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晚上,帝豪酒店。

雖然天色還冇徹底暗下來,但從入口到大廳的紅地毯兩邊,早早亮起了各種各樣的彩燈。

為了好好款待各方賓客,帝豪酒店砸出重金籌辦酒會。

端木兄弟不僅請來很多一流模特做禮儀小姐,還請出很多明星和藝術家吸引眼球。

大廳價值三千萬的白色鋼琴,也出現好幾個世界頂尖的大師身影。

柔和流暢的琴聲,不僅讓酒會顯得高大上,還讓來賓心曠神怡。

可以容納三百人的大廳,先後出現新國各方權貴,李嘗君更是帶著同伴早早顯身。

“嗚——”

臨近七點,又是一列勞斯萊斯車隊停下。

負責接待和安檢的端木雲望過去。

車門打開,端木蓉帶著十幾人趾高氣揚鑽了出來。

端木蓉一身雪白的緊身旗袍,絲感一流的旗袍緊貼著身子,把那妖嬈的身材襯托到讓人驚心動魄。

腳下一雙雪白的高跟鞋更讓她氣質叢生。

隻是相比昨天的隊伍,今天的跟隨要剽悍很多。

端木蓉身邊一個木訥老頭更是紮眼,看起來普普通通,但落地無聲,始終貼著端木蓉前行。

從木訥老頭的動作和敏銳可以判斷,任何變故他都能第一時間保護端木蓉。

念頭轉動之中,隊伍走近,端木蓉高跟鞋得得作響。

端木雲下意識攔住了她笑道:“舞小姐,你們需要安檢。”

“狗東西,安檢什麼?”

端木蓉板起臉喝斥一聲:“本小姐什麼身份,還要安檢?”

“我能來這裡參加這個破酒會,已經給足宋紅顏和葉凡麵子了,還要我安檢?”

“有多遠滾多遠,不要讓本小姐生氣,不然我砸了這裡。”

說話之間,她還一巴掌打在端木雲臉上。

清脆響亮。

端木雲臉上頃刻多了五個指印,隻是他冇有半點發怒,依然彬彬有禮:

“舞小姐,這是酒會規矩,所有人都需要安檢。”

“手裡的刀槍必須都放下。”

“這是對賓客負責也是對你負責,我想舞小姐絕不會希望看到有人在裡麵對你下手。”

端木雲擋在端木蓉麵前,一字一句開口。

端木蓉怒道:“聽不懂人話?滾!”

她又是一巴掌,直接把端木雲臉頰打出血來了。

“端木小姐,這麼大火氣乾什麼?”

就在這時,李嘗君哈哈大笑一聲顯身:“一個安檢也能讓你動怒?”

“端木兄弟也是職責所在,你何必為難他呢?”

“如果你不想守這規矩,不參加就是了。”

李嘗君也擋在端木蓉麵前:“好了,一點小事,彆計較了。”

“李嘗君,你這個小人。”

端木蓉看著李嘗君哼了一聲:

“被葉凡和宋紅顏打成狗,你還跟他們同流合汙,真是廢物。”

“我跟端木老太君交情不淺。”

“這一次,你李嘗君捅她一刀,我會好好記著的。”

“收拾完宋紅顏了,我就騰出手對付你。”

她毫不客氣的威脅,隨後讓一眾手下安檢,交出刀槍後走入大廳。

李嘗君對著她背影一笑:“希望有那麼一天。”

端木蓉一出現,頓時吸引了全場眾人目光,無數賓客紛紛笑著湊過來打招呼。

“哇,舞小姐,你今晚真是漂亮,傾城絕倫啊。”

“舞小姐,你怎麼有空來參加酒會啊?”

“舞小姐跟宋總過節不少,還過來捧場,這份心胸真是無人能及。”

“舞小姐,我們隻是出於禮儀和交際過來看一看。”

眾人七嘴八舌吹捧著端木蓉,還有意無意暗殺他們立場。

“咳咳,大家安靜一下……”

端木蓉冇有跟眾人打招呼,而是一把推開眾人,隨後徑直走上高台。

她直接伸手拿過司儀的話筒,打開,掃視全場一番後朗聲開口:

“各位誤會了,我今晚過來,不是心胸開闊參加宋紅顏答謝酒會。”

“我來這裡,是想要借這機會宣告一件事。”

“上一次酒會,宋紅顏和葉凡羞辱了我,我原本是給他們一個彌補的機會。”

“結果他們冇有好好珍惜,反而四處抹黑我的名聲。”

“所以我今天過來開戰。”

“從現在起,我、亞洲銀行和孫道義辦公室,跟宋紅顏和帝豪銀行勢不兩立。”

“孫道義辦公室對帝豪銀行的紅色調級,隻是我和孫家的第一波攻擊。”

“接下來,我和孫家會更猛烈的向宋紅顏討回公道。”

“我舞絕城這個人性格直,向來非黑即白,非友即敵。”

“所以在場的各位最好用心掂量一番。”

“是做我的敵人,還是做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我會春天一樣溫暖對待他,讓他和家族飛黃騰達。”

“我敵人,我會冬天一樣殘酷對付他,不擇手段,趕儘殺絕。”

“好了,我的話說完了。”

“你們有一分鐘的時間考慮,是跟我離開帝豪酒店,還是留在這裡狂歡。”

端木蓉不可一世地掃視眾人,隨後把話筒丟在地上。

氣場強大。

端木兄弟和李嘗君臉色钜變,冇想到端木蓉這樣乾脆利落來砸場子。

其餘賓客也是一片嘩然,很是震驚端木蓉這樣撕破臉皮。

這也讓他們嗅到火藥味之餘,也感受到黑雲壓城的態勢。

端木蓉非友即敵的態勢,讓他們感受到巨大壓力,不得不麵臨艱難選擇。

對於這些賓客來說,宋紅顏這條過江龍手段過人,實力強大。

她不僅化解了自己跟李嘗君的恩怨,還順勢除掉了端木老太君拿回帝豪。

這樣手段過人的主,即使不成為朋友,也最好不要成為敵人。

而舞絕城也是一尊能壓死人的大佛。

她不僅個人藝術高超人脈廣泛,孫道義外孫女特彆是繼承人身份更讓她舉足輕重。

傳聞還說她跟薛屠龍聯姻,這是錢權通殺了,舞絕城能在新國一手遮天了。

兩個強大陣營,讓在場賓客無比窒息,不過權衡一番後,很多人還是選擇舞絕城。

在他們看來,強龍始終難壓地頭蛇。

“大家想好了冇有?”

看到向自己靠攏的賓客,端木蓉再度扯著嗓子喊道:“是走,還是留啊?”

“大家是走是留,我宋紅顏絕不強人所難,甚至還感激你們今晚過來捧場了。”

“隻是來都來了,不在意多呆幾分鐘,看完一個精彩節目,大家再走不遲。”

就在這時,一個慵懶性感的聲音突然響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接著,從二樓的旋梯上,款款走下一個女人。

一身黑色薄紗晚禮服,裹著玲瓏有致的身軀,行走間,香風襲人,白皙長腿若隱若現。

雲鬢高挽,肌膚勝雪,一張俏臉容光閃閃。

整個人就如同從月宮中緩緩走下的仙子一般,不是宋紅顏又是誰呢?

李嘗君等人不約而同地響起了抽氣的聲音。

所有人都被宋紅顏的嬌媚,深深震撼了。

“帝豪銀行都整頓停業了。”

端木蓉也是眼皮一跳,隨後冷笑一聲:“宋總還有什麼好節目?”

“紅顏能夠宴請大家,自然有著十足誠意。”

宋紅顏嫣然一笑,隨後手指一揮:

“來人!”

“開幕!”

話音落下,燈光大作,直射高台正中,同時樓頂垂下了一女。

身著紅衣,麵帶紅紗,觸地即化一‘雀’。

一舞絕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