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寒江死了後,袁家進行了追查,有線索指向唐三國。

隻是袁家冇有找到實質證據,唐三國當時又被唐老門主器重,正是風頭十足之際。

所以袁家無法對唐三國進行控訴和襲殺。

而唐三國真正浮出水麵,也是老貓錄音和唐三國死刑後,袁家從葉堂渠道得到最終確認。

隻是這時的唐三國已經被葉堂關押,袁氏也無法對他做些什麼。

袁輝煌把自己所知和袁氏態度告訴葉凡後,就眺望著窗外天空陷入了沉思。

葉凡也冇再追問和打擾,叮囑兩句就退出了房門。

不過葉凡心裡也清楚,袁輝煌隱瞞了一些事情。

那就是唐三國當年風光正盛,袁家冇有實質證據不好襲殺,但不代表袁傢什麼事都冇做。

對於袁氏這樣的龐然大物來說,隻要唐三國有半點嫌疑,就會不惜代價討回公道。

隻是這個公道不是要唐三國的命,而是斬斷唐三國上位的路。

袁家要誅殺唐三國的心。

天底下還有什麼比天堂墜入地獄更煎熬的事?

所以袁氏判定袁寒江之死跟唐三國有關後,就下定決心要阻擋唐三國成為唐門主事人。

袁家當年百分百撕毀五大家互不乾涉內事的協議跟唐平凡一脈聯手了。

雲頂山一事,袁家也很大概率出錢出力。

至於唐三國落魄後,袁家冇有痛下殺手,估計跟唐平凡有關。

葉凡對唐三國跟各家的恩恩怨怨很是複雜。

他想要恨罵唐三國年輕時太冇底線,但想到他已經入獄以及死刑,又覺得發泄情緒冇有意義了。

隨後,葉凡努力調整心態,尋思要不要把事情告訴袁青衣。

他一時不知道怎麼決斷,就鬼使神差推開宋紅顏房間。

宋紅顏正洗完澡擦著頭髮,看到葉凡臉上疲憊,就帶著一陣幽怨開口:

“你自己都剛好一點,又去給袁輝煌他們療傷?”

她穿著浴袍走了上來,散開的青絲增添著嫵媚,若隱若現的身子很是曼妙。

特彆是白皙的修長雙腿,在燈光著充滿著誘惑。

嗅著洗髮水的氣息,看著嬌豔的女人,葉凡有些迷醉,不過很快又清醒過來。

“我也是有目的的。”

葉凡看到女人擔心,忙笑著掩飾:

“他們早一點恢複,我們就多一分力量!”

“這樣敵人衝過來的時候,咱們也多幾個高手幫忙。”

“這次對戰醜陋老者,如不是他們打前鋒,估計我都扛不住他一拳。”

他還順勢拿起毛巾替女人擦起頭髮來。

“什麼叫他們幫忙啊,明明就是他們的事,你纔是幫他們的忙。”

宋紅顏坐在床邊白了他一眼:“看來你真是精力旺盛啊。”

葉凡嘿嘿一笑:“我都說了,我基本冇事了,老虎都能打死兩隻。”

“是嗎?體力真這麼好?”

宋紅顏俏皮一笑,拿過手機,打開計步器,對著葉凡晃動了幾下:

“我今天運動比較少,隻有七千步。”

她眨著美麗眸子一笑:“來,你幫我湊夠一萬步。”

葉凡止不住一怔:“幫你湊夠一萬步?怎麼湊?”

宋紅顏嬌笑不已,一把壓倒了葉凡:“床上湊……”

兩人打鬨的時候,遠在龍都,金芝林。

葉無九端著一碗川貝雪梨燉豬肺放在沈碧琴的麵前。

他笑容溫潤對妻子開口:“你這幾天有點咳嗽,喝點湯潤肺止咳。”

“嘖,我都這個年紀了,還滋補什麼?”

沈碧琴一邊埋怨,一邊端起來喝了兩口:

“咳嗽隨便吃點止咳藥就是了。”

她覺得一把年紀了,冇必要花錢吃這麼好,不如省下來留給葉凡娶媳婦生孩子做事業。

“那怎麼行?”

葉無九一笑:“不把你養好一點,葉凡回來,看到你這個當媽的一片憔悴,豈不埋怨我?”

“幾十年了,難得見你這麼鮮活,看來生活好了,人也會活絡起來。”

沈碧琴輕聲一歎:“我們還真是托葉凡的福啊,不然一個躺著等死,一個還在跑船做苦力。”

對於今天錦衣玉食的生活,沈碧琴很是為兒子驕傲之餘,也對葉凡有著一股欣慰。

畢竟葉凡不是他們親生兒子。

葉無九捏出了一支白沙煙:“一家人,彆說這樣的話,不然葉凡會不高興的。”

“葉凡讓我們過上這麼好的生活,我們兩個卻什麼都幫不了葉凡。”

沈碧琴苦笑一聲:“我剛纔無意中聽到秦律師電話,葉凡好像在華西又出事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說個‘又’字。

“出了一點小事,但冇有大礙。”

葉無九輕聲安撫著妻子情緒:“敵人是對付唐門他們的,葉凡看熱鬨受了點波及。”

“不過你不用擔心,葉凡冇見過大世麵,不知道分寸喜歡湊熱鬨,但紅顏在那邊盯著。”

“她會照顧好葉凡的。”

“而且葉凡的親生父母估計也一直盯著。”

他不想妻子太擔心:“我們安心打理好醫館就行。”

“說是這樣說。”

沈碧琴心裡很是愧疚:“但葉凡跑去華西,我們多少也有點責任。”

“如不是我們總拉著他說富貴可憐,富貴對我們有恩,富貴曾經替我們擋過刀槍——”

“他也不會火急火燎跑去華西跟人死磕。”

“而且我最近總心神不寧。”

“特彆是前晚還做了一個夢,夢見葉凡被炸入一條大江飄走了,那把我嚇得硬生生醒過來。”

“我的咳嗽也就是那時招惹的!”

“估計他現在很忙,不然我真想給他電話問問情況。”

沈碧琴心有餘悸又喝入一口湯,讓整個人暖和了一點,也讓情緒安穩了一點。

“冇事,葉凡不會有事的。”

葉無九捏著煙冇有點燃:“如果你實在不放心,我坐最早的飛機去一趟華西。”

“我親自看看他情況,看看他傷勢,再嘮叨他幾句。”

“順便給他帶幾件衣服,聽說西伯利亞的寒流要經過華西了。”

他眼裡多了一抹深邃。

“也行,你去一趟,雖然你也幫不上葉凡的忙,但你可以勸告他不要老湊熱鬨。”

“你是他爹,他向來聽你的話,一定要他照顧好自己,不然出事我們冇法對他親生爹媽交待。”

聽到葉無九過去盯著葉凡,沈碧琴高興起來,咕嚕嚕一口喝完湯水:

“我現在去給他收拾衣服,再做幾個吃的給他。”

說完之後,她就拿著瓷碗去忙活了。

“整天想著兒子,念著兒子,真是冇點出息……”

葉無九對沈碧琴搖搖頭,覺得她是兒子奴,跟自己冇得比。

隨後,他掏出手機,直接打出一個號碼:

“通告恒殿、葉堂、楚門,天亮之前,我要醜陋老頭位置!”

動我兒子者,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