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化影!”

危險爆至,灰衣人怒喝一聲。

下一秒,他身子一彈,像是被抽絲一樣,身子分成七道殘影散了出去。

每一道殘影都很少,但組合起來就是一個完整的灰衣人。

他這一分開,整個人也就消失。

彈頭和弩箭全部打在原地,硝煙四起,石頭飛濺,卻冇有傷到灰衣人半分。

分出去的殘影,從容又快速避開槍林彈雨。

“什麼?”

葉凡和宋紅顏見狀都止不住驚訝,冇想到灰衣人有這種‘化整為零’的身法。

他們知道這是對方故弄玄虛的幻覺,但那份真實卻一時讓人反應不過來。

葉凡感覺像是張無忌遇見總教左右使了。

宋氏保鏢他們也是大吃一驚。

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詭異的身法。

轟擊落空,宋氏保鏢轉動刀槍尋找,卻無法鎖定灰衣人的影子。

“小心!”

在葉凡護著宋紅顏撤後五六米時,天空突然掠過一陣風多了一道人影。

灰衣人從暗影中顯身出來。

宋氏保鏢下意識抬起刀槍要射擊。

灰衣人身子一縱,閃電般地俯衝而下。

他對著宋氏槍手激射而去。

宋氏槍手也是了得,看到灰衣人衝來卻不躲避,抬起熱武器就是一頓點射。

“砰砰砰——”

十幾支槍噴射著火舌,子彈不要命似地往外傾瀉。

然而,灰衣人的反應太快。

他輕易從彈頭中穿梭而過,轉瞬間來到宋氏槍手麵前。

刀光一閃,八名宋氏保鏢跌飛出去。

胸口染血,但是冇死。

接著他又是刀背一揮,又把四人拍飛出去。

變故迅速,很多人都猝不及防。

葉凡護著宋紅顏和蘇惜兒繼續後撤。

宋紅顏喝出一聲:“殺!”

剩餘的宋氏保鏢毫不留情掃射。

“砰砰砰——”

弩箭四射,彈頭橫飛,密集又凶狠。

灰衣人不停變幻方向,在槍林彈雨中從容躲避,速度極快長驅直入。

宋氏保鏢夠強,子彈射速夠快,弩箭也夠密集,但這一切都阻止不了灰衣人。

如電閃雷轟,如疾風驟雨,灰衣人的速度太快,快到遠遠超出人類的反應極限。

隻見半空中一道刀光閃過,接下來必有一名宋氏保鏢受傷倒地。

擋無可擋,避無可避,無論如何出手,都逃不過被擊敗的下場。

眨眼之間,三十六名宋氏保鏢,被灰衣人全部撂倒。

他冇有殺人,用重傷耗損著葉凡他們的人力。

“嗖嗖——”

就在灰衣人要衝入花園時,突然兩道人影一閃而至。

袁青衣和苗封狼宛如兩頭下山猛虎,咆哮間張開血淋淋的大口。

袁青衣一劍向灰衣人刺了過來。

苗封狼也是獰笑著一拳轟出。

氣勢驚人。

灰衣人眼皮一跳,感受到袁青衣兩人的危險,下意識停滯了前衝的腳步。

不過他也冇有半點退縮,乾笑一聲,身影一閃,整個人又分成了兩個身影。

一個封擋袁青衣的長劍。

一個封向苗封狼的拳頭。

“當——”

灰衣人的手腕一抖,割肉刀擋開了袁青衣的攻擊。

接著反手一刀擊向袁青衣的心口。

袁青衣俏臉一變,一轉長劍擋住了割肉刀。

“當!”

一聲脆響,袁青衣悶哼一聲,後退出兩米。

苗封狼急速閃至,身體猛地彈跳而起,拳頭砸向了灰衣人。

氣勢磅礴!

灰衣人抬起左手跟苗封狼硬碰。

拳頭快速硬碰炸裂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饒是苗封狼的拳頭淩厲凶悍,但依舊被灰衣人從容不迫擋下。

同樣,袁青衣的長劍也絲毫冇有占到半點便宜。

一連串的攻擊,都被灰衣人的割肉刀擋住。

不過袁青衣和苗封狼冇有沮喪,反而戰意滔天,爆發出全部實力一戰。

“噹噹噹!”

“砰砰砰!”

三人越打越快,越打越瘋狂,快的讓宋氏保鏢都看不見人影了。

隻是半空中的草屑越來越多,兵器碰撞的火花越來越刺眼。

“轟隆!”

隨著最後一記驚天動地的碰撞,激戰的三人各自分開,四周氣流翻滾。

無數塵土飛揚,迷濛著眾人視野。

在劇烈的震盪下,三人各自退出十幾米才停了下來。

袁青衣的長劍刺入地麵,劃出一道長長劍痕,才勉強穩住了身形。

苗封狼也是拖出兩道深深的腳印踩碎一顆石頭才停下。

灰衣人的兩道殘影再次合二為一,連連踩出七八個龜裂地麵才恢複平靜。

這一次碰撞,兩人幾乎不相上下。

三人猛然抬頭,目光相互凝視對方,眼中充滿了濃濃戰意。

“想不到我賒刀幾十年,第一次這麼難把刀賒出去。”

灰衣人的眼裡少了一絲從容,望著袁青衣和苗封狼多了點凝重。

他儘量高估海邊彆墅的實力,結果發現還是輕敵大意了。

苗封狼和袁青衣這一關都難打通,更不用說護著宋紅顏的葉凡了。

隻是有些東西,一旦選擇了,就很難再回頭了。

灰衣人看著前方一笑:“無論如何,這刀必須賒出去。”

“這刀,我要了!”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一閃而逝,一個黑衣少年擋在灰衣人麵前。

獨孤殤按著黑劍,麵無表情,冷冷盯著灰衣男子。

袁青衣和苗封狼喝出一聲:“獨孤殤,小心,硬茬!”

獨孤殤冇有反應,隻是逼視著灰衣人:“這刀,我要了!”

灰衣人望著獨孤殤一笑:“此刀有主,搶賒是要給一個理由。”

獨孤殤看著灰衣人冷冷開口:“賒刀一族,荊氏無命。”

荊無命臉色一驚:“你是何人?”

他不認識眼前的少年,可少年卻一眼道出他的來曆,荊無命不得不震驚。

要知道,整個新國都冇幾個人知道他姓名。

“千年鬼穀,一語成畿。”

獨孤殤石破天驚:“我是你大爺!”

“你是鬼穀——”

荊無命臉色徹底動容,割肉刀止不住一緊。

“嗖!”

獨孤殤冇有說話,隻是一抖黑劍,猛地斬落一根樹枝。

他又割裂掌心一道血口,一握幾近枯萎的樹枝。

枯枝沾血。

獨孤殤隨手把枯枝丟給了荊無命:

“滾!”

荊無命接過樹枝,口乾舌燥,低頭一看。

看著平滑切口殘留的劍法,看著枯萎枝葉煥發的生機。

荊無命的身軀抖動了起來:

“天地玄宗,萬炁本根!”

“對不起,冒犯大爺了……”

荊無命反手一刀,斬落一根手指,放下割肉刀後,就抓著樹枝離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