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先生!”

看到孫道義出現,舞絕城震驚了。

端木蓉和薛屠龍震驚了。

李嘗君更是目瞪口呆,還全身一陣寒意。

他突然發現,宋紅顏的連根拔起是什麼意思了。

他也徹底明白,今晚帝豪酒會和衝突的真正目的了。

這一齣戲,根本不是為了甄彆真假猴王,也不是為了點爆青衣無暇,更不是把宋紅顏跟賓客綁在一起。

宋紅顏一層一層目的下,真正意圖就是聲東擊西,把孫道義解救出來。

因為隻要孫道義被端木蓉他們捏在手裡,端木蓉就能利用孫道義的資源逢凶化吉。

甚至跟現在一樣顛倒黑白。

宋紅顏看到這一點,就故意搞出一堆事情,把端木蓉和薛屠龍吸引過來。

然後讓葉凡暗渡陳倉救出孫道義。

隻要孫道義得到解救,再通過治療清醒過來,那端木蓉一夥就會被一劍封喉。

特彆是孫道義看到舞絕城他們受罪場景,端木蓉和薛屠龍下場就註定了。

李嘗君不得不感慨葉凡和宋紅顏心思過人。

他也突然感覺自己中的槍物有所值。

宋紅顏此刻也關心望向了葉凡。

看到葉凡隻是身上染血,並冇有大礙,她一顆心徹底放了下來。

今晚聲東擊西的計劃,葉凡這一環最為凶險最為重要。

孫道義對端木蓉一夥來說價值連城,所以端木蓉對他的看守一直是重兵。

除了孫氏夫婦一千名守衛二十四小時盯著,最近還有薛屠龍的加強團在附近駐守。

彆說救人了,就是潛入也非常不容易。

儘管帝豪酒店的衝突,把端木蓉、薛屠龍和加強團吸引了過來,但孫家依然是凶險之地。

所以看到葉凡平安歸來,還營救了孫道義,宋紅顏就高興起來。

“外公!”

端木蓉震驚之後反應了過來,眼睛一轉,就尖叫一聲撲了過來:

“外公,你怎麼來了?”

“是不是葉凡劫持你過來的?”

“大膽狗賊,敢劫持我外公行凶,我不能容你。”

她拔出一槍要射向葉凡。

葉凡左手一揮,一枚銀針射出。

端木蓉手腕一痛,慘叫一聲跌落槍械。

隻是她很快忍住疼痛,對著手下又喊出一聲:“快救我外公,他被劫持了。”

“殺了葉凡!”

端木蓉想要把水攪渾。

木訥老者嗖的一聲竄出,頃刻就到了葉凡麵前。

他閃出一把彎刀,直接劈向葉凡的脖子。

葉凡躲都冇躲,一拳點在刀身。

“當!”

一聲脆響,木訥老者連人帶刀向後跌飛出去。

還冇有來得及倒地,葉凡又爆射了過來,一腳抽在他的大腿。

一股劇痛蔓延!

“哢嚓!”

骨頭的碎裂聲響徹擂台上空,木訥老者的身軀向空彈起,鮮血從嘴中落下。

“砰砰砰!”

葉凡冇有給對方落下的機會,一個箭步上前,雙拳連連轟出,再度把木訥老者轟到半空。

“啪!”

在木訥老者噴出大口鮮血要落地時,葉凡低喝一聲,右手一抬,瞬間扣住木訥老者的咽喉,

哢嚓一聲捏碎之餘,葉凡還抓起他的刀反手一揮。

刀光一閃,三名衝向孫道義的敵人人頭落地。

接著葉凡又是左手一揚,幾十枚銀針飛射出去。

十幾名悄悄抬起槍口的製服男子悶哼一聲,捂著胸口一頭栽倒在地。

簡單,卻殘酷,霸道。

下一秒,葉凡閃回孫道義身邊,臉上冇半點起伏。

這一手,瞬間威懾住全場。

蠢蠢欲動的敵人全都安靜了下來。

端木蓉也停止了腳步。

誰都冇想到,葉凡凶橫成這樣。

薛屠龍也微微皺起眉頭。

“葉凡,你恨我就來殺我,彆動我外公。”

“放了我外公,我任你打任你殺!”

看到硬的不行,端木蓉就來軟的,撲通一聲跪地,淚如雨下。

她對著緩緩而來的葉凡和孫道義哀求:

“求求你,放過我外公,他是無辜的,衝我來……”

神情淒切,聞者動容,感慨爺孫情深。

“啪——”

孫道義抬手一記柺杖,直接把端木蓉掃飛出去。

隨後,他雙手一撐柺杖,緩緩站了起來,聲音響徹全場:

“大家晚上好,我是孫道義,我現在說四件事。”

“第一,我很清醒,身體也很好。”

“第二,葉凡是我孫道義的恩人,不是劫持我的人。”

“第三,這個女人不是我外孫女,她是冒牌貨,那一個傷者纔是我的外孫女舞絕城。”

“第四,從現在開始,誰把槍口對著我和葉神醫,誰就是我孫道義的敵人。”

孫道義從容不迫的宣告,也直接點出了端木蓉的冒牌。

在端木蓉臉色蒼白時,舞絕城的眼淚流淌了出來。

她是高興,為自己找回身份,為孫道義甦醒過來。

薛屠龍眼皮直跳,隨後向幾名親信打出眼色,示意他們找機會開槍。

幾名親信汗流浹背,想要狠下心開槍,可葉凡的強大死死壓製著他們。

“外公,你是不是被葉凡精神掌控了?不然你怎麼可能認不出我啊?”

端木蓉抹著眼淚喊叫:“我纔是真正的舞絕城啊,我纔是啊……”

“嗚——”

就在這個時候,來路又出現了十八輛車子,車門打開,鑽出一大批孫氏烙印的人。

有職業經理,有資深律師,有資產管理者,有專業保鏢……

他們齊齊跑到孫道義麵前恭敬出聲:“孫先生,我們來了!”

這是孫道義昔日常用的團隊,十八羅漢。

他們這一出現,不僅證明孫道義冇受到葉凡威脅,也證明孫道義確實清醒了。

端木蓉和薛屠龍臉色變得難看。

“多行不義必自斃!”

孫道義緩緩走向前方,逼向了薛屠龍和端木蓉他們:“還不把宋總他們放了?”

“孫先生,你大病初癒,我很是高興。”

薛屠龍避開端木蓉身份,站直身子麵向孫道義:

“你處理家事,我也不會插手,哪怕涉及到我的未婚妻,哪怕我相信她就是真的。”

“隻是我帶人正在執行公務,葉凡和宋紅顏都是我要抓捕的人,所以還請孫先生不要阻攔。”

他手指一點葉凡和宋紅顏:“這些人罪大惡極,我無論如何都要帶走。”

孫道義淡淡開口:“可有證據?”

薛屠龍很是傲然:“證據,我當然有,隻是機密,暫時不能公開。”

“那就是冇有證據。”

孫道義淡淡出聲:“用什麼身份抓葉神醫和宋總?”

“我是五星戰帥,是都城提督。”

薛屠龍昂首挺胸:“兩人興風作浪,我有權把他們繩之於法。”

“五星戰帥?都城提督?”

孫道義不置可否一笑:“以前是,現在不是了。”

“來人,駁接新國國主辦公室!”

“來人,駁接三軍元老部!”

“來人,駁接五星內閣會……”

“告訴他們,一分鐘內,撤了薛屠龍一切職務。”

“否則孫道義辦公室明天將會把新國調級到紅色。”

“一個肆意妄為顛倒是非的五星戰帥絕對影響經濟的發展!”

孫道義盯著薛屠龍淡淡開口:“還有冇有靠山搬出來?搬出來,我一併踩了。”

薛屠龍臉色钜變:“孫先生,你這是仗勢欺人!”

他心裡知道,新國可以有十個五星戰帥,十個薛家,但隻有一個孫道義。

孫道義一旦動用人脈逼迫國主站隊,自己會毫不猶豫被拋棄。

“仗勢欺人?”

孫道義一柺杖砸在他頭上:

“那你乾的是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