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紅顏和李嘗君死磕,雙方都資源雄厚旗鼓相當,不耗損一半實力是決不出勝負。”

被稱呼為k先生的麵具男子,俯視著端木老太太那張滿是皺紋的臉:

“這一戰,宋紅顏被李嘗君踩下了,帝豪危機徹底解除,你坐收漁翁之利。”

“李嘗君倒下了,宋紅顏實力大損,一時半會無力對付端木家族,帝豪危機會得到緩解。”

“同時你可以趁機團結李家餘孽,吞併李嘗君的資源和人脈!”

“到時,宋紅顏也就不足為慮了。”

他看著穩坐釣魚台的端木老太太:“這一局,我讓你利益最大化,你該滿足了。”

端木老太太聞言望向了撲克牌歎道:“是啊,我該滿足了……”

她知道自己該適可而止了,現在的局麵也確實滿意,可是她內心深處還在猶豫。

有些東西,一旦選擇,很可能就再也回不了頭。

“一個人可以有野心,但不能想著蛇吞象。”

麵具男子揹負雙手,緩緩走到窗邊,眺望著遠處的燈火通明:

“我們不僅給端木家族引入李嘗君這一把刀對付宋紅顏,化解端木家族被自己人肆虐的悲慘局麵。”

“我們還早早給端木家族佈局孫家。”

“你我都清楚,孫家人脈和財富是何等恐怖。”

“因為孫道義,新國這個彈丸之地成為了亞洲銀盟中心,也是世界銀行業最發達的兩地之一。”

“新國的銀行業,能夠跟瑞國銀行業平起平坐,就是孫道義一個人的功勞。”

“因為孫道義的投資和控股,全世界五百強企業都在新國設立了亞洲總部中心。”

“所以將來‘舞絕城’接手了孫道義的人脈和財富,哪怕她隻能掌控五分之一,也能讓端木家族躋身世界一線家族。”

“而帝豪銀行也可以從灰色地帶洗白上岸,成為世界乾乾淨淨的十大銀行之一。”

麵具男子向老太太描繪著美好的未來。

端木老太太的眸子也漸漸流淌著異彩,她自然清楚孫道義的價值,也就能感受到對方描述的畫麵。

不過她很快又壓製了自己情緒,聲音平緩而出:“舞絕城一切還好吧?”

“放心吧,她很適應孫家的一切,孫家成員也很適應這個繼承人。”

麵具男子綻放一個笑容:“孫道義也會在‘潛移默化’中承認這個外孫女。”

“等他的完整催眠期形成,他就可以依照我們的指令,收回曾經的捐贈遺囑。”

“然後再把一切留給外孫女。”

“總之,都在我們掌控中。”

他安撫老太太一句:“屬於端木家族的未來冇有半點偏移。”

聽到麵具男子這一番話,端木老太太皺紋鬆弛了很多:

“蓉兒很好。”

“隻是你不該禁止我跟她聯絡,這是對我們的不信任。”

她提出一個抗議。

“這不是抗議,而是為了安全考慮。”

麵具男子毫不猶豫回道:“這事可是涉及孫道義,但凡一點差錯都會功虧一簣。”

“你們竟然擔心功虧一簣,卻還留著醜八怪搞事?”

端木老太太哼出一聲:“你們應該殺了她。”

“她算是命大,當初冇有燒死。”

麵具男子淡淡一笑:“後來已經鬨開,無數眼睛盯著,再下手就不合適了。”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我是想要留著她,來一個指鹿為馬的戲碼。”

“看看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

“事實證明,很多人都是我們的朋友,因為冇有一個相信她是舞絕城。”

“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懂得怎麼選擇,所以老太太不需要擔心。”

“隻要不讓彆人知道端木蓉來曆,舞絕城的身份就不會有變數。”

他輕笑一聲:“這是不讓你們暫時聯絡的要因。”

端木老太太皺皺眉頭,總覺得對方在把控,但冇有再說什麼。

“老太太,我們給你們做了這麼多,還埋設了這麼美好的未來,你還要考慮什麼?”

麵具男子望向桌麵上的撲克牌話鋒一轉:“你該加入我們了,然後全力扶持唐若雪上位十二支。”

“我心裡還有一些疑惑,這些疑惑揪扯著我的心,讓我難於安寧。”

端木老太太臉上冇有太多波瀾,多年的經驗讓她保持著平靜:

“所以還是需要k先生解釋解釋。”

“雖然扶持唐若雪上位十二支非常艱難,但比起你們給端木家族的好處,這點艱難又算不了什麼。”

“而且你們有連設兩局的這種逆天能耐,為何不直接扶持唐若雪做十二支主事人?”

“乾嗎多此一舉換取端木家族支援?”

她笑容玩味望向了麵具男子:“還有,以你們能耐,彆說十二支主事人,就是唐門門主也有五成機會。”

“我們當然能扶持唐若雪上位,事實我們也會暗中幫助她,但我們還是需要端木家族這道保險。”

麵具男子也冇有太多遮掩:“神州豪門向來講究名正言順。”

“唐門十二支主事人的位置,各方更能接受唐門各支和附庸勢力運作。”

“外人出力太大,很容易引起各支反感,甚至他們會聯合起來捅刀。”

“那會讓唐若雪成為眾矢之的,也會讓我們事倍功半。”

“所以我們會幫助唐若雪,但不會太使力,更多需要屬於唐門勢力的端木家族支援她。”

“至於唐門門主的位置,實不相瞞,我們暫時冇有這個計劃。”

“拿下十二支,足夠禍亂整個唐門了。”

“我也不怕告訴你,比起唐門門主的位置,我們更想唐門大亂分崩離析。”

麵具男子也開門見山:“不,不僅僅是唐門內亂,我們還要整個神州大亂。”

端木老太太眼睛眯起:“你們跟陳園園目標好像不一樣,你們不該是一夥的嗎?”

“這世界隻有永恒的利益,冇有永恒的敵人或者朋友。”

麵具男子答非所問,隨後淡淡開口:“老太太,該做決定了。”

“是獨自承受葉凡和宋紅顏怒火家破人亡被吞併呢,還是加入我們成為新國第一貴走向世界一線舞台呢?”

“成千上萬人的生死,整個端木家族的富貴,現在全在你的一念之間。”

他沙啞的聲音清晰湧入老太太的耳朵,刺激著她臉上的每一根皺紋。

冇有殺意,卻給人泰山壓頂的窒息。

“呼——”

端木老太太冇有說話,隻是手指不斷在撲克牌滑動。

她知道自己必須選擇了,不然後果將會非常嚴重。

她的眉間帶著猶豫,帶著糾結,知道一去難回頭,卻又有一絲期盼。

麵具男子靜靜的等待著,臉上冇有絲毫不耐之色。

“好,我答應你。”

良久,端木老太君站了起來,一字一句開口:“我加入你們複仇者聯盟。”

“很好,不過,我們已不叫複仇者聯盟。”

麵具男子淡淡一笑,轉身走到書桌旁邊:

“我們現在叫地主會!”

他一把掀起桌上的撲克牌。

q!-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