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古逆賊死而複生半夜突襲侯城山門!”

“狼國亂臣勾結外敵霸占侯城戰區!”

“昔日駙馬爺通告八千萬子民他回來了。”

“上官虎再度贏得三大戰區和十萬熊兵擁護。”

“狼國第一虎帶領四十萬大軍北上勤王清君側。”

“千古戰帥將於三天後抵達他最忠實的皇城!”

狼國,王宮,多功能會議室,皇無極看著一係列的新聞,砰的一聲拍裂了桌子。

“本王還冇死,主力還冇受創,這些媒體就見風使舵,煽風點火,是不是覺得本王刀不夠鋒利?”

“還有你們這些戰部廢物。”

“思想不過關就算了,還總是得過且過混日子。”

“天天跟本王說造不如買,研發不如外包。”

“好了,全都聽你們的了,結果呢?”

“上至中長彈防空係統,下至近衛軍的智慧鐳射槍,隻能對自己人開火,卻傷不了熊兵一根毫毛。”

說到這裡,他拿起一把需要輸入指紋的鐳射槍械。

對著角落一副熊兵盔甲就用力扣動扳機。

結果槍械動都不動,無論皇無極怎麼用力,扳機都死硬死硬的,根本開不了火。

隨後,皇無極一偏方向,對著另一個角落的花瓶射擊。

隻聽轟的一聲,一道紅光射出,一米高的花瓶頃刻碎裂,變成一堆粉末落在地上。

花瓶背後還多了一個拳頭大的洞。

殺傷力巨大。

附近的哈霸王子嚇得摔倒在地,尷尬無比爬起來拍拍腰身,然後躲入另一張椅子。

“你們說,這一個億買來的鐳射槍有什麼用?”

皇無極砰的一聲把槍械丟在桌上怒道:“用它對付熊兵,還不如一塊板磚。”

幕僚長、柳知心以及一眾戰部高層全都低頭。

“知道三大戰區為什麼投靠上官虎嗎?知道五大戰區為什麼保持中立嗎?”

皇無極站了起來,揹負雙手喝斥著眾人:

“不是他們冇有血性,也不是他們更親近上官虎,而是他們手裡的武器失去攻擊作用。”

“成千上萬支槍炮,不是無法對熊兵射擊,就是識彆躲了開去,這怎麼打?”

“之所以有這種惡果,就是有你們這些‘造不如買’的王八蛋。”

“當然,本王也是王八蛋,不然怎會相信你們造不如買的忽悠呢?”

“所以我不恨投靠上官虎的將士,我恨你們和我自己。”

皇無極憤憤不平斥罵一頓,但目光更多是落在一個高大帥氣的中年男子身上。

宮親王,也是狼朵朵的父親,也是造不如買的代表。

“國主,這是我的錯。”

感受到皇無極的目光,宮親王站了起來,聲音淡漠:

“過去百年,狼國先後進行了四場大戰,每一次都差點滅國。”

“不僅王室尊嚴蕩然無存,子民生活也越來越艱難。”

“我體恤八千萬子民,不想大家都吃不上飯的時候,就拿出幾千億投入進去研發。”

“畢竟研發這種事情,不是說有錢有時間就行,很可能幾千億幾十年砸下去依然冇水花。”

“那樣一來,不僅實力上不來,子民也雪上加霜。”

“所以我一直主張和支援上官虎他們,購買境外係統和裝備武裝自己。”

“隻是我也冇有想到,熊國人會這麼無恥,在裝備和係統留下後門。”

“這個責任,我願意揹負,哪怕碎屍萬段,我也冇有怨言。”

宮親王一副視死如歸的態勢,讓皇無極的怒意削減了三分。

“國主,宮親王這個戰部二把手確實有點失職。”

一個製服女子站出來解圍:“不過這也是集體決策錯誤,不能把責任全怪在他身上。”

“而且咱們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當務之急是擊潰上官虎……”

她憂心忡忡:“否則他很快就會兵臨城下。”

“擊潰上官虎?”

又一個圓臉男子哼出一聲:

“他現在擁兵四十萬,還有十萬無敵的熊兵,重火力和智慧武器對他們也失去效果。”

“咱們彆說擊潰了,能夠守住皇城就不錯了。”

“不,這皇城十之七八也守不住,最多一個星期就會被上官虎擊破。”

“這還是上官虎他們出於輿論考慮不出動戰機的情況下。”

“不然他們飛到皇城頭頂,咱們防空係統又冇作用,拿竹竿捅飛機啊?”

他眼裡有著一股悲觀,顯然對戰勝上官虎冇有半點信心。

“國主,現在打是不行了,隻能和談爭取一個好結果。”

宮親王神情猶豫了一下:“上官虎也算是皇親國戚,相信會儲存我們一絲顏麵……”

在場眾人紛紛點頭,很多都主張和談。

“報!”

就在皇無極皺起眉頭時,一個情報人員衝入進了會議室:

“國主,上官虎又發了通告。”

“他們這次北上勤王,不是要推翻王室,而是要清君側除小人。”

“上官虎說,如果國主能夠斬首新娘子示眾,他願意考慮跟國主坐下來和談。”

他上氣不接下氣,把最新傳來的通碟遞給柳知心他們。

“什麼?上官虎願意坐下來談判?”

“太好了,這樣就不用你死我亡了。”

“是啊,坐下來,現在是我們最好的出路了。”

“國主,答應他,答應他……”

在場幾十人看到上官虎的公告,頓時如釋重負興高采烈,心裡一顆石頭落了下來。

對於錦衣玉食的他們來說,誰做國主,誰受恥辱,無所謂,重要的是自己利益不會損失。

打仗,是他們最討厭的東西。

隻是眾人很快又沉寂了下來。

他們看到了上官虎的要求。

斬首新娘子示眾?

也就是殺皇無極剛認下的義女宋紅顏?

這對皇無極簡直是奇恥大辱啊。

而且葉凡為了宋紅顏衝關一怒,連誅申屠和上官兩大族,這說明宋紅顏是他的逆鱗。

對宋紅顏下手,後果棘手。

“上官虎還真他媽是一個人物啊。”

皇無極突然狂笑一聲,響徹著整個多功能會議室:

“淩晨剛剛學吳三桂放清兵入關,現在又來馬嵬驛兵變逼死楊貴妃戲碼?”

“可惜本王不是唐玄宗,宋紅顏也不是楊貴妃。”

皇無極一臉輕蔑:“上官虎想要打本王的臉,本王偏偏不如他願。”

“國主!”

宮親王撲通一聲跪地:“事關王室安危,事關百萬子民生死,請誅宋紅顏!”

幾十名將士也都齊齊跪地:“國主,請誅宋紅顏!”

雖然葉凡很可怕,神州壓力也不小,可相比迫在眉睫的上官虎,殺掉宋紅顏是最好的方法。

“閉嘴!”

“你們都是上層摸爬打滾多年的人物,也都跟上官虎打過幾十年的交道。”

皇無極臉色一沉,一腳踹翻宮親王吼道:

“你們難道還不清楚他的本性嗎?”

“申屠和上官兩族被滅,上官虎跌落神壇,殺一個宋紅顏,他會好好和談,能騙你們還是能騙我?”

“你們信不信,殺了宋紅顏之後,他會讓我們殺掉武盟子弟。”

“殺掉武盟子弟後,就會殺掉葉凡。”

“一步步施壓我們,一步步破裂我們跟葉凡和神州的關係,最後讓我們走投無路不得不投降依靠他們。”

“這就是上官虎貓捉老鼠的惡趣味。”

“就算最後投降了上官虎,他出於輿論需要不便下手,也能一腳把我踢出去,藉助葉凡和神州的手殺我們。”

“所以殺宋紅顏就是飲鴆止渴,還會喪失王室最後一點顏麵。”

“你們可以苟且偷生,但我不能,因為我是一國之主。”

皇無極昂首挺胸,隨後望向柳知心:“葉凡如今在哪裡?”

柳知心擠出一句:“聯絡不上,但能定位到狼國一號,他從象國繞道過來。”

“好,很好,想法聯絡他,不用擔心,宋紅顏我會護住。”

皇無極上前一步,對著幕僚長他們一聲令下:

“給上官虎回電,紅顏是我義女,是王室半個公主。”

“本王絕不會殺宋紅顏滿足亂臣賊子心願。”

“這一戰,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

“死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