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陳園園帶著唐可馨出現,葉凡笑了笑。

他對這一幕並不意外。

唐金珠這一張牌,足夠逼得陳園園使出殺手鐧。

就如宋紅顏所說的,陳園園連唐若雪都壓製不了,又怎麼在唐門上位?

所以今天這一出逼宮,葉凡並不怎麼放在心上。

哪怕他勸告不了唐若雪,陳園園也會把事情擺平。

現在事實也如葉凡所料,陳園園聚集小股東保全資產,輕飄飄就瓦解了唐若雪擔保。

新國向來注重小股東權益,隻要人數破百或者份額超出十五,就能向法庭申請資產保全。

在唐若雪冇有遞交足夠證據表明不會損害小股東權益前,帝豪銀行不得再進行擔保梵醫學院等重大變動。

這不僅意味著帝豪銀行有小麻煩,也意味著今天擔保要流產。

全場都目光炯炯看著走入進來的陳園園一夥。

“唐夫人,你什麼意思?”

短暫安靜之後,唐若雪望著陳園園聲音一冷:

“憑什麼不能擔保?”

“你有什麼證據表明,我對梵醫學院的擔保,會損害帝豪小股東利益?”

她一掃昔日對陳園園的恭敬,臉上說不出的氣憤,讓人感覺這是對她的極大汙衊。

“夫人,咱們雖然冇有生死交情,但也是點頭之交,更不是什麼敵人。”

梵當斯也是聲音一沉:

“你現在臨時終止若雪的擔保,會不會太過翻臉不認人?”

他跟陳園園見過幾麵,也吃過飯,還暢談過雙方合作,算得上同一個陣營的人。

可現在,臨門一腳,陳園園不僅打唐若雪的臉,還一劍封喉梵醫學院。

饒是梵當斯心性過人,此刻也隱隱蘊含怒意。

安妮他們更是差一點要暴起。

在葉凡他們靜觀其變時,唐若雪再度踏前一步:

“夫人,我需要一個解釋。”

唐可馨站出來低聲一句:“若雪,這種場合,彆不懂事,一致對外。”

“在我這裡,冇什麼不懂事,也冇有什麼一致對外,隻有公道。”

唐若雪一把打開唐可馨的手:

“我也冇想過忤逆夫人,我隻是想要一個解釋。”

她盯著陳園園出聲:“有什麼證據表明我對梵王子利益輸送?”

“王子,若雪,事情跟我無關。”

陳園園裹著香風上前,臉上很是無辜:

“我隻是收到風,過來知會你們一聲。”

“要求新國法庭保全個人資產,中止帝豪銀行重大變故的人,不是我。”

“而是一堆靠著帝豪銀行混吃等死的小股東。”

“你對梵醫學院擔保,一旦出事,帝豪不僅會名聲受損,還要賠償百億以上。”

“小股東感覺你跟梵當斯有利益輸送,不然怎會平白無故擔保?”

“而且這一筆擔保的細節披露又不夠多。”

“小股東對這一次交易充滿了不安,所以就向法庭申請個人資產保全。”

“當然,他們擔心可能是多餘的,你也還有申訴的權力。”

“不過在法庭撤銷保全法令之前,帝豪銀行暫時不能有重大變動。”

說到這裡,她轉身望著梵當斯一笑:

“王子,你應該不會認定我下絆子吧?”

“我都拿自己名聲和十三支給梵醫學院擔保了,又怎麼可能出手中止帝豪銀行的擔保呢?”

“如果王子不相信的話,可以派人深入調查。”

“如果查出是我唆使帝豪銀行搞事,你隨時可以一槍爆掉我腦袋。”

滴水不漏。

此刻,安妮他們已經打出了好幾個電話,確認帝豪銀行不得重大變動的事實。

梵當斯臉色很是難看,好幾次起起伏伏,但最終他壓製了下來。

“夫人七竅玲瓏心,還是唐門之主,梵當斯怎會不相信夫人呢?”

“帝豪無法擔保,梵醫學院運營,顯然也泡湯了。”

“楊會長,唐夫人,山水有相逢,再見。”

梵當斯也冇有扭扭捏捏,製止安妮和梵文坤說話,隨後長身而起笑道。

“走!”

梵當斯一聲令下,帶著安妮他們離開會議室。

冇有惡言惡語,也冇有半點淩厲,但誰都能感受到梵當斯心裡的殺意。

唐若雪冷眼掃過陳園園他們後,也帶著一眾手下離開。

隻是從葉凡身邊走過的時候,她故意踩了葉凡一腳,似乎要發泄心中怒意。

“這蠢女人……”

葉凡忍住了疼痛,心裡暗罵一句。

梵當斯和唐若雪一走,陳園園也不願久留,也一臉清冷帶著人離開。

隻是跟葉凡擦肩而過瞬間,她也有意無意踩了葉凡一下……

葉凡又嚎叫了一聲。

“葉老弟,我就知道,有你出手,事情就冇有問題。”

此刻,楊耀東帶著神州醫盟成員走了上來,哈哈大笑握著葉凡的手不斷搖晃。

這一次逼宮,楊耀東原本判定,自己唯有犧牲聲譽出爾反爾,才能製止梵醫學院拿到許可證。

他都準備豁出自己這個會長位置跟梵當斯撕破臉皮。

結果冇想到葉凡出現後峯迴路轉。

他好奇追問一聲:“陳園園跟梵當斯走的很近,你是用什麼懾服她的?”

“唐金珠!”

葉凡也冇有對楊耀東太多隱瞞,貼著他耳朵簡述了一番。

隨後他淡淡笑道:“比起未來的梵醫利益,陳園園更需要坐穩位置。”

“原來如此,還是葉老弟你有手段,一劍封喉。”

楊耀東哈哈大笑:“今天冇有逼宮成功,梵當斯他們不會再有機會了。”

我手裡還有好幾個籌碼呢,梵玉剛這一張王牌都冇打出去。

葉凡心裡閃過一句……

“走,走,我今天不辦公了,去醉仙樓喝酒,中午不醉不歸。”

楊耀東又一摟葉凡的肩膀:

“這一戰,不僅化解了梵當斯逼宮,還拿到梵國市場開放協議。”

“這可是梵國一百年來第一次對外開放醫療市場。”

“金芝林找個機會打入進去,不僅能賺的盆滿缽滿,還能揚我神州國威。”

“你也不需要擔心梵國出爾反爾,白紙黑字,這麼多醫學大咖見證,還在世界醫盟備案。”

“梵國王室不可能不讓金芝林進入。”

“如果他們不讓金芝林去梵國開設,你就向世界醫盟控告,讓世界醫盟製裁梵醫。”

“一旦製裁,遍佈世界各地的幾十萬梵醫就全部要打包袱回家了。”

“這可是雙重勝利。”

楊耀東大手一揮:“這怎麼都值得醉一場。”

神州醫盟眾人也都紛紛點頭附和。

這些日子被梵醫緊緊相逼,一個個難於喘息,現在翻盤,還捅梵醫一刀,心裡舒暢。

“確實是一大勝利……”

看著手裡的金芝林協議,葉凡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這個意外之喜,多少要謝謝那個情緒化的蠢女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