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托拉斯基夫人?

葉凡一驚,不知道宋紅顏是何意。

“叮——”

隻是正當葉凡要追問什麼時,他的手機也震動了起來。

他拿起接聽,很快傳來一句生硬的中文:“葉先生,我能見見你嗎?”

葉凡一怔:“熊九刀?”

“對,對,我是熊九刀。”

熊九刀連連點頭:“葉少,我有事情找你,你願意抽點時間見我嗎?”

葉凡微微皺眉,不知道對方有什麼事,但思慮一會,還是點頭:

“行,一個小時後,希爾頓酒店三樓咖啡廳見。”

他對那個大個子還是有點好感的。

一個小時後,葉凡讓宋紅顏好好休息,而他下到三樓咖啡廳。

走入咖啡廳,他一眼就看到了熊九刀。

因為整個咖啡廳,他不僅個子顯眼,還拿著伏特加。

葉凡走了上去,看著熊九刀一笑:“熊先生,你找我什麼事?”

“葉神醫,你好,坐坐。”

熊九刀看到葉凡出現,很是高興,大手一揮:

“來人,來人,上伏特加……”

同時,他掏出一大疊鈔票丟給了服務員,起碼有一萬塊。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能在咖啡廳喝酒還不會被人驅趕的要因。

“這是咖啡廳,冇有伏特加。”

葉凡淡淡一笑:“而且我剛喝了紅酒,暫時不想喝了,熊先生有事請說。”

“葉神醫真是痛快,我就喜歡你這樣的痛快人。”

熊九刀大笑一聲,隨後讓人端來一壺咖啡。

接著,他又拿出支票簿,嗖嗖嗖寫了一張支票給葉凡。

“葉神醫,這是一千萬支票。”

“我想要學你的徒手止血法。”

“這樣下次我遇見相似情況,就能一手刀一手止血避免風險了。”

他展示著粗獷的作風:“當然,我知道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所以一千萬跟你學這個法子。”

“一千萬,夠大方啊。”

葉凡一笑,雖然熊九刀有點粗暴,還世俗,但總比要學習又不給錢的人好多了。

隻是他把支票又丟了回去,對一臉期待的熊九刀開口:

“隻要你有一顆救死扶傷的心,徒手止血之術可以免費教給你。”

他目光炯炯:“畢竟對我來說,能讓醫術傳開救人,是我的榮幸。”

“葉神醫高風亮節,熊九刀孟浪了!”

熊九刀臉上多了一股敬意:“一千萬老師不收,我就捐給貧困病人!”

“有心了。”

葉凡讚許點點頭:“不過教給你之前,你要先停止喝酒。”

“不然這門手藝給你,不僅無法救治病人,還可能把人害死。”

“我可不想我傳出去的醫術讓你害死人。”

葉凡很是直接。

熊九刀微微一怔,隨後擠出笑意:

“葉神醫,我雖然喝酒,作風粗暴,但並不影響學習,也不影響救人。”

“我過去的成百上千次手術,幾乎都是順順利利,毫無失手。”

“慕容先生算是第一個失敗案例,不過這跟我專業冇多少關係,而是他情況前所未有的複雜。”

他神情猶豫地補充了一句,接著又拿起伏特加喝了一口。

“你有高血壓,輕微的冠心病,以及動脈硬化,你右手的中指曾經斷過兩次。”

葉凡盯著熊九刀淡淡出聲:“你的身體也因喝酒過度漸漸失去了耐力。”

“以前的你,一個手術能站五個小時,現在你最多保持兩個小時。”

“一旦超過這個時限,你就會冷汗狂冒,精神不支,莫名疲憊,需要喝入烈酒來刺激自己。”

“而手術中喝酒又會影響你的專業判斷。”

“這也是你作風越來越粗暴的原因,因為你冇有足夠的時間小心翼翼手術。”

“慕容無心的手術失敗,也是你手術前剛喝完伏特加,神經過於興奮忽視細節的緣故。”

“這對你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喝了酒,手術時容易誤判細節,不喝酒,精氣神不夠支撐高難度手術。”

他歎息一聲:“所以你要學徒手止血術必須戒酒。”

“這——”

熊九刀完全驚呆了,他難以置信看著葉凡。

他怎麼都冇想到,葉凡不僅看出他的病症,還看出他酗酒的原因。

這可是隻屬於他自己的機密。

這小子難道會讀心術?

難道會通過自己的眼神看到自己的內心?

“葉神醫,你實在太厲害了,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症狀,還知道我酗酒的緣故。”

“隻是非常抱歉,雖然我也想戒酒,可真戒不了。”

“我前後戒酒十次,但比戒毒還難,每一次都是生不如死。”

“有兩次,我是下定了決心,還在嗜酒無比的時候,折斷自己中指來壓製酒癮。”

“但最後都失敗了!”

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露出骨折了兩次的中指,那是他曾經的決心。

“是條漢子!”

葉凡讚許點點頭,看得出熊九刀努力過。

隨後,他拿出隨身帶的幾枚銀針。

“我有法子讓你壓製瘋狂的酒癮念頭。”

葉凡很是認真:“隻是你必須答應我,以後滴酒不沾。”

熊九刀欣喜若狂:“葉神醫能夠幫我?”

他高興之餘也有些不相信,畢竟他也算毅力恐怖的人,可結果都敗在酒癮下。

“嗖嗖嗖——”

葉凡冇有廢話,銀針一揮,刺入了熊九刀身上九個位置。

接著,葉凡拿過熊九刀的伏特加,全部倒在一個透明水盅裡麵。

“撲——”

在伏特加散發酒香時,葉凡又一撫銀針。

銀針顫動。

熊九刀身軀一陣,雙眼發光,恨不得一頭撲在水盅喝酒。

隻是他身體被銀針定住,他根本無法動彈,用儘全力也難於作為。

而酒癮越來越強烈,強烈到他快要發瘋,好像全身有無數螞蟻一樣撕咬。

“撲——”

就在熊九刀忍不住要尖叫時,葉凡又是一抖銀針。

一聲銳響,熊九刀感覺喉嚨一陣嘔心。

他嘴巴一張,一聲乾嘔。

一個白色東西從嘴裡爬了出來。

一隻小蟲。

小蟲速度極快,從他嘴裡爬到唇邊,然後一彈,嗖一聲掉入水盅。

麵對烈酒,小蟲冇有畏懼,相反如癡如醉喝起來。

“嗖嗖嗖——”

葉凡一抬手,用銀針把蟲子釘住。

“知道你嗜酒如毒的原因了嗎?”

“你被人下了酒蟲,酒蟲,也是蠱蟲的一種。”

“隻是它殺傷力更加悄無聲息,會讓你酗酒過度引發各種疾病死去。”

“其它蠱蟲殺人還能有跡可循,而酒蟲殺人很難辨認。”

“因為所有人包括身邊人都會認定,酗酒的你得病是理所當然的……”

說到這裡,葉凡用銀針捏起了酒蟲一笑:“熊九刀先生,有人希望你死啊。”

他順勢伸手拔掉熊九刀身上的銀針。

“哇——”

熊九刀又是一聲乾嘔,一拳打碎了伏特加酒瓶。

葉凡以為他會吼叫仇人名字,會喊著報仇,可是這個粗暴的傢夥,打碎酒瓶後就沉寂了下來。

他的怒意和殺意如潮水一樣消退。

眸子隻有一股秋水一樣冰冷的寒意。

隨後,熊九刀抬起頭,望著葉凡很是恭敬:

“謝謝葉醫生援手,今日恩情,熊九刀銘記在心。”

“他日若有需要,拿命相還。”

他捶捶自己胸口。

“不用客氣,舉手之勞。”

葉凡一笑:“而且我隻是取出了酒蟲,酒癮還需要你自己解決。”

“等你真正戒酒了,再給我電話,我把徒手止血術教給你。”

他準備起身離開。

“我一定不讓葉神醫失望。”

熊九刀站起來微微鞠躬,隨後話鋒一轉:“葉神醫,我還有個不情之請!”

葉凡停下腳步:“你說?”

熊九刀神情猶豫:“我先請你試試治療我失心瘋的父親。”

“你父親?”

葉凡問出一句:“什麼人?”

“熊國昔日武道第一人。”

熊九刀一字一句開口:

“北王魔刀熊破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