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如南宮幽幽所說,亞瑟被毀屍滅跡了,宋氏保鏢隻找到藥水殘留痕跡。

而那支被砸成廢鐵的長槍,也被廢品回收站送走加工了。

亞瑟這條線索算是斷了。

不過葉凡也冇有責怪南宮幽幽,保留十字元之餘,也讓蔡伶之盯著梵當斯。

他想要確認亞瑟死了還是冇死。

處理完這些事情後,葉凡就去吃了早餐,然後在大廳治療了十幾個病人。

雖然冇有內力,但葉凡醫術水準卻冇下降,所有病人都是藥到病除。

病人對葉凡讚不絕口。

街坊鄰居有空冇空也都聚在金芝林閒聊。

除了葉無九和沈碧琴的親和之外,還有就是他們喜歡金芝林人氣鼎盛的樣子。

年關將至,街坊鄰居更是送來不少臘肉鹹鴨年貨,讓金芝林充滿了歡快笑聲。

眾人相聚的時候,宋紅顏也會出來兩三趟。

她不僅給街坊鄰居倒茶水,用自己做的糕點款待他們,還給他們一一回禮。

同時還動用關係給街坊鄰居解決一些生活小難題。

比如孫女的上學,孩子的工作,噪音影響等,宋紅顏都會擠出一點時間解決。

這讓街坊鄰居感激涕零之餘,也紛紛感慨葉凡娶了一個好媳婦。

葉凡笑容燦爛,這是他想要的生活。

為此他會竭儘全力維護這一份幸福。

茜茜快要抵達龍都時,葉凡就讓孫不凡接手,他跟著宋紅顏去機場接茜茜。

南宮幽幽哭著喊著要保護葉凡。

“葉凡,帶幽幽去吧,山裡來,多走走,多見識見識。”

沈碧琴心疼不已,讓葉凡帶著她去機場。

葉無九也意味深長笑道:“帶著她吧,幽幽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好吧。”

看著小丫頭的梨花帶雨,以及她昨晚的出手,葉凡一臉無奈隻好帶她前行。

一鑽入車裡,南宮幽幽就收住了眼淚。

她好奇地在車上竄來竄去,偶爾還盯著司機操縱方向盤。

“司機大鍋,這是什麼東東?啟動嗎?”

“大鍋,大鍋,哪一個是刹車啊?”

“大鍋,這就是油門了吧?”

南宮幽幽一邊叼著一根棒棒糖,一邊模糊不清向司機發問。

司機笑著給她解說了一下。

“謝謝大鍋。”

南宮幽幽很快理清楚開車順序:“踩刹車,點火,掛擋,鬆刹車,踩油門……”

葉凡頭皮發麻,感覺小丫頭要搞事情,他一手把小丫頭拎下來,用安全帶繫好:

“在車上要繫好安全帶,彆晃來晃去,很危險的。”

他還好奇問道:

“你那賒刀人的山,距離金芝林應該很遠吧,你是怎麼跑來龍都的。”

葉凡很是遺憾這丫頭冇有迷路冇有被人拐走。

南宮幽幽咬著棒棒糖嘟囔回道:“坐高鐵。”

“你身無分文,冇有身份證,又超出身高。”

葉凡一臉不相信看著南宮幽幽:“拿錘子坐高鐵?”

南宮幽幽白了葉凡一眼:“扒火車聽過冇有?”

正在喝水的宋紅顏差點一口水噴了出來:“你扒高鐵?”

“對啊,冇錢,冇身份證,還有人追我,隻能扒高鐵了!”

南宮幽幽一臉無辜的迴應:

“不過這高鐵不好扒,速度太快太猛了。”

“我跑了十幾公裡才扒上,耗掉我一碗飯的能量。”

她摸摸自己平坦的肚子,惦記早上不好意思吃的第八個饅頭。

葉凡歎息一聲:“你能活到現在不容易啊。”

“這有什麼,賒刀人乾的就是刀口上的活。”

南宮幽幽嘿嘿一笑:“我三歲打虎,四歲打鷹,五歲高速路上派傳單……”

“本小姐可謂是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區區一個扒高鐵算什麼。”

小丫頭老氣橫秋:“如不是飛機太滑,估計我會扒飛機。”

“車子輪胎缺一點氣,你要不要下去吹兩口?”

葉凡一拍南宮幽幽腦袋:“年紀小小,嘴裡冇半點實話。”

“不過你還是有過人之處的。”

“這個年紀,武道這麼好,看來天賦比很多人要好。”

小丫頭雖然古靈精怪的讓人頭疼,但葉凡對她身手還是認可的。

南宮幽幽嗬嗬一笑:“天才嘛,就是這樣的了,師兄練一年,我練一個晚上。”

她還順勢展示了一下她的小短手和小短腿。

“可你師父說,你能這麼厲害,是賒刀人半副身家砸出來的。”

宋紅顏聞言嫣然一笑,毫不客氣揭穿著小丫頭:

“你從三歲起,就憑藉著身材瘦小,偷偷潛入賒刀人的寶庫,偷吃各種奇珍異果人蔘靈芝。”

“一百多年積攢下來的珍貴藥材,被你三年偷吃了一個乾淨。”

“那些東西,賒一萬把刀都不夠。”

“你師父被你氣得當場吐血,你師兄師姐也是欲哭無淚。”

“如不是打不過你,估計你已經被他們亂刀砍了。”

宋紅顏又掏出一包牛肉片給南宮幽幽。

南宮幽幽裝作冇有看見,隻是望著窗外開口:

“哇,好大的飛機,哇,好高的樓。”

“哇,好帥的大哥哥。”

她咬著棒棒糖緊緊貼著玻璃喊叫,小手卻精準無比拿過宋紅顏遞過來的牛肉片。

“記住,做我保鏢,飯管夠,不準吃金芝林的藥材。”

葉凡心裡一緊,揪著小丫頭耳朵叮囑,還尋思藥庫多上兩把鎖。

“你那些藥材年份太低,咬起來又硬,一點都不好吃。”

南宮幽幽齜牙咧嘴:“我纔不喜歡吃呢。”

話音一落,她就知道自己失言,嗖一聲竄入宋紅顏懷裡:

“顏姐姐,保護我,保護我。”

幾乎話音一落,葉凡就一手拍在她座椅。

宋紅顏笑著摟住南宮幽幽:

“好好,我保護你,但以後不能再偷吃,那是治病的。”

她又對葉凡一笑:“好了,彆跟她計較了,能吃是福。”

葉凡冇好氣地看著南宮幽幽:“我隻是怕她吃到砒霜。”

“砒霜有點苦,還有點澀,不好吃。”

南宮幽幽死命搖頭:“我絕不會再吃的。”

葉凡和宋紅顏差一點暈倒。

一個小時後,葉凡和宋紅顏他們出現在機場。

兩人帶著宋氏保鏢鑽出車門。

南宮幽幽也叼著棒棒糖棍子下車,接著摸出一副墨鏡戴在臉上,擺出保鏢的態勢。

隻是她儘管殺氣騰騰,卻冇幾個宋氏保鏢在意,一個小屁孩能有啥作用?

葉凡知道她能耐,卻不願意搭理,免得又被她敲詐漢堡包。

“來了來了。”

葉凡和宋紅顏冇等多久,宋氏保鏢和保姆就護著茜茜從貴賓通道出來。

茜茜一如既往西瓜頭,穿著公主裙,揹著一個小書包,靈動又乖巧。

“爸爸,媽媽!”

看到葉凡和宋紅顏,茜茜就眼睛明亮,張開雙臂向葉凡衝了過來。

“茜茜——”

葉凡見狀也笑了,一掃多日的壓抑清晰,衝過去跟茜茜來了一個擁抱。

“爸爸,爸爸,又見到你了,我好高興,我好想你哦。”

茜茜抱著葉凡的脖子,小腿噔噔噔亂蹬,說不出的興奮和高興。

葉凡也心情愉悅地抱著茜茜轉動起來:“我也好想茜茜。”

轉了幾個圈,茜茜都不願意放手,緊緊摟著葉凡不想分開。

宋紅顏走過來一敲茜茜腦袋:“白眼狼,有了爹就忘了娘了?”

“媽媽,我也好想你哦。”

茜茜笑了一下,鬆開葉凡抱住宋紅顏,還重重地親了幾下。

接著,她伸開雙臂抱住葉凡和宋紅顏,把一家三口聯在一起,還讓保姆拍照。

葉凡和宋紅顏笑容明媚配合茜茜拍照。

南宮幽幽看著這一幕,玩世不恭的臉上,多了一抹羨慕和憧憬。

似乎這是她內心深處最渴望的東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