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葉凡去探視舞絕城一番準備睡覺時,端木鷹正輕輕敲開了端木老太君的書房。

書房很大,占據了差不多半個樓層,所以走入進去給人陰暗幽深之感。

端木鷹走前十幾米,又轉了一個彎,隨後看到書桌的檯燈亮著。

橘紅色的燈光無比柔和。

端木老太君坐在書桌後麵,靠著一扇三米高的書架,閉目養神,但手指卻不緊不慢敲著。

而她指尖敲擊的地方,是一張黑色的撲克牌。

不過撲克牌是翻過來的,所以看不出是什麼牌。

也不知道她這個樣子坐了多場時間了,如果不是手指漫不經心的敲擊,端木鷹都要懷疑她睡著了。

端木鷹上前幾步出聲:“老太君!”

“又出什麼事了?”

端木老太太眼皮子都不抬:“端木家族又死人了?到一百還是到兩百了?”

她的語氣帶著一股漫不經心,似乎死的人跟她冇一點關係一樣,彰顯出豪門的殘酷和無情。

端木鷹接過話題:

“冇有,端木兄弟今晚倒是安分了,冇有對端木家族再度襲擊。”

“而且我已經安排了獵捕大隊追殺他們,還讓警方搜尋他們的下落。”

他補充一句:“端木兄弟暫時不會再對我們下手。”

“要儘快弄死他們兩個,不,你不是說殺宋紅顏為重心嗎?”

端木老太太緩緩睜開眸子:“應該儘快殺死宋紅顏。”

“端木家族雖然家大業大,還根深蒂固,但也不能這樣被他們欺壓。”

她淡淡出聲:“何況還有你三叔他們的血仇。”

“老太君放心,賒刀人已經答應殺掉宋紅顏,估計這兩天就會下手。”

端木鷹微微抬頭:“我今晚過來,是想要告訴老太君一個好訊息。”

端木老太太語氣依然淡漠:“什麼好訊息?”

經曆太多生死和白髮人送黑髮人,她的心性早已經變得強大。

“今天晚上,宋紅顏他們參加了李嘗君的商盟宴會。”

端木鷹撥出一口長氣,壓低聲音向端木老太君彙報:

“期間宋紅顏他們跟舞絕城發生了衝突,還跟李嘗君等人乾了一架。”

“李嘗君被宋紅顏一夥砸破了腦袋和捅了一刀。”

“現在李嘗君和李家非常震怒,發誓要不惜代價報複宋紅顏他們。”

“半個小時前,李家的幾個激進槍手已經行動,對著宋紅顏彆墅掃射警告。”

“我想,接下來的幾天,李家肯定會對宋紅顏大打出手。”

“李家雖然不是新國第一豪族,也比不上孫道義的孫家,但我們都知道他門下食客八百。”

“一個個都是窮凶極惡之徒。”

“所以宋紅顏他們這次肯定要倒黴。”

“有李嘗君他們不惜代價的攻擊,再加上賒刀人暗中的行刺,宋紅顏活不了幾天了。”

“當然,我們這些日子也要小心,免得宋紅顏狗急跳牆跟我們同歸於儘。”

端木鷹臉上多了一抹異彩,吃虧這麼久,是時候扭轉局勢揚眉吐氣了。

“宋紅顏他們真跟李嘗君磕上了?”

端木老太君聞言身軀一震,老臉多了一絲難以置信。

這份震驚不是欣喜,不是因為多了一個盟友,而是好像什麼事情得到應驗。

“冇錯!”

端木鷹冇有聽出老人的意思:“雙方要死磕了。”

“宋紅顏是猛龍過江,手裡不少高手,還有端木兄弟兩條走狗。”

“她背後更有葉凡這個最大倚仗。”

“可李嘗君是新國第一公子,千歲軍統帥的外孫,門下八百食客,以及新國商盟圈子。”

“宋紅顏他們肯定擋不住李嘗君報複。”

他笑了笑:“奶奶,帝豪銀行一局再冇變數。”

“很好!”

端木老太太敷衍一笑:“行了,我知道了。”

“你傳令端木子侄,防守為主,冇事不要去招惹宋紅顏。”

“等李嘗君跟宋紅顏死磕完畢後,端木家族再痛打落水狗。”

“另外,催一催荊無命,把握好李嘗君這個機會下手。”

老太太眼裡閃爍著一絲光芒:“無論如何,宋紅顏必須死在新國。”

“明白!”

端木鷹迴應一聲,隨後低頭退出了書房。

“砰——”

在端木鷹關閉房門消失時,端木老太太背後的三重書架,陰暗幽深的角落中傳來一個聲音:

“老太太,你現在該知道我們厲害了吧?”

“許諾你的兩件事情,一件接一件完成了。”

一個修長的身影緩緩呈現,但是麵孔藏在了一張黑色的麵具下麵,讓人看不出真麵目。

聲音沙啞,卻有不容置疑的態勢。

“你們的能耐確實讓我刮目相看啊。”

端木老太太冇有回頭,似乎早知道麵具人的存在:

“我還尋思你們怎麼讓宋紅顏跟李嘗君死磕,冇想到一場宴會衝突就讓雙方勢如水火。”

在老太太的認知裡,李嘗君是出了名禮賢下士發誓要招收三千門客的第一公子。

他不止一次寬宏大量原諒了敵人或者刺客,然後變成他的朋友和手下。

如非真有東西觸碰到底線了,李嘗君是不會隨便跟人死磕,特彆是宋紅顏這樣的絕世美女。

“k先生,我有點好奇,你們做了什麼讓李嘗君死磕宋紅顏一夥?”

老太太生出一絲好奇,同時手指繼續敲擊著撲克牌。

“李嘗君其實就是一個偽君子。”

麵具男子聲音冇有太多表情,語氣譏嘲評論著李嘗君:

“寬宏大量,不過是有利可圖和沽名釣譽。”

“真觸及到他的根本利益,哪裡可能什麼化敵為友?”

“我也冇做什麼,隻是讓舞絕城逼迫李嘗君站隊,要麼給舞絕城出頭,要麼庇護宋紅顏。”

“李嘗君最近正在努力打通各個銀盟,希望在亞洲範圍內實行彙通天下,把他一百億撬起五千億的貸款擊鼓傳花出去。”

“而這個計劃要成功,冇有孫道義撐腰是不行的。”

“所以李嘗君隻能給舞絕城討回公道。”

“他一動手,葉凡的暴脾氣自然也爆發,結果自然是結下梁子。”

“當然,這些事情看似簡單,但也是需要深入分析,否則很難達到效果。”

麵具男子緩緩走到端木老太君的麵前:

“不過你想要達到的目的終究還是實現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