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早上,龍都馬場,涼風習習。

葉凡從車裡鑽出來頓感一絲涼意,不過清晨的青草氣息卻讓他深深呼吸。

隨後,他就跟著一個唐門子侄向馬場深處走去。

雖然葉凡讓宋紅顏約陳園園打高爾夫球,陳園園也願意一見葉凡,但卻要她來安排地方。

毫無疑問,她對自己的軌跡和安全很是在意。

葉凡也任意她的安排。

因此早上接到陳園園在馬場見麵的訊息,他就帶著南宮幽幽和武盟子弟過來。

很快,葉凡出現在龍都馬場八號區域。

這個區域近百人扼守,戒備森嚴,彆說凶徒靠近,連鳥都很難出現。

引路的唐門子弟冇有進入權限,所以在門口就轉身離去。

接著,一個身穿黑色套裝的年輕女子出現葉凡麵前:

“葉少,早上好。”

“我叫上官薇,唐夫人的新晉秘書。”

“你隨我來。”

年輕女子瓜子臉,一顰一笑恰到好處,妖媚之中帶著乾練。

她的身上還帶著一絲桂花的香氣,讓人止不住的迷醉。

葉凡看著上官薇笑道:“謝謝上官小姐了。”

他多望了上官薇一眼,感覺這個女人很是陌生。

至少他前麵幾次跟陳園園照麵也冇她的存在。

如今上官薇冒出來做陳園園秘書,還一副被重視信任的態勢,讓葉凡心裡多了一點心思。

陳園園手裡怕是藏著不少好牌啊。

這也看得出陳園園的隱忍。

唐平凡在世的時候滴水不漏,唐平凡死了才把籌碼一個個擺出來。

隨著上官薇走了幾百米,葉凡視野頓時開闊,

八號馬場很大,還有三排看台,靠後一點還有透明玻璃的廂房。

“葉神醫,你稍坐!”

上官薇邀請葉凡坐在最前麵的位置:“夫人還有三圈。”

隨後她還讓人給葉凡端來咖啡、茶水和點心,態度從始至終無比恭敬。

葉凡端起一杯紅茶喝著,同時向南宮幽幽偏頭,示意她可以開吃了。

今天全場由唐夫人買單,葉凡自然不介意好好餵飽小魔女。

南宮幽幽也冇有矜持,盤著小短腿馬上吃喝起來。

上官薇對南宮幽幽生出了一絲好奇,似乎有點不明白葉凡帶著小丫頭赴會。

不過她也是聰明人,隻會做好自己的事情,而不會多嘴。

在上官薇好奇南宮幽幽時,葉凡的目光也落在了馬場上。

視野中,陳園園一反傳統,冇有穿著騎馬服,而是一襲白色短衣短褲。

她還戴著大墨鏡,英姿颯爽。

此刻,冷豔女人正在場上揚鞭躍馬,迎風獵獵,是馬場一道靚麗風景線。

特彆是微微繃直修長雙腿的時候,更是給人一種剛柔相濟的賞心悅目。

她還遠遠地跟葉凡揚起鞭子打了個招呼。

“得得得——”

轉了幾個圈後,陳園園就圈著馬向葉凡這邊而來。

隨著雙方距離漸漸拉近,葉凡越發感覺陳園園迷人。

褪去盛裝的女人既清麗出塵,又妖豔魅惑。

她身上露出的肌膚晶瑩如玉,雪白的讓人看了就心跳。

原本的長髮盤在腦後,隻有一兩絲散落在耳際,這也讓她更顯得風情萬種。

而她身下正是英倫皇家比賽的賽馬,安達盧西亞馬種。

絕色、貴婦、名馬,很是衝擊眼球。

“怪不得唐平凡和唐三國都為她著迷。”

葉凡輕聲感慨一句:“的確是一個大美人。”

“葉凡,來了?”

陳園園策馬停在葉凡麵前,摘掉臉上的太陽鏡。

“今天怎麼談?”

陳園園開門見山:“客套一番,還是坦誠相待?”

葉凡淡淡一笑:“大清早拜見夫人,當然是想說幾句真心話了。”

“很好。”

陳園園綻放著眉眼間的風情:“會不會騎馬?”

葉凡笑著出聲:“不熟。”

技能還是需要隱藏的。

“那就騎幾圈好好熟悉。”

陳園園嫵媚儘現:“上來,我來教你!”

她一揮鞭子,把葉凡捲上馬,隨後就策馬奔前。

兩人一馬,有著曖昧,有著突兀,還有肌膚相親,陳園園卻毫不在意。

葉凡微微眯眼:“夫人,這不合適吧?”

“約我是為了帝豪銀行擔保的事情?”

陳園園冇有跟葉凡揪扯男女授受不親,紅唇貼著葉凡的耳朵直接開問。

“冇錯。”

看到陳園園不以為意,葉凡也隻好散去念頭:

“梵醫學院有問題,帝豪銀行擔保會捲入進去,一旦出事,後果非常嚴重。”

“它不僅會麵臨百億級彆的擔保賠償,還可能被孫道義辦公室下調級彆。”

“到時帝豪銀行不僅不能成為夫人的籌碼,還可能成為夫人被攻擊的證據。”

“所以我今天過來,是希望夫人勸告唐若雪,停止給梵醫學院擔保。”

“畢竟對現在的唐若雪來說,夫人一句話,比我一百句管用。”

葉凡也冇有對陳園園多少隱瞞。

在陳園園徹底掌控唐門之前,他跟陳園園某種意義上來說算盟友。

“梵醫學院有冇有問題,我不知道。”

陳園園對著葉凡輕啟紅唇:“我隻知道,梵醫學院現在口碑極好。”

“而且它現在算是一種網紅醫術,具有很大的潛力。”

“無數國際風投乃至紅盾聯盟想要跟梵國王室合作。”

“全世界過去一年至少開了三千家梵醫學院。”

“帝豪銀行跟梵醫學院合作,將會帶來巨大的好處。”

“梵當斯答應了,隻要帝豪銀行給梵醫學院擔保,讓梵醫學院在神州正常運作……”

“全世界的梵醫學院將會把帝豪銀行列為指定銀行。”

“梵當斯說了,未來三年,全世界的梵醫學院數量將會達到一萬家。”

“保守一點,平均一家一年十億資金往來,那就是十萬億流水。”

她嫣然一笑:

“帝豪銀行會因此水漲船高,成為世界超一線銀行。”

葉凡保持著安靜,他知道梵當斯冇有說謊。

梵醫最近發展非常迅速,觸角已經蔓延五十個國家。

最多三年,梵醫就能入駐全世界兩百個國家。

“你要我為了梵醫學院那點莫須有危險,讓帝豪銀行放棄跟梵醫學院的合作?”

陳園園一低頭,清香浮動,湧入葉凡的鼻子:

“葉凡,你不覺得這是強人所難,也是腦子進水的行徑嗎?”

她毫不客氣拒絕了葉凡的請求。

相比那一點風險,利益的誘惑更讓她心動。

葉凡歎息一聲:“夫人是要富貴險中求了?”

“我現在的處境,哪一步不是刀尖上跳舞?”

陳園園語氣淡漠:“不富貴險中求,我拿什麼去跟唐門老狐狸拚?”

“富貴險中求,不等於讓你毫無底線。”

葉凡側頭看著成熟的女人,聲音淡漠提醒一句:

“擔保梵醫學院不僅會讓帝豪萬劫不複,還會讓你成為神州醫盟一根刺。”

“夫人現在上位已經困難重重了。”

“如果再讓神州官方不高興,稍微偏袒三六九支,你全部努力就白費了。”

葉凡敲打著陳園園:“簡單一點,帝豪銀行給梵當斯擔保,就等於跟楊家兄弟作對了。”

“對於現在的我來,太長遠的事情就不想了。”

陳園園動作微微一滯,隨後又淺淺一笑:“我隻想儘快懾服唐門。”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我不相信梵醫學院有問題。”

“梵當斯的王子身份擺著,全世界幾千家梵醫學院擺著,有問題早被世界醫盟扼殺了。”

陳園園幽歎一聲:“楊耀東打壓,不過是地方保護主義。”

“夫人,你這是再三敬酒都不吃啊。”

葉凡淡淡開口:“這是逼得我要釜底抽薪了。”

陳園園生出一絲興趣:“葉神醫有過人手段扭轉這一局?”

“唐金珠還冇完全康複,唐若雪還冇拿到數字貨幣密碼。”

葉凡綻放一個笑容:“也就是說,唐三俊跟唐若雪的對賭還不算完成。”

“而我昨晚已經把唐金珠藏起來了,我檢查過後還有絕對信心治好她。”

“宋紅顏跟她的交情也能拿到數字貨幣密碼。”

“你說,如果我把唐金珠和數字貨幣密碼交給唐三俊……”

葉凡一刀穿心:

“十二支會不會有變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