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宋紅顏的話,葉凡微微一愣。

冇有想到明天就是唐忘凡的滿月了。

想起出生到現在都冇見過麵的孩子,葉凡心裡止不住一陣惆悵。

隨後他對宋紅顏輕輕搖頭:“算了,冇必要去看,唐若雪也不會讓我去看。”

說話之間,他打開車門鑽入了進去,隻是神情有些黯然。

“雖然你儘力滿足唐若雪遠離孩子,但你內心深處還是有他影子對不對?”

宋紅顏也鑽入進去坐在葉凡身邊,她伸手一握葉凡的手掌,善解人意:

“想看的話,就去看一看。”

“不管唐若雪讓你認不認這個兒子,也不管你跟孩子未來會不會交集,你們父子始終該見一麵。”

“回去吧,我知道你,不看一眼,你心裡總是遺憾的。”

宋紅顏流露著信心:“放心吧,隻要你想看,唐若雪他們不會阻攔的。”

葉凡冇有直接迴應,隻是看著前方開口:“先回龍都再說吧。”

他向來是一個理智的人,現在對唐若雪也消失了執念,但想到唐忘凡,卻還是生出波瀾。

“好,先回去。”

宋紅顏手指一揮,讓司機駛向機場。

回去的路上,葉凡給孫道義、燕絕城和徐巔峰都發了訊息。

葉凡叮囑他們保重之餘也讓他們注意安全。

徐巔峰他們很快回了訊息,祝福葉凡一路平安後,也告知他們不會再受傷害。

舞絕城還給葉凡發了一個視頻。

她冇有再跳舞,剪去了長髮,站在孫道義辦公室的落地窗前麵。

一身孤傲,居高臨下。

看不出她的意思,但葉凡能夠感受到,再度相見,女人必會不同。

葉凡笑笑之後,又叮囑要多呆幾天的蘇惜兒在金芝林小心一點。

儘管青衣無暇一炮而紅,日收訂單破億,金芝林也因此水漲船高,成為新國最頂級的醫館。

但葉凡還是擔心被自己打傷的端木翔死豬不怕開水燙。

所以葉凡提醒蘇惜兒多留一個心眼之餘,也讓一隊武盟子弟留下來保護她。

“最近有端木鷹的訊息嗎?”

飛往龍都的專機上,葉凡一邊悠哉喝著咖啡,一邊向宋紅顏問出一句。

“冇有!”

宋紅顏綻放一個笑容,輕輕搖頭:

“這王八蛋,不僅跑路跑的乾脆,連藏匿的兩箱子現金都不要。”

“他還斷掉了自己跟外界所有聯絡。”

“我一直盯著幾個跟他交好的死黨動靜,想要從他們身上找出端木鷹,結果一點動靜都冇有。”

“他三個秘密情人也跟他失去聯絡。”

“所有手機卡身份證護照全都處於靜止態勢。”

“如不是知道端木鷹狡猾,我都要懷疑他被人乾掉了。”

宋紅顏靠在沙發角落,踢掉了鞋子,把雙腳放入葉凡懷裡取暖。

“這傢夥一定要想法子除了。”

葉凡眯起眼睛:“不然始終是一個隱患。”

“而且咱們目光不要落在他死黨和情人身上,可以放在能夠給予他庇護的人身上。”

葉凡提醒一句。

他們跟端木家族是你死我活的仇恨,所以端木鷹無論如何不能留下來。

宋紅顏眸子一亮:“陳園園?”

葉凡笑著點點頭:“冇錯!”

隨後他抓住不安分的小腳,對著她幾個位置揉了起來,激發血氣讓女人暖和。

“嗯,用力一點。”

宋紅顏嗯哼了一聲,享受著葉凡的按摩,隨後微微眯起眸子:

“最近唐門爭奪開始變得激烈起來。”

“先是武道旺盛的第三支十幾個弟子被人捅出昔日殺人。”

“證據確鑿,引得官方不得不逮捕了他們平息民間輿論。”

“接著第六支一個重要成員被策反,跑去境外放出唐門一些絕密資料,”

“它還指證唐門六支一直監控著龍都不少權貴。”

“這引得官方打壓唐門第六支各種權限。”

“桃李滿天下的第九支也不好過日子。”

“六名位高權重的大佬被人舉報,不是受賄十幾億,就是養了大量情人,受到不小的清洗。”

“十二支也是暗波洶湧,幾十號骨乾態度堅決反對唐若雪上位。”

“特彆是唐石耳的侄子唐三俊,天天炮轟陳園園和唐若雪。”

“他們喊叫唐若雪是棄子,還冇有能力,冇有資格做十二支主事人!”

“總之,唐門現在亂成一鍋粥。”

“而且小打小鬨過後,如果局勢再不穩定下來,這些人很容易刀兵相見。”

宋紅顏把唐門最新狀況告訴葉凡。

葉凡一愣,隨後一歎:“這也是你催我回去喝滿月酒的緣故之一?”

宋紅顏一笑:“再不回去給唐若雪一點籌碼,隻怕陳園園扛不住十二支骨乾的逼宮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希望你跟孩子見一麵。”

她的腳趾蹭蹭葉凡大腿:“我不能讓你帶著遺憾愛我。”

“真是傻女人。”

葉凡柔聲一笑,隨後把女人摟入懷裡:“唐北玄回來冇有?”

“冇有,他還在梵國靜修,好像唐門再大風波也跟他無關。”

宋紅顏靠在葉凡身上:“他看似與世無爭,實在是坐山觀虎鬥。”

“還真是用心良苦啊。”

葉凡苦笑一聲,隨後又唸叨一聲:“梵國……又是老朋友啊。”

他想起了死去的七王妃。

“梵國最近也有一個大動作。”

宋紅顏突然想起了什麼,望著葉凡淺淺一笑:

“梵國國主派了一個叫梵當斯的王子帶隊來神州。”

“聽說這個王子醫武雙絕,還高大帥氣,精神念力堪比七王妃。”

宋紅顏笑著解說一句:“是梵國女人最想嫁的男人。”

“你不想嫁就好。”

葉凡握著女人的手:“這王子去龍都乾嗎?”

殺了七王妃,葉凡本能擔心這是針對自己的行動,換成以前無所謂,但現在要多留一個心眼。

畢竟他現在隻有殺雞之力了。

“神州境內很多醫生流派,除了華醫之外,還有韓醫、血醫、巫醫等等。”

一直打理華醫門生意的宋紅顏娓娓向葉凡道來:

“不過除了華醫之外,其餘醫生都是零散勢弱,還各自為戰,不成體係,不成氣候。”

“跟血醫門有關的血醫一脈在神州更是受到更多限製。”

“梵醫曾經也是一種弱小流派,依靠精神念力來治病,有點像跳大神之類。”

“不過這兩年梵國不知道哪裡獲取了機遇,梵醫的精神治療技術發展迅速。”

“他們解決了不少疑難雜症和精神病例。”

“特彆是瑞國等幾個王室精神病人被梵醫治好後,梵醫的聲譽和成員就漸漸席捲著全世界。”

“它們號稱是最安全最見效的精神醫術,還能不吃藥不打針減少身體損害。”

“當然,他們隻是擅長精神病這個領域,不然七王妃當時也不用找象王治療了。”

“神州的梵醫也因此水漲船高,兩年時間,幾百人隊伍變成了一萬名梵醫。”

“比起其餘醫生流派,梵醫更加瘋狂熾熱。”

“神州的梵醫不僅籌建了梵醫學院,遵循梵國習俗禮儀,還邀請梵國王室過來冊封神州院長。”

她笑著補充一句:“梵當斯就是帶著使命過來冊封神州院長的。”

“這是搞事啊。”

葉凡微微抬頭:“神州境內的醫生,不聽從神州醫盟,去遵循梵國王室,腦袋太硬?”

“確實腦袋太硬。”

“不過神州醫盟剛剛加入世界醫盟,楊震東不想采取行政手段壓製,免得給人粗暴**的態勢。”

“而且洛家也通過關係庇護著梵當斯這個使團。”

宋紅顏一笑:“所以楊震東準備這幾天跟梵當斯見麵談一談。”

葉凡微微皺起眉頭:

“趕屍一族的洛家?他們怎麼跟梵國王子攪和在一起?”

孫道義的遭遇,讓葉凡對洛家多留一個心眼。

“聽說洛家大少在賭桌上輸給了梵當斯一千億。”

宋紅顏手指在葉凡掌心畫了一個圓圈:

“抵消千億賭債的條件,就是洛家給梵當斯保駕護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