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父親被拿下,高靜衝過去:“爹,爹——”

葉凡安撫一句:“高靜放心,你爹冇事。”

“媽,你冇事吧?”

宋紅顏衝到沈碧琴身邊:“受傷了冇有?來人,檢查一下。”

沈碧琴擺擺手:“我冇事,我冇事!”

幾個醫師過來攙扶沈碧琴坐下,還細心給她檢查起來。

“這究竟怎麼回事?”

葉凡看到母親冇什麼大礙,就讓人清場,還讓人把高山河帶去後院。

“葉少,對不起。”

高靜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無儘愧疚:

“我爹上半年嗜賭如命,去翠國把身家都賭了個乾淨,還欠下黑鴉高利貸。”

“我媽一氣之下跟他離婚,我也斷絕了對他經濟支援。”

“結果他就精神不正常了,天天喊著要去翠國賭命,要把失去的贏回來。”

她苦笑一聲:“好幾次偷跑去機場了。”

“輸紅眼了。”

葉凡輕輕點頭:“這也是他昨天被黑鴉一忽悠就跑去豪賭的要因。”

“我禁止他豪賭之餘,也帶他去幾個醫院檢查了,結果始終冇有效果。”

高靜撥出一口長氣,向葉凡倒著苦水:

“我也想過帶他來過金芝林,但你和惜兒這些日子都不在,我尋思等你們回來再說。”

“誰知兩個月前他病情更加嚴重,經常從家裡或醫院跑出去,我隻能帶他去看看梵醫。”

“梵醫治療的看似不錯,但實在是太反覆了。”

“而且梵醫收費實在太貴了,一個療程要十萬,一個星期幾乎一療程。”

“我雖然手裡還有錢,但感覺這樣燒錢也不是辦法。”

“因此聽到葉少和宋總回來,我就把父親從梵醫學院接了出來。”

“不過我在華醫門辦公室看到葉凡有些憔悴,尋思你剛回來幾天還冇有好好休整。”

“我就想著過兩天再去找葉少幫忙。”

“可冇想到昨天又發生黑鴉一事。”

“葉少不僅救了我,還救了我父親,更是答應今天替我看一看父親。”

“我早上看時間差不多就帶著我爹過來。”

“我爹來的時候還好好的,但到金芝林發現是看病,整個人就性情大變。”

“他不僅不肯留下來治療,還打傷了三個病人,劫持了倒茶的阿姨,讓我給錢給車看病。”

高靜一臉痛苦和愧疚把事情告知葉凡,同時不斷鞠躬表示著自己歉意。

接著她又跪下來要對沈碧琴磕頭:“阿姨,對不起,我爹混蛋。”

“原來是這樣,那不能怨你。”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隨後一把按住要磕頭道歉的高靜:

“自己人,不要這樣,而且我媽冇事,你不要自責。”

在葉凡看來,高靜也是一個可憐人。

沈碧琴也攙扶著高靜:“高靜,我冇事,冇事,你是好孩子。”

宋紅顏不在金芝林這些日子,高靜代替她時不時送東西過來,所以大家都熟悉。

“高靜,彆自責了,我來看看你爹,看看情況怎麼樣。”

葉凡冇有再廢話,走到五花大綁的高山河麵前,伸手給他把脈。

高山河已經甦醒過來,看到葉凡過來,就不斷掙紮不斷怒吼:

“放開我,我冇事,我冇事。”

“高靜,你腦子進水,你爹我已經好了,不用看病了。”

“你讓這些庸醫滾開,不要把你爹冇病弄成重病。”

他一副很是清醒的樣子。

“我爹有時瘋狂,有時清醒。”

高靜冇有理會父親,對著葉凡講述病情:

“在梵醫學院的時候特彆清醒,不僅整個人言談舉止正常,還能記起他跟我小時候的時光。”

“可一離開梵醫學院,最多十二個小時,整個人就變得暴躁不已。”

“二十四小時內如不把他送回去,他能讓整個小區雞飛狗跳。”

高靜很是頭疼:“砸玻璃、捅入、燒車,什麼都乾得出來。”

“明白。”

葉凡輕輕點頭,手指在高山河脈搏不斷探尋,眉頭緊皺。

片刻後,葉凡鬆開了手指,眸子深處多了一抹光芒。

高靜小心翼翼問出:“葉少,我爹能治好嗎?”

“你爹確實是豪賭輸光受到了刺激。”

葉凡收回了手指:“這個刺激,不僅讓他精神分裂,還讓他變出了雙重人格。”

“這病情慢慢治療慢慢陪伴,還是很有可能讓他好起來的。”

葉凡歎息一聲:“但梵醫介入卻讓你爹病情變得複雜。”

高靜心一揪:“怎麼說?”

“你爹雙重人格原本勢均力敵。”

“按照正常的治療,應該扼殺負麵的人格,把正麪人格扶持起來。”

葉凡看著高靜開口:“但這樣耗時比較久,效果也難於馬上看到。”

“需要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葉凡冇有告知,他和蘇惜兒可以用醍醐灌頂直接扼殺負麪人格,畢竟風險太大了。

“梵醫用精神念力壓製正麪人格,把負麪人格扶持起來占據主導地位。”

“如此一來,你就能很快看到你爹治療有效,雖然暴戾,但說話都變得正常。”

“隻是梵醫這種扶持難於持久,或者說他們刻意為之,讓負麪人格擔心正麪人格翻盤壓製自己。”

“所以時間一長,感受到正麪人格的反攻,負麪人格就焦慮不安。”

“它擔心自己扛不住正麪人格進攻,就想要跑回梵醫學院繼續得到支援。”

“在負麪人格中,梵醫學院的治療是有利於它的,所以你爹就渴望去那裡一直治療。”

葉凡努力組織語言把高山河病情簡單明瞭告訴高靜。

“什麼?”

“梵醫學院扶持我爹的負麪人格?這豈不是讓他情況變得越來越惡劣?”

高靜大吃一驚:“他們怎能這樣子做呢?”

宋紅顏也抬起頭:“這梵醫還真是其心可誅啊。”

“因為真善美人格不會想著壓製邪惡人格,而不斷去尋找梵醫治療來協助自己壓製。”

葉凡輕聲給高靜解惑:“唯有邪惡人格會想著一直主導。”

“而這對於梵醫來說,不僅能讓家屬迅速見到治療效果,還能讓患者犯上想要不斷治療的癮。”

“畢竟到了梵醫學院,負麪人格吃香喝辣,還能鞏固地位,被負麪人格主導的病人怎不高興?”

“犯癮了,也就意味著你們要不斷送錢。”

“一個星期一個療程,一個療程十萬,一年一個病人幾百萬進賬。”

“這是天文數字的生意啊。”

說到這裡,葉凡眼睛多了一抹光芒:

“隻是不知道這個治療,純粹是一個梵醫所為,還是整個梵醫學院……”

他感覺,他跟梵當斯的交鋒很快要到來。

幾乎同一時刻,大廳播放的電視響起了一則新聞:

“最新訊息,備受關注的梵醫學院,已經找到一家國際銀行擔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