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汪翹楚的自殺冇有掀起太大波瀾。

他甚至冇有獲得各方勢力的同情和惋惜。

在趙明月擺出的調查組證據,以及汪翹楚最後的招供,都清晰昭示汪翹楚參與了黃泥江一案環節。

雖然汪翹楚冇有直接唆使人攻擊,也不知道黃泥江襲擊的計劃,但他卻庇護了襲擊者的潛入。

在他的默許和運作之下,敬宮雅子和黑蜘蛛這些敏感的人,安然從汪氏渠道潛入了華西。

一支支早該被髮現的槍械、毒氣、石油悄然湧動。

這批人和東西涉及到很多渠道跟部門,其中就有汪氏掌控的港口和鐵路。

常規石油采購中摻雜幾桶特製的石油,毒氣入關的時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走私進來的槍械扣押一批遺落一批,無意泄露黃泥江大橋曾是新國三院設計。

每天要準時泄掉一定水位的江水也少放一厘米,半個月積攢下來就非常可觀了……

每個環節都不引人注意鬆動一點破壞一點。

一點一點……又一點……

最後彙聚成一場前所未有的黃泥江事件。

而本該快速反應的江麵救援船隻,也因上遊幾起小事故被拖住了。

下遊被調動救援隊也在趕赴途中發生撞船耽誤不少時間。

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不引人注意明麵上也難定其罪。

但在橫下心來的調查組麵前,趙明月還是定死了汪翹楚的罪行。

因此汪翹楚的跳樓,在眾人眼裡就是畏罪自殺。

唯有另一處囚院的元畫目瞪口呆。

“不可能!不可能!”

元畫震驚過後,對著前來探視的元羹蕘,歇斯底裡吼叫不已:

“汪少不可能自殺,不可能!”

“一定是趙明月把他推下去的,一定是趙明月把他推下去的。”

“是她殺了汪少給葉凡報仇!”

元畫對著元羹蕘吼叫:“汪少答應原因聊一聊,就說明他不想死。”

“蕘叔,你要給汪少作主啊,你要給汪少伸冤啊。”

她淚如雨下,鑽心疼痛,實在無法接受汪翹楚死去的訊息。

汪翹楚把她當妹妹當知己,她卻一直把汪翹楚當成心愛之人。

她這一輩子的努力和不擇手段,就是想要看看汪翹楚攀至金字塔尖。

如今死去,讓她怎麼接受?

而且深知汪翹楚性格的她發現了跳樓的端倪。

“汪翹楚畏罪自殺,也隻能是畏罪自殺。”

坐在她麵前的元羹蕘臉上冇有波瀾,隻是目光平靜看著自家丫頭:

“他自知罪孽深重,所以將功贖罪把來龍去脈告訴趙明月後,他就一死了之保持最後體麵。”

“汪翹楚那樣高傲的人,是不會接受一而再再而三的審問,更不會遭受其他人鄙夷的目光。”

“而且他乾出這些事情,不僅趙明月恨他,四大家和慕容也想要把他剝皮拆骨。”

“甚至汪家也會因為他受到各種牽連。”

“他死了,遠比活著要好。”

“對他好,對汪家好,對大家好,也對你好。”

元羹蕘聲音很是淡漠,卻提醒著汪翹楚的最好歸宿。

“不可能!”

元畫依然固執地死命搖頭:

“汪少雖然喜歡體麵,但他更懂得活著纔是王道。”

“在我們走入囚院的時候,他就已經遁入了臥薪嚐膽的境界。”

“如果趙明月剛出現,他就跳樓,還可能是一時衝動選擇一死了之。”

“但他都答應跟趙明月談一談,他就絕不會再從天台跳下去。”

“一定是趙明月推他下去的。”

“蕘叔,你也算是看著汪少長大的人,你難道不瞭解他的性格嗎?”

說到這裡,她還對元羹蕘吼道:“你眼瞎看不出這跳樓有端倪嗎?”

元羹蕘冇有迴應,隻是失望看著元畫。

“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元畫突然打了一個激靈,手指點著元羹蕘喊叫起來:

“你看出來了,你們全都看出來了。”

“四大家和慕容肯定也能看出端倪,默認汪少畏罪自殺是恨他參與行動。”

“汪家不出聲,是想用汪少的死平息各方對汪家怒火。”

“你們太卑鄙了,太無恥了,為了平息事情,眼睜睜看著汪少被趙明月殺掉。”

“蕘叔,你們不能這樣,一定要給汪少公道。”

她痛哭流涕:“趙明月是凶手啊。”

“給汪翹楚公道,誰又給黃泥江死去的人公道?”

元羹蕘無視侄女臉上的淚水,聲音不帶半點感情:

“元畫,汪翹楚畏罪自殺已經一錘定音,你就不要再糾結這件事了。”

“你也不要再胡說八道什麼趙明月推人下樓了。”

“不然趙明月生氣了,不僅你有難,元家也會有難。”

“還有,我今天過來,除了告訴你汪翹楚死亡的訊息外,還有就是希望你老實交待自己所為。”

“你跟汪翹楚這麼交好,還常常做他的棋子,這一次事件,估計你也有不小的份額。”

“把知道的都主動說出來吧。”

“汪翹楚死了,也算是對你一種保護,隻要你老實交待,你就能保住一條小命。”

“否則晚一點葉鎮東過來,叔叔就無法控製事態了……”

他補充一句:“這也是你爺爺他們的意思。”

“哈哈哈,如實交待?”

元畫徹底證實了一些東西,對著元羹蕘狂笑了一聲:

“你們不僅是要我招供,你們是還想我把事情全部推給汪翹楚,減輕我的罪責也讓元家脫身之外吧?”

“蕘叔,我告訴你,我會招供的,但我絕不會汙衊汪少。”

“該我扛的,我一定會扛下來。”

“如果元家不幫我給汪少伸冤,我會把所有知道的都說出來。”

“包括我唆使沈小雕對葉凡的下手。”

“我還會告訴調查組,你們一直縱容我對付葉凡。”

汪翹楚一死,元畫隻剩下一腔仇恨,不惜拉扯一切勢力下水。

“唉,你,好自為之吧——”

元羹蕘冇有半點憤怒,也冇有再勸告,隻是掏出一張白紙和一支鋼筆放在桌上。

“想通了就寫下來。”

“你父母和弟弟,家族會好好照顧的。”

“想不通,你爹這一脈也就斷了。”

說完之後,他就歎息一聲起身,緩緩走出了囚院。

元畫看著紙筆,還有元羹蕘的警告,淚如雨下。

在元畫滿腦子都是汪翹楚的時候,趙明月已經返回了華西。

她出現在黃泥江大橋岸邊,把一車子救生圈和麪包丟了下去。

雖然知道葉凡凶多吉少,但萬一還活著,這批食物說不定能起作用。

食物和救生圈順流而下時,一條簡訊也湧入了進去。

汪翹楚火化的資訊。

“葉凡,不管你在哪裡,不管你死冇死……”

趙明月落地有聲:“媽媽都會讓涉事者一一陪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