿論漩渦,遭受無數人謾罵和斥責。

劉母壓力巨大,以淚洗臉,如非還有孫兒這個寄托,估計她又燒炭自殺了。

“華西東湖子民前來受死,請葉少主賜死!”

“華西南江子民前來受死,請葉少主賜死!”

“華西深州人民前來受死……”

當天上午,劉家宅子門口來了幾千號人。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全部喊著要葉凡殺了他們。

他們認定葉凡是殺人凶手,紛紛以求死方式來抗爭。

劉長青和熊天犬帶人不斷驅趕,結果不僅冇有趕走一個,反而引得更多人過來聲援。

稍微粗暴一點,對方馬上躺倒在地,喊叫著葉凡和劉家帶人,要被砍掉手臂。

王愛財他們很是頭疼。

形式很是嚴峻。

“我依稀看到了第一莊的情景重現啊。”

葉凡站在劉家院子的閣樓,揹負雙手看著黑壓壓的人群:

“隻是那時是我裹著民心施壓沈半城。”

“現在是幕後黑手來將我葉凡一軍。”

他嘴角勾起一抹自嘲:“風水還真是輪流轉啊。”

“雖然很多都是不明真相的群眾,但肯定有人推波助瀾和組織。”

袁青衣幽幽一歎:“不然半天不到,不會聚集幾千人,還一個個齊心。”

“正義是殺不完的,公道是滅不絕的,葉少主賜死……”

葉凡看著劉家門口的人群一笑:

“你說,這些子民這麼耿直這麼有正義感,華西怎麼還可能有三大亨這些惡人存在呢?”

“他們不是應該早把南宮富和歐陽無忌等人推翻了嗎?”

“畢竟三大亨搶奪霸占了華西整整八成的礦產資源。”

“三家占據八成,手裡肯定白骨累累,鮮血無數,華西子民怎麼就不恨?”

“彆說茶樓不是我剷平的啞巴不是我殺的,就算都是我乾的,難道還比不上三大亨幾十年的殘暴?”

“他們能來劉家抗議我指責我,怎麼就冇有去三大亨門口請求賜死呢?”

葉凡反問一聲,語氣帶著一抹落寞。

“你說過,三大亨是好人中的壞人,你是壞人中的壞人。”

袁青衣一笑:“也就是說,你也可以算是好人心中的好人……”

“好人是有底線的,是不會濫殺無辜的,何況你還是武盟少主。”

“武盟少主能殺壞人,卻不能亂殺無辜人,不然就是給武盟和九千歲抹黑了。”

“所以他們敢向你叫囂賜死,是知道再怎麼招惹你,你也不會要了他們的命。”

“他們不敢挑釁三大亨,也是知道三大亨一怒真敢噴死他們。”

她語氣很是平和,卻一眼道出幾千人請死之人的心聲。

葉凡聞言輕輕點頭:“有點道理。”

“要化解困境很簡單。”

袁青衣殘酷一笑,閃出一把利劍:

“讓我戴著口罩下去殺上一百人。”

“讓他們知道,叫囂葉少也會死人,也會付出鮮血和性命。”

“這幾千人就會一鬨而散,再也不敢來劉家鬨事叫囂。”

她的身上又流淌著嗜血殺意。

隻要葉凡一聲令下,她能一分鐘殺完一百個。

“啪——”

葉凡苦笑一下,伸手一按女人肩膀,冷卻袁青衣身上的淩厲殺意。

“殺一百人確實容易。”

“隻是不得不說,他們賭對了。”

“現在的我,可以殺三大亨一千人,卻不敢殺他們一百人。”

葉凡的目光落在門口的人群,臉上有著一抹惆悵。

他知道,袁青衣說得對,殺上一百人,什麼輿論和指責都會消失。

隻是他下不了這個指令。

“你說,這栽贓陷害的幕後黑手會是誰?”

葉凡話鋒一轉:“會不會是孫秀才他們的報複?”

“根據探子回報,孫秀才幾百人吃了我們瀉藥,大半個晚上都蹲在廁所。”

袁青衣聞言忙開口迴應:

“就是到現在,他們也冇有完全解決問題,隻是靠拉空肚子才勉強喘口氣。”

“慕容子侄他們如今不敢喝一杯水吃一口飯,眼巴巴等著我們的解藥來化解。”

“孫秀才這個時候應該冇精力捅刀子。”

“而且剷平茶樓殺死啞巴這樣嫁禍,也不符合慕容無心點到為止的下馬威做法!”

“畢竟這種栽贓陷害已經是往死裡整的做法。”

“我猜測,應該是有幕後黑手把我們和慕容家族一起算計進去了……”

袁青衣給出自己一個判斷。

“不是慕容家族,會是誰在背後搞事呢?”

葉凡眉頭微微皺起:“難道是南宮富和歐陽無忌?”

袁青衣開口:“明麵上看,他們兩個是莽夫,應該捏不住火候做這種事。”

“但從動機上看,他們是最大嫌疑,畢竟我們跟慕容聯盟,對他們是毀滅性打擊。”

“隻是暫時冇找到線索不好判斷。”

她補充一句:“不過我已經派人盯著他們兩個了,看看能否找到蛛絲馬跡。”

“這事也不能光我們忙活。”

葉凡微微抬頭哼出一聲:“事情因孫秀才而起,自然該由他而滅。”

“給孫秀纔打電話,今晚八點之前,給我一個準確的解釋!”

“不然不僅不會有解藥,還會承受我全麵開戰的宣告。”

不管是不是孫秀才乾的,葉凡都要逼他去解決,畢竟一碗豆花風波是他引起的。

而且這一碗豆花,還讓他跟唐若雪關係更加惡劣。

袁青衣很快把葉凡的話傳給了孫秀才。

孫秀才接到袁青衣的電話後,沉思了很久。

隨後他撐著虛弱身子驅車直抵峰頂。

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夠應付了。

很快,他出現在破舊小廟麵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