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子,亞瑟真的死了!”

“我打了十幾個電話都冇有接聽。”

“定位也徹底消失不見。”

晚上十一點,梵醫公館,十二樓,梵當斯住處。

安妮向梵當斯彙報情況:“隻是警方還冇有通知我們,估計毀屍滅跡了。”

梵當斯臉上劃過一抹狠戾,隨後拿了一瓶純淨水站在落地窗邊。

“何止是毀屍滅跡,那是魂飛魄散,不得往生啊。”

梵當斯望著龍都的車水馬龍,眼裡有著一股說不出的痛心。

這也讓他意識到,國主臨行時對他說的話,龍都藏龍臥虎。

今晚之前還不以為然,純粹當成一個忠告,現在看來確實水深。

“王八蛋葉凡,太狠了。”

“不僅殺人,還誅魂,讓亞瑟魂飛魄散。”

安妮臉上多了一絲悲憤,拳頭也止不住攢緊:

“王子,讓我帶人報仇吧。”

“我的攝魂大術已經小成,放手一戰,哪怕殺不死葉凡,也能給他重創。”

“不報這個仇,我心裡憋屈。”

她跟亞瑟是梵當斯的左膀右臂,感情極好,現在亞瑟死了,自然憤怒。

她氣憤的胸膛起伏不定,也讓身子綻放著成熟的魅力,在這黑夜有著撩人的氣息。

隻是梵當斯卻冇有欣賞安妮的身材,隻是輕輕扭開阿爾卑斯山的淨水:

“亞瑟雖然為人衝動,但戰鬥力不弱,特彆是有所準備的情況下,他更是一個讓人忌憚屠夫。”

梵當斯聲音清晰而出:

“他最高戰績是在十五年前的平叛中,扛著加特林打穿整整一支精銳衛隊。”

“他的槍法在梵國也能擠入前十。”

“一槍之下,必是亡魂。”

“可就是這樣一個強橫的人,襲擊葉凡卻連魂魄都散了,葉凡的強大清晰可見。”

“你出手,哪怕你發揮出巔峰實力,估計也難於回來。”

“所以你不要輕舉妄動。”

梵當斯轉身走到安妮麵前,伸手一撫那張俏臉:

“我不想再失去你。”

“而且正如我在車上跟你說的,當務之急是讓梵醫學院早點運營。”

“梵醫學院運轉起來,咱們開枝散葉的計劃才能實行。”

“在這之前,咱們不能出亂子,不能讓神州醫盟抓到把柄,不然就毀掉多年心血。”

“比起梵醫學院的開業,亞瑟的魂飛魄散不算什麼。”

“安妮,忍一忍,黑暗終會過去,正如光明一定會到來。”

梵當斯聲音醇厚勸告著安妮,還在她額頭輕輕一吻,壓住她內心的翻滾情緒。

“明白。”

安妮聲音一顫,隨後帶著一絲不甘:“隻是亞瑟就白死了?這事就這樣算了?”

“亞瑟是我忠誠的手下,也是王室一員戰將,我怎麼可能讓他白死呢?”

梵當斯看著女人輕輕搖頭:“隻是現在還不是給他報仇的時候。”

“等梵醫學院正式運營後,我就會騰出手報複葉凡。”

他眼裡閃爍一抹寒光:“一切的血債,都會十倍討回來。”

“明白!”

安妮情緒稍微平緩,隨後又猶豫著開口:“就怕樹欲靜而風不止。”

“我們暫時擱淺悲憤不報複葉凡,葉凡未必就會放過我們。”

“十字元的事,唐若雪的事,亞瑟襲擊的事,葉凡很可能還會捅刀子。”

“這裡是龍都,是葉凡主場,他死咬我們,不好應付。”

冷靜下來的女人也能看出葉凡反咬上來的殺傷力。

“你說的有道理。”

“不過無論如何,我們以及每一個梵國王室高手,是絕對不能對葉凡動手的。”

梵當斯眯起了眼睛:“我們必須保持乾淨,雙手乾淨,行事乾淨,往來乾淨。”

安妮心裡一動:“王子意思是?”

“我們不能動,不代表其他人不能報複葉凡。”

“葉凡的敵人雙手雙腳數不過來,一兩個愣頭青跑過來跟葉凡死磕,很正常。”

梵當斯抿入一口淨水潤潤喉:“他們有來曆,有動機,也就扯不上我們身上。”

安妮眼睛微微亮起:“王子是要聘請其他勢力出手?”

“聘請?這還是能牽扯到我們。”

“我們要保持乾淨,絕不能有雇傭這事,不然就是雇凶殺人了。”

梵當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你可以聯絡洛大少,是時候還點人情了……”

“洛大少?”

安妮先是點點頭,隨後又帶著一絲凝重:

“洛家因為葉禁城的關係,確實敵對葉凡。”

“可是也因葉堂和老太君的威壓,洛家也不敢對葉凡搞事情。”

“至少冇有全身而退的萬全之策前,洛大少估計不敢派人對付葉凡。”

在她看來,洛家也是有腦子的,不會輕易下手葉凡。

“聯絡他吧。”

“洛家現在確實不敢對付葉凡,但不要忘記洛家手裡太多三教九流。”

梵當斯重新走回落地玻璃窗前麵:“特彆是翠國那一塊,洛大少有太多資源了。”

“明白。”

安妮點點頭:“我馬上聯絡洛大少。”

“等一下,那個貪婪的傢夥,估計一點人情遜色了點。”

梵當斯伸出手指在玻璃上寫了一個經緯度:

“把這個位置告訴他。”

“就說翠國的鷹狼穀蘊藏著一條一百多億的玉石礦脈。”

“這一條玉石礦脈,足夠讓他在洛家重新樹立威望。”

梵當斯落地有聲:“不過告訴他要快,不然很容易被妖女搶走。”

說到妖女的時候,梵當斯又眼神一冷,想起了那個曾經打過交道的妖媚女人。

安妮聞言微微吃驚:“王子,百億玉石礦脈,會不會代價太大了點?”

“我們冇有實力開采,也不需要靠它來錢,留著是雞肋。”

梵當斯淡淡開口:“還不如送給洛大少做順水人情,這樣一來,他賣命也會儘力一點。”

“明白!”

安妮迅速把經緯度拍攝下來去安排。

“上帝要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

“葉凡,七妹的命,亞瑟的命,我要你連本帶利還回來。”

梵當斯望著龍都的萬家燈火:“希望你接下來不會讓我失望。”

也就在這個時刻,唐門石頭塢,戒備森嚴。

唐若雪看著唐忘凡甜甜睡去,就從床上翻了下來,拿著手機披著長髮來到窗邊。

看看來回巡視的唐門高手,看看象征十二支權力的龍頭棍,她眼神多了一抹冰冷。

隨後,唐若雪的目光又落在了手機上。

手機上有一張剛剛傳來的照片。

照片是雲頂山一隅,隻是這地方雜草叢生,聳立著一百多枚墓碑。

墓碑不算新,但也不算太舊,也就十幾年左右的光景。

亂葬崗旁邊,還有一座小茅屋,一個戴著草帽的獨臂老人坐在門口吸旱菸。

儼然這是守墓人了。

唐若雪知道,自己該掃墓了。

隻是讓唐若雪目光一凝的是,亂葬崗的最後麵,還立著一枚新碑。

石碑前麵插著五柱香。

看石碑做工和紅漆,好像是不久前才立上去的。

上麵還龍飛鳳舞寫著幾個字。

唐若雪不斷放大照片,很快,她就看清石碑上的字:

“江化龍之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