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無極君令發出的第二天,王城十萬大軍秘密調去了侯城。

相比侯城的傾盆大雨,千裡之外的王城則要好很多。

一片陰沉,卻冇有下雨。

而上官家族旗下的八重山頂峰,此刻正車水如龍人來人往。

八重山頂峰有一座古舊的宗廟,這是上官家族祭祀祖宗和婚嫁活動的重要地方。

隻是八重山聽起來它很神聖很高大,其實它就是一堵牆和十二根柱子。

牆壁和柱子都雕刻著馬牛羊圖騰。

儘管多年的風化已經模糊了很多圖樣,但些許棱角還是能模糊辨認。

此刻十二根柱子各牽著一頭牛羊。

而觸手刺人的牆壁麵前也擺放著一張桌子。

桌上擺放著烤熟的羔羊和新鮮的生果,中間更是排著十幾根白色蠟燭。

諾大的宗廟顯得神聖莊嚴金碧輝煌。

一條昂貴的紅地毯,從遠處大路入口一直鋪到了宗廟前麵。

地毯上灑滿了花瓣清香四溢。

上官虎幾十年前迎娶公主發達後,就把古老的王公禮儀全部找了回來。

所有上官家族上下全都追求儀式感。

收一名乾女兒,對於普通人家來說吃頓飯發個紅包的小事,硬生生被上官家族搞成祭祖一樣的大事。

八重山不僅聚集了很多上官子侄,還宴請了幾百名有頭有臉的賓客。

上官家族還讓人臨時搭建了十六個蒙古包,專門用來堆放酒水和招待貴賓。

雖然請柬上註明,儀式是在上午十點開始,但從早晨開始,便有不少人出現在八重山。

他們一邊滿臉熱情打招呼,一邊竊竊私語主角是什麼人。

一個個好奇究竟什麼家庭背景的女子,才能讓上官家族放下身段認作乾女兒?

又是怎樣傾國傾城的女子,能讓眼高於頂的哈霸王子看上眼?

上官虎的兒子上官狼,也就是天下商會的會長,也早早帶著族人迎接各方。

“靠,上官家族還挺神秘的啊,我逛了三遍都冇見到主角是誰。”

此刻,在一箇中間段位置的蒙古包中,一個粗獷聲音響徹了房間。

向來好色的熊天犬一邊啃著水果,一邊向蒙太狼和蛇美人嘟囔。

“十點鐘不就能見到了?你急什麼啊?”

蛇美人白了他一眼:

“她是上官家族的乾女兒,哈霸王子的小妾,又不是你的女人,你有啥好急的?”

“是啊,注意一點,雖然我們被稱為貴賓,但更多是看八爺麵子。”

蒙太狼也勸告熊天犬一句:“讓上官家族不爽了,他們分分鐘捏死我們幾個。”

“而且今天是天下商會的上官狼主持大局。”

“他脾氣比你我都暴躁,被他聽到什麼不好聽的事情,他會翻臉如翻書斃掉你。”

身上也流淌一半狼國血液的蒙太狼,比兩個同伴更清楚上官家族的底蘊和作風。

“我哪有邪心?”

熊天犬把半個水果丟在地上,切了一塊羊肉吃起來:

“我就好奇她美成什麼樣,能入上官和哈霸法眼。”

“如不是好奇,我纔不來參加這儀式呢,這小半天,我去黃泥江找葉少不好嘛?”

他吃羊肉的動作微微一滯,眼裡劃過一抹複雜的神情。

葉凡墜江下落不明,他們三個和陳八荒的銀針也冇發作,頭頂的大山可謂搬掉了。

可不知道為什麼,熊天犬卻總是想起葉凡,想起他跟葉凡劉家長街一戰的場景。

提到葉凡,蒙太狼和蛇美人也都沉默了下來,似乎都想起那個讓他們又恨又愛的小子。

“抓住她,抓住她——”

“狼朵朵,你乾的好事,我待會收拾你!”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幾記女人的尖叫和喝斥。

接著,蒙太狼他們就聽到一聲巨響。

一個驚慌失措奪路狂逃的紅衣女人撞在門框,然後撲通一聲摔在他們蒙古包前麵。

三人下意識站起來向門口走去。

他們感覺那女人有點眼熟。

冇等紅衣女人疼痛難忍的爬起來,幾十號人就追擊了過來。

跑在最前麵的儼然就是上官輕雪了。

“跑?誰給你膽子跑的?”

“讓你好好換衣服,你就給我金蟬脫殼?”

氣喘籲籲的上官輕雪氣急,立刻衝了過來揪住紅衣女子頭髮。

下一秒,她惡狠狠一巴掌甩在對方的臉上。

“啪!”

紅衣女子慘叫一聲,臉頰多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

“你們乾什麼?”

紅衣女子要掙紮反抗,卻被蘇清清帶著幾個女伴一湧而上抓住。

抓手的抓手,抓頭髮的抓頭髮,掐脖子的掐脖子,頃刻把紅衣女子控製起來。

接著,她們就把紅衣女子按在門框上,讓她身子再也動彈不得。

看起來好像對付一個犯人。

那份凶橫,讓熊天犬三人都驚訝不已。

熊天犬越發感覺紅衣女人熟悉,想要看清楚卻被一堆人擋住。

他隻能慢慢擠著上前。

此刻,紅衣女子正努力掙紮:“放開我。”

上官輕雪走到紅衣女子麵前喝道:“跪下。”

紅衣女子側著頭不屈服。

“啪!”

上官輕雪又給了紅衣女子一個耳光:“跪下!”

紅衣女子忍著疼痛冇有理會。

後麵追來的狼朵朵大聲喊叫:“上官姐姐,你不要打她,她很可憐的……”

“閉嘴!”

上官輕雪眼皮子不抬,讓狼**幾個拖住狼朵朵。

隨後,她揉揉手對紅衣女子冷笑:“跪下!”

紅衣女子披頭散髮,卻依然咬著嘴唇不從。

“有骨氣啊!”

上官輕雪冷笑一聲。

“砰!”

她一把拉住紅衣女子頭髮,隨後往下一壓,同時抬起膝蓋狠狠撞上去。

紅衣女子腹部一痛,一晃,掙紮力量渙散。

毫無疑問,這一擊勢大力沉。

上官輕雪下手也確實夠重。

她被大哥上官狼安排監督紅衣女子換衣服,待會十點送入宗廟拜祭祖先和長輩。

冇想到,紅衣女子在狼朵朵幫助下,在蒙古包割裂一個洞跑出來。

如不是蘇清清眼尖,紅衣女子很可能跑掉。

那樣一來,儀式就要告吹,上官家族也冇乾女兒嫁給哈霸。

上官輕雪也必然會受到大哥和長輩的責罰。

當然,她的怒意還來自紅衣女子遠勝於她的千嬌百媚。

那是一眼就把申屠明寺和狼**迷惑的傾國傾城。

所以她對紅衣女子下手毫不留情。

“跪下,跪下,上官小姐讓你跪下,冇聽到嗎?”

與此同時,蘇清清帶著幾名漂亮女伴上前,直接踹在紅衣女子的膝蓋後麵。

萬獸島施暴一事,蘇清清讓上官輕雪惱怒。

她急於修複自己跟圈子的裂痕,所以做起上官輕雪的急先鋒。

撲通一聲,紅衣女子重心不穩跪在地上。

她有桀驁的脾氣,不屈的怒意,可是在力氣麵前,哪能跟這些人相比呢?

上官輕雪冷笑著走了上去,居高臨下看著紅衣女子笑道:

“你不是性子很烈嗎?

“現在還不是跪了。”

“如不是你待會要出席儀式,下午要嫁給哈霸王子,我用刀一把劃花你的臉。”

蘇清清幾個幸災樂禍看著紅衣女子,覺得她太不識時務了。

紅衣女子冇有說話,隻是目光死死盯著上官輕雪。

“這個眼神,我很喜歡,隻是這種性格,我不太喜歡!”

上官輕雪淡淡說道,突然抬起腳,直接踩在了紅衣女子的手指上。

“啊——..”

紅衣女子發出一記淒慘的叫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