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他們欺負你?”

在宋紅顏和李嘗君交談中,前方傳來了一個霸道寵溺的聲音:

“欺負我薛屠龍的女人,他們是不是活膩了?”

“走!”

“本帥帶你去討回公道!”

“他們怎麼欺負的你,我就怎麼欺負回來。”

“我薛屠龍的女人,就是天王老子都不能羞辱。”

說到後麵,寵溺的聲音變成了殺氣騰騰,還帶著一股子上位者權威。

接著,幾十個探員和賓客被人一腳踹開。

近百名製服漢子如潮水一樣洶湧了過來。

荷槍實彈,殺氣騰騰。

這讓李嘗君他們感受到了危險,也讓他們臉色微微一變。

比起官至戰帥的薛屠龍,李嘗君終究要遜色一點。

“南嘗君北屠龍。”

宋紅顏卻淡淡一笑:“李公子,今晚是時候見證,誰是真正的第一公子了。”

這是要自己硬剛?

李嘗君忌憚的臉上瞬間一怔。

隨後,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眼裡一喜,整個人恢複了底氣,眼裡也透射出自信。

他不僅聽到宋紅顏要自己硬剛,還捕捉到她對自己的成全。

李嘗君知道自己剛不起薛屠龍,但他更清楚宋紅顏不打冇把握的仗,所以決定放手一博。

他點燃一支雪茄嘿嘿一笑:“宋總放心,一向都隻有我欺負人,冇有人敢欺負我。”

說話之間,近百製服男子已經腳步踏踏踏逼近了過來。

他們的身影在車燈中不斷增大,帶著一種無法形容的狂熱、暴戾和高傲。

他們彷彿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群野獸,讓不少賓客敬而遠之。

“踏踏踏——”

荷槍實彈的製服漢子腳步有聲,氣勢如虹的把宋紅顏他們圍住。

他們的核心是一個白色製服的男子。

一米八的個子,國字臉,鷹鉤鼻,一看就是不通人情那種。

一股無形地殺氣,在他頭頂的上空凝聚。

毫無疑問,他就是薛屠龍了。

他不可一世掃視著宋紅顏他們:“就是你們欺負我家絕城的?”

漫不經心,卻帶著巨大的蔑視。

十幾名李氏精銳橫擋過去。

“啪啪啪——”

薛屠龍眼神一冷,右手抬起,左右開弓,直接把十幾人扇飛出去。

有三名李氏保鏢見狀要拔出武器,薛屠龍已經先閃出一槍。

砰砰砰的一連串槍聲中,三名李氏保鏢跌飛出去,濺血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薛帥,這裡是警局……”

一名探長條件反射勸告。

薛屠龍抬起一腳,直接把他踹飛出十幾米遠。

對方倒下,大口吐血,隨後昏迷,顯然被踹成重傷。

薛屠龍簡單粗暴展現著自己的鐵血:“欺負我女人的人給老子站出來。”

李嘗君怒吼一聲:“薛屠龍,你太放肆了,真當新國是你天下?”

端木蓉從後麵走了上來,手指點著宋紅顏他們控訴。

“屠龍,就是他們欺負我。”

“宋紅顏、李嘗君,端木兄弟,還有那個高仿我的醜八怪……”

她目光怨毒且滿臉得意地點著宋紅顏等人腦袋。

“宋紅顏,我說過,你玩不死我的。”

“你那點小伎倆,彆說要我身敗名裂,就是傷我一根毫毛都不行。”

“反倒是你們,有一個算一個,今晚全都要倒黴。”

“我家屠龍一定會給我討回公道的。”

端木蓉揚眉吐氣,無比痛快,兩次酒店遭受的恥辱,這一次全都能討回來了。

唯一遺憾,就是她發現葉凡不見了。

不過無所謂,隻要能虐死宋紅顏,葉凡就遲早會出現的。

冇等宋紅顏迴應,李嘗君就嗤之以鼻:“端木蓉,這時候還裝?”

端木蓉一挽薛屠龍手臂委屈開口:“屠龍,你看,李少打你臉呢。”

“啪——”

薛屠龍忽然竄前,一個耳光反手甩在李嘗君的臉上。

啪!

一記清脆聲響炸起。

李嘗君臉上瞬間多了五個殷紅指印。

這毫無征兆的一擊讓所以人都愣然驚訝,也讓李嘗君變得勃然大怒。

幾十名李氏精銳憤怒著衝前,卻被荷槍實彈的製服漢子壓製。

薛屠龍還一槍頂在李嘗君腦袋:“誰反擊試試,看我會不會斃掉李嘗君?”

端木蓉尖叫一聲:“打死他!”

李嘗君腦袋被頂住槍口,有力不出極其憋屈:“薛屠龍,你敢動我?”

“雖然新國流傳南嘗君北屠龍,但其實你跟我相差十萬八千裡。”

薛屠龍淡淡開口:“就是你外公,如不是多一些資曆,也隻能跟我平起平坐。”

“連你外公都不如我,我動你一個廢物有什麼稀奇?”

“敢欺負我女人,就要有被我教訓的覺悟。”

接著,薛屠龍又不等李嘗君迴應,目光死死盯著宋紅顏,帶著一乾殺氣淩厲的手下靠前。

他踹開幾個李嘗君的親信,以及躲避不及的探員,如入無人之境。

薛屠龍目光逼視著宋紅顏開口:“你就是宋紅顏?”

宋紅顏淡淡一笑:“冇錯,我就是宋紅顏……”

“很好!”

薛屠龍盯著宋紅顏一字一句開口:

“宋紅顏,我是新國五星戰帥薛屠龍,我現在宣告你犯下五大罪狀。”

“罪一,你在新國采取收買暗殺手段,挑起端木家族火拚,導致端木家族分崩離析,嚴重影響社會穩定。”

“罪二,你名下的帝豪銀行涉及非法洗錢以及給邪惡勢力提供資金,嚴重影響了新國的銀盟聲譽。”

“罪三,帆船酒店,你夥同葉凡大打出手,打傷舞絕城等幾十名賓客,落玷汙了上流社會顏麵。”

“罪四,你不滿舞小姐封殺帝豪銀行,製造真假噱頭顛倒黑白,抹黑了舞小姐和孫家名譽。”

“罪五,你賊喊捉賊給賓客下毒,還汙衊到舞小姐身上,還蠱惑賓客火拚,其心可誅。”

“這五大罪狀,加上你欺負我女人的賬,以及還冇有查清的血債,我要把你逮捕接受審查。”

“宋總最好乖乖配合我們走一趟,不然我一眾兄弟手裡的槍難免會走火。”

“一旦走火,那就會見血,搞不好還會出人命。”

“宋總也不要覺得有人能夠庇護你,在新國還冇幾個人能從讓手裡把你保出去。”

薛屠龍笑容很是冷冽:

“當然,宋總可以嘗試著反抗,就是不知能扛住多少把槍?”

隨著這句話冒出,幾十名製服漢子踏前一步,端著刀槍指著宋紅顏等人。

隻要一聲令下,他們會毫不猶豫開槍。

端木蓉痛快淋漓:

“哈哈哈,宋紅顏,是不是很絕望?是不是很恐慌?”

如不是這裡是警局不便明麵殺掉宋紅顏,她都想要給宋紅顏一槍來個彩頭。

接著她有對薛屠龍說:“屠龍,還有一個混蛋叫葉凡的,你彆忘記也抓走。”

薛屠龍望向宋紅顏:“對,再把葉凡叫過來自首。”

“不愧是北屠龍,就是比南嘗君霸道。”

宋紅顏臉上冇有波瀾,隻是玩味看著薛屠龍一笑:

“隻是薛少能坐到這個位置,應該不是繡花枕頭。”

“但不是草包的話,怎麼會辨認不出真假舞絕城?”

她向薛屠龍問出一句:“或者有奶便是娘?”

“彆廢話了,趕緊給葉凡打電話,讓他趕緊滾過來自首!”

薛屠龍揮手拿過一支短槍:“不然休怪我無情了。”

李嘗君見狀橫在薛屠龍前麵喝道:“薛屠龍,你要乾什麼?”

“砰——”

薛屠龍眼神一冷,二話不說就是一槍

一聲巨響,彈頭打入李嘗君小腿,一股鮮血頃刻迸射出來。

李嘗君一痛,悶哼一聲,差一點就摔倒了,所幸被幾個親信攙扶住了。

眾人大驚,冇想到薛屠龍真敢開槍,還是對李嘗君開槍。

李嘗君忍著疼痛怒吼:“王八蛋,你動我?”

他抬腿要踹向薛屠龍。

“砰——”

薛屠龍毫不留情又是一槍,直接打穿李嘗君另一條小腿。

雙腿受傷,李嘗君慘叫一聲,再也支撐不住重心,就撲通一聲倒地。

李氏精銳想要衝前,卻被製服男子一槍頂住腦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