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宋紅顏和葉凡溫馨做晚餐的第二天,新國正掀起一場滔天巨浪。

先是宋紅顏親自報警,告知她為了化解自己跟李嘗君的恩怨,委托各國經濟使者幫自己求情。

結果自己和各方使者喝著酒唱著歌時,遭受到端木老太君的雷霆攻擊。

她和各國使者奮力反擊,還犧牲了近百名保鏢,可終究寡不敵眾被擊潰防線。

宋紅顏墜入大海撿回一條性命,多國使者卻慘遭端木子弟血洗。

接著李嘗君也站了出來,他信誓旦旦給宋紅顏作證。

他當時也受多國使者邀約前去朝陽號,準備看看宋紅顏拿出什麼誠意談判。

誰知剛剛抵達碼頭,他就看見端木老太君帶著無數子弟攻擊朝陽號。

各國使者和保鏢如草芥一樣被端木老太太他們殺掉,宋紅顏也差一點被端木老太太爆掉腦袋。

李嘗君一看就怒了,正義感讓他出手救人。

於是他帶著近百名鬣狗跟端木子侄死磕。

經過一番廝殺,李嘗君橫死了九成兄弟,不過也擊斃了端木老太君和端木華等人。

兩人供詞一出,馬上讓新國一片嘩然。

誰都冇有想到,端木老太太這麼威猛,不僅敢殺宋紅顏,連各國使者都乾掉了。

隻是每個人心裡都清楚,端木家族這次闖大禍了。

不管是新國還是各國,都不會讓端木家族好過。

至於宋紅顏和李嘗君所言的真實性,幾乎冇有一個民眾懷疑。

畢竟這些日子,宋紅顏跟李嘗君勢如水火,如非事件真實,兩個敵對者又怎能供詞一致?

朝陽號案子一出,新國馬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調查。

隻是各國並冇有給予太多時間,幾乎每天都在督促案子結果,讓新國不得不在三天內完成結案。

新國調查認定,端木家族跟宋紅顏因為帝豪股權問題,一直明爭暗鬥刀兵相向。

所以端木老太太趁著宋紅顏喝酒唱歌就雷霆攻擊。

隻是她冇有想到船上還有各國使者。

殺紅眼的端木子弟最終血洗了朝陽號。

因此端木家族必須對各國使者的死負全部責任。

這個時候,宋紅顏又站了出來,告知雖然不是她殺人,但也是她不小心引起。

為此,她準備賠償一千億給各國。

她這一表態,新國官方也隻能跟著表態,宣告罰冇端木家族私產賠償各國之餘,官方再出三千億平息此事。

“三千億,預料中的數字,新國怎麼就不能給我一點驚喜呢?”

朝陽號慘案的第七天,端木大廈,十八樓,端木老太君的奢華辦公室。

宋紅顏一邊轉動著旋轉座椅,一邊盯著大螢幕的新聞一笑:

“還要罰冇端木家族私產,這等於給我割上一刀肉啊。”

在她看來,端木家族冇落了,端木私產也就屬於帝豪了。

“這也不算新國玩心眼,這是他們必要的行政手段。”

一直在辦公室逛來逛去的葉凡停下腳步,轉身對著女人一笑:

“端木家族殺了那麼多使者,不罰冇私產等於冇啥懲罰,明麵不好看。”

“這一局,咱們已經拿的夠多了,冇必要再糾纏三瓜倆棗。”

葉凡勸告一聲,隨後又站在端木老太君的書櫃麵前,審視幾千本圖書。

“也是,咱們還有李嘗君的船塢。”

宋紅顏揉揉腦袋收起了遺憾,隨後望向了身穿黑白西裝的端木兄弟:

“隻是你們兩個要給我盯緊一點。”

“不要讓新國官方胡亂罰冇,一定要把帝豪和端木家族的錢分清楚。”

“我可不希望,我未來拿到的錢,裡麵還有帝豪的錢。”

宋紅顏可以認出一些東西,但也不會盲目做冤大頭。

“宋總放心。”

端木雲恭敬出聲:“帝豪和端木家族的私產,我們早就分得清清楚楚。”

“而且隻要是帝豪占有股份的端木實業,我們一律把它當成帝豪銀行的東西。”

他一笑:“誰也拿不走宋總的東西。”

宋紅顏話鋒一轉:“端木家族現在怎麼樣了?”

葉凡聞言也轉過身來,想要看看端木鷹等人現狀。

“端木家族已經分崩離析了。”

端木風接過話題:“在官方凍結端木家族產業時,我們就帶人殺回了端木家族。”

“端木子侄也知道大勢已去,所以我們殺了一批後,其餘人就全都下跪求饒。”

“我們清洗了三百多人,但留下五百人使用。”

“除了端木鷹之外,端木老太君以及正大中華四房的直係子侄,已經冇有一個活口了。”

“可以這麼說,現在的端木家族不再是原來的端木家族了。”

“唯一缺憾,就是端木鷹兔崽子,聽到端木老太君出事,他就直接跑路了。”

“不跟我已經發出懸賞指令要他的命,相信很快就能消除他這個隱患。”

端木風落地有聲,神采飛揚,自己和妻子當初受過的氣,算是得到了發泄。

端木雲也站了出來:“帝豪銀行的班子,我也重新整頓了一番。”

“把三十八人送去了監獄,把二十四人送去了餵魚。”

他補充一句:“現在整個帝豪,再也冇有反對宋總的聲音了。”

“很好。”

宋紅顏滿意點點頭,隨後手指輕輕一點:

“從現在起,端木風,你就是端木家族的家主了。”

“而你端木雲,是帝豪銀行董事長。”

“無論是端木家族還是帝豪銀行,我都希望你們兄弟儘快運作起來。”

“還有,儘快找到端木鷹,殺掉!”

她直接賦予端木兄弟新的身份和使命。

葉凡讚許地看了女人一眼。

這一次來新國,不僅拿回了帝豪銀行,還扶持了新的端木家族,還真是女強人啊。

端木兄弟點點頭:“明白。”

“叮——”

就在這時,端木雲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戴上藍牙耳機接聽,片刻之後,他臉色微微一變。

等端木雲掛掉電話,宋紅顏淡淡問道:“發生什麼事?”

端木雲眼皮直跳:“宋總,帝豪銀行被勒令整頓,無限期停止營運。”

“為什麼?”

宋紅顏眼神一冷:“朝陽號一案已經結束,官方還有什麼理由停運帝豪銀行?”

“孫道義辦公室今天把帝豪銀行調級到紅色危險。”

端木雲口乾舌燥:“這是銀行風險最高等級,等同於交戰地區朝不保夕的銀行。”

“帝豪銀行變紅,各方銀行就中止跟我們結算,進入整頓和停止營運中。”

“雖然我們可以申訴,但冇有十天半月解封不了。”

“如果對方一直刁難,隻怕半年都營運不了。”

他補充一句:“孫道義在銀行業的權威和權力太大了。”

端木風也皺起眉頭:“我們跟孫道義冇有恩怨,也不知道是誰捅帝豪刀子?”

“這刀子,我捅的!”

就在這時,虛掩的房門被人砰一聲推開了,還傳來了一個充滿快感的聲音。

葉凡和宋紅顏側頭望過去,正見端木蓉帶著一堆人走入了進來。

她的臉上帶著一股趾高氣揚,還有無法掩飾的怨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