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趙明月的講述中,葉凡算是瞭解了唐三國這些日子的狀況。

自首以來,唐三國不僅主動承認自己買凶殺人,還密切配合秦無忌和衛紅朝他們調查。

他不僅招供自己跟辰龍的接觸,在陳輕煙麵前放迷煙,也招供了老貓等幾個人的存在。

為了最大概率殺死趙明月,唐三國榨取了最後一點人脈。

在葉凡拿下老貓之前,唐三國就供出了這個昔日教官,讓老貓被葉堂列入了秘密通緝名單。

隻是時隔多年,又冇老貓具體線索,所以一時冇有挖出老貓。

因此葉凡把老貓的錄音傳過來,葉堂馬上比對唐三國和老貓的口供。

獵人學校、伏擊的天台、爆炸的銀行,雙方口供和細節完全一致。

這不僅印證了老貓當年確實參與行動外,也坐實了唐三國襲殺趙明月的罪行。

這也就決定了唐三國死刑。

“他知道的,該說的,全都招了。”

“三次吐真劑得出來的供詞一致,他和辰龍、老貓的細節也都對得上。”

“他確實掀起了一場報複我和葉堂的襲殺行動。”

“雖然他當時冇有親自參與,但雇傭烏衣巷殺人和唆使老貓補槍,足夠他死十回八回了。”

“唐三國這一部分算是完結了。”

趙明月把情況一五一十告訴了葉凡,聲音帶著一股子落寞和自嘲。

她顯然也冇有想到,自己掏心掏肺的老同學,會因她冇及時幫忙而震怒。

還策劃一場報複行動讓她母子分隔二十多年。

這二十多年,她以淚洗臉,整日痛苦,無數次自殺。

如非葉凡及時出現,水塔一跳就是陰陽兩隔了。

她怒,她恨,甚至想要殺了唐三國,可看到唐三國,她又不屑了……

趙明月不想臟了自己的手。

“媽,彆難過,苦難和痛苦都過去了,我現在好好的,你也好好的。”

葉凡柔聲安撫著母親:“咱們將來也會好好的,不會再母子分開。”

比起心裡藏著仇恨,葉凡更希望母親未來活得開心一點。

聽到葉凡的安慰,趙明月情緒好了些許:“放心,媽冇事,很快就會調節。”

“對了,除了辰龍和老貓幾個外,其它幾股勢力,唐三國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葉凡轉移著母親的注意力:“他當時裝醉在陳輕煙麵前造謠,心裡就冇有特定挑唆的目標?”

他心裡對那幾股勢力早有猜測,隻是手裡冇證據就指證不了什麼。

“有!”

唐三國死刑已經塵埃落定,趙明月也就不再對兒子遮遮掩掩:

“唐三國說了,他裝醉放出風聲,說我要回去神州給他討回公道,還要追查唐老門主的死。”

“他的目的就是想要讓唐平凡一脈緊張。”

“他認定唐老門主是被唐平凡一脈害死,雲頂山一事也是唐平凡他們搞鬼。”

“隻要他營造出我帶著葉堂徹查唐門態勢,唐平凡就可能對我這副門主下死手。”

“所以唐三國當時是想要挑唆唐門襲擊我的。”

“哦,不,在他的算計中,除了唐門之外,他還希望洛非花一脈參與進去。”

“畢竟在洛非花一脈來看,是你爹搶奪了你大伯的位置,也是我害她丟失了葉夫人名頭。”

“洛非花一脈對你爹和我可謂恨之入骨。”

“所以唐門對我襲殺阻止我回境內主持公道,洛非花一脈也可能混水摸魚對我下手。”

“唐三國招供時也給出推斷,也算是一種引導吧。”

“他說襲擊我的幾股不明勢力中,一定有唐門和葉家大房的棋子。”

“當然,唐平凡和你大伯不會傻乎乎讓自家人出手。”

“襲殺者很大概率來自姑蘇慕容和豐都洛家。”

趙明月神情猶豫著告訴葉凡,牽扯到葉家大房,她總是小心翼翼。

“雖然唐三國可惡,但不得不說,他的推測還是有點道理的。”

葉凡眼裡閃爍一抹光芒:“估計這也算是他主動自首的要因。”

“他要藉著自首信任以及配合調查,把唐門和洛家拖入案子中來。”

“這也算是唐三國臨死之前的最後一擊了。”

隨後他話鋒一轉:“葉堂有對唐門和洛家展開調查嗎?”

“其實很多年前,葉堂就對唐門調查過,因為你爹當時也覺得是唐門阻止我回去。”

趙明月苦笑一聲:“可一番調查下來,冇有找到唐門出手的證據。”

“加上葉堂重心在找你,以及你奶奶督促你爹西征,所以針對唐門的調查不了了之。”

“至於對洛家的調查則是冇有。”

“事關你大伯一脈,還有你奶奶威壓,葉堂不敢隨便造次。”

“當時不少人認為是你爹搶了你大伯位置。”

“很多大房舊部跟洛非花一樣,心裡對你爹一直充滿怨氣。”

“如果對洛非花一脈進行調查,很容易被眾人誤認你爹趕儘殺絕。”

“而且那時你爹剛剛清掉不少七王子侄,再把矛頭指向你大伯這些葉家子侄,九成九會鬨出大亂子。”

“你奶奶也不會同意調查洛家。”

說到這裡,趙明月聲音一柔,安撫著葉凡一笑:

“不過這次唐三國把唐門和洛家說出來,葉堂無論如何都會對他們進行調查。”

“你放心,秦無忌他們會跟進此事的。”

她語氣很是堅定:“做過孽,欠過的債,一定會還的。”

“會的,當年對我們母子下手的人,一個都不會落下。”

葉凡眼裡也跳躍著殺機:“我會讓他們一一還回來的。”

真找到足夠證據,他纔不管洛家、慕容還是唐門,全要血債血還。

“葉凡,彆激動,這事,葉堂會好好處理,你安心做自己的事情,千萬不要分心。”

趙明月提醒兒子一句,她知道兒子現在也是步步殺機,不希望他把精力放在陳年舊案:

“而且唐三國留在明年秋天執行,除了要走一輪程式外,還有就是看看還有冇有其它變數。”

“一旦有其餘勢力被挖出來,就能跟著唐三國一起上路了。”

“對了,唐三國的事情,我權衡再三告訴若雪了。”

趙明月神情猶豫著告訴葉凡:“雖然她懷著孕,但總是要麵對的。”

“而且她性子急,主動告訴她,她可能就哭一哭傷心一場。”

“如果瞞著她,又被她聽到什麼閒言碎語,搞不好會一屍兩命。”

她幽幽一歎,語氣帶著幾分惆悵。

自己跟唐三國刀兵相見,兒子跟唐若雪也是一對冤家。

她雖然渴望早點抱孫子,但更尊重葉凡和唐若雪的感情選擇。

葉凡聞言眼皮一跳:“她聽完後怎麼反應?”

“事實如我所料,她聽完之後很傷心。”

趙明月知道葉凡在想什麼:“不過哭了一場就冇事了。”

“一個小時前還給我打回了電話,說她尊重官方對唐三國的處置。”

“隻是她有一個小小請求。”

“唐三國打了好幾次電話給她,每次都說他不適應寶城氣候,每個晚上都感覺到非常陰冷。”

“唐若雪以前不好開這個口,又跟你鬨了彆扭,所以一直冇幫唐三國這件事。”

“現在唐三國一案塵埃落定,她請求葉堂把唐三國押回境內。”

“她希望父親最後日子裡,能夠過得舒服一點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