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劍星的話很是衝擊唐家眾人。

誰都冇有想到,葉凡真的跟雨夜屠夫搏鬥了。

“想不到那白眼狼運氣這麼好,打倒了五名通緝犯。”

唐風花眼裡隻有李劍星說的賞金:“賞金都有一千多萬。”

唐三國神情有些尷尬:

“難道他當時吵架真是故意的?”

想到雨夜屠夫都是殺全家的角色,唐三國心裡就打了一個寒顫。

如對方真是盯著將軍玉,自己和唐風花此刻怕是橫屍郊外了,唐三國對葉凡有一絲愧疚。

“什麼故意的啊。”

林秋玲哼出一聲:“那就是他真實反應,他就是鑽三千萬的錢眼裡麵了。”

“遇上雨夜屠夫不過是偶然,然後拿來掩飾他的貪婪。”

“為了五十萬跑來沖喜的窮小子,怎麼扛得住三千萬的誘惑?”

林秋玲一如既往貶低葉凡,她始終不願意承認,葉凡吵架是為了丈夫和女兒安全。

那也太打她的臉了。

“媽,彆說了。”

唐若雪很是煩躁:“彆再說葉凡了,彆再說了……”

她很是難受,但更多是懼怕,她怎麼都冇想到,葉凡真的搏鬥了雨夜屠夫,這說明他在這事冇撒謊。

她害怕自己錯怪了葉凡。

“怎麼了,他做得,我說不得了?”

林秋玲眼睛一瞪:“事實就是他為了三千萬,冇把你和你爹當一回事。”

“甚至可笑的拿一個破銅爛鐵忽悠你爹。”

說到這裡,她還用腳踢了一下佛塔,滿臉不屑。

看到臟兮兮的佛塔,唐三國怒氣又來了,也恨恨不已丟了一腳:“真是混球。”

葉凡真當自己是古玩白癡,隨便拿個爛佛塔就忽悠自己。

“爸媽,算了,彆提他了,反正被我們趕出去了。”

韓劍鋒滿臉笑容:“若雪也跟他離婚了,他跟我們徹底沒關係了。”

“是死是活也不用理會。”

在林秋玲和趙東陽高興點頭時,門外又開來了幾部奔馳,車門打開,鑽出五六個年過半百的老頭。

一個個衣著華麗,氣勢不凡,看著就是富貴人家出來的。

唐三國一看,一愣,帶頭的正是鬼眼大師。

他馬上擠出笑容迎接上去:

“大師,老王,老張,老陳,你們怎麼來了?”

全是古玩界頂尖的鑒寶大師,比唐三國足足高出三個層次。

“聽說你淘了將軍玉,他們就拉著我過來,想要一睹風采。”

鬼眼大師哈哈大笑跟唐三國握手:“我也還冇有看夠,所以就冒味過來了。”

其餘幾個老者也跟唐三國打招呼。

林秋玲招呼著眾人坐下。

“鬼眼大師,老王,老張,不好意思,你們要撲空了。”

唐三國一臉尷尬,對葉凡更加憤怒和痛恨,如不是拿走將軍玉,現在就能風光一把了。

“我那上門女婿鑽錢眼了,我怎麼勸說都不肯給我,連借給我看兩天都不肯。”

“我一怒之下把他趕走了,將軍玉也被他帶走了。”

說著話都感覺要吐血,如是將軍玉在手,他今天就揚眉吐氣了。

林秋玲出聲附和:“確實混球。”

趙東陽和趙曉月相視一眼,眼中有著得意笑意,看來葉凡徹底完蛋了。

鬼眼大師說起公道話:“老唐,雖然葉凡做法不近人情,但將軍玉實際來說真是他的。”

“畢竟是他掏錢,也是他發現玉中玉,你強求要他給你,有點過了。”

“你想一想,如果底座冇將軍玉呢,那賠償的五百萬,你會給他嗎?”

幾個大師也跟著點頭。

唐三國沉默了。

“就算玉石是他的,但一家人,有什麼不可以談的呢?”

林秋玲給丈夫說話:“再說了,我女兒拿三千萬給他,他都不肯,說什麼有大作用。”

“他除了賣錢,能有什麼作用?也不肯借給老唐玩兩天,他其實就是想看老唐添堵。”

林秋玲作出一個結論:“他的心壞著呢。”

鬼眼大師一怔:“應該不會吧?我看葉凡,也是堂堂正正之人。”

“那是大師你走眼了。”

林秋玲腳尖一踢,把佛塔踢到鬼眼旁邊:“為了霸占將軍玉,他還拿廢銅爛鐵忽悠我們。”

“說比將軍玉還值錢,還有價值。”

唐三國煩悶起來:“彆提這佛塔了,簡直是侮辱我們智商。”

“佛塔?這佛塔?”

鬼眼大師先是漫不經心掃過一眼,隨後身軀一震,他拿起來用力擦拭,神情很快激動起來。

幾個大師靠過來審視,冇多久,一個個伸出手,雙眼放光:

“我看看,我看看。”

“讓我也看看,給我,給我……”

唐三國微微一怔:“這佛塔,就是地攤貨,有什麼好看的?”

鬼眼大師冇有理會他,扯掉紅繩,然後拿衣袖擦拭,用力擦掉上麵痕跡。

接著,他把佛塔放在茶幾上,親自倒了一杯熱水過來。

唐若雪他們一臉茫然。

“嘩啦——”

鬼眼大師對著佛塔潑了過去。

“轟——”

隻見冷水潑上去,佛塔頓時一聲脆響,接著發亮了起來,熱水也瞬間變成了水汽。

水霧渺渺,光芒流轉,一座座形式各異的佛塔,浮光掠影一樣閃現。

唐若雪他們耳邊,還隱約聽到,塔中有梵音傳出,典雅,純淨,平撫人心。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鬼眼大師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大喊:“這是煙雨佛塔啊,這是煙雨佛塔啊……”

“什麼?這是國寶級的南朝寶物?”

唐三國身軀巨震:“價值五千萬的煙雨佛塔?”

“冇錯,冇錯,這是煙雨佛塔。”

其餘幾個大師也都吼叫了起來,一個個打了雞血一樣靠近,想要伸手去拿,又擔心褻瀆了寶物。

他們一邊在昂貴衣服上擦拭著雙手,一邊繞著佛塔轉來轉去,激動全都流露在臉上。

“老唐,這佛塔,賣給我,我出六千萬。”

“六千萬?無知,我七千萬。”

“八千萬!”

“這佛塔還是我來,我可是專門研究南朝的。”

“滾,你是搞辮子的,跟南朝有毛關係?”

“老唐,咱們當年可是一起扛過槍,下過鄉,偷過狗的……”

“都彆嘰嘰歪歪了,老夫出一個億……”

鬼眼大師他們失去了往日和諧,一個個向唐三國爭搶著煙雨佛塔。

林秋玲和韓劍鋒目瞪口呆,怎麼都冇有想到,臟兮兮的佛塔價值一億。

唐三國突然感到無地自容,他很想給葉凡道歉,冇想到,真是比將軍玉值錢的寶物。

唐若雪也是身軀顫動,手腳冰涼,心裡莫名疼痛起來……

“姐夫,姐夫!”

還冇等林秋玲他們說話,外麵又閃現一個人。

林小顏披頭散髮衝入大廳,一把抱住唐若雪大腿痛哭。

“姐,求求你,讓姐夫幫幫忙,讓他跟杜天虎說一聲,給我媽一條生路吧。”

“她在拘留所好可憐,吃不好穿不好睡不好。”

“葉凡,不,姐夫能夠救出玲姨,也就能救出我媽……”

她淒淒慘慘慼戚:“求求你,隻要姐夫說一聲,我媽就能出來了。”

“小顏,你胡說八道什麼?”

林秋玲聞言皺眉:“我哪是葉凡救出來的,我是趙東陽爹媽求情放出來的。”

“是吧?東陽?”

她還向趙東陽喊了一句以示確認。

韓劍鋒附和:“是啊,葉凡能幫你啥……”

“狗屁!”

冇等趙東陽迴應,林小顏怒不可斥:

“不想幫忙就直說,扯什麼狗屁趙東陽。”

“讓杜老夫人中毒,是趙東陽他們能擺平的嗎?”

“我昨天恰好在醫院治傷,他們爹媽去過醫院求情,被黃震東左右開弓打腫了臉。”

“是葉凡救活了杜老夫人,玲姨才平安無事出來。”

“葉凡還把一千萬診金,讓杜先生變成賠償金給玲姨,不然哪個腦子進水賠償你那黑心丸?”

全場又是一片死寂。

林小顏的話像是刀子一樣衝擊著唐家人。

林秋玲完全目瞪口呆,怎麼都想不到,自己真是葉凡救出來的。

唐三國下意識回頭,卻看見唐若雪早已是淚流滿麵……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