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頂山亂葬崗,還是唐若雪熟悉的場景。

雜亂的墓地,破舊的茅屋,山峰特有的濕氣,一切都好像冇有改變。

但又好像有些不同,墓碑全都換成新的,而且都有名字。

隻是墓碑上的名字並冇有沖淡陰森,反而給人一股生命肆意凋零的感覺。

幾個閱曆豐富的唐門保鏢見狀也是打了一個寒顫。

唐若雪把高跟鞋踢掉,換了一雙布鞋,隨後徑直往亂葬崗深處走去。

她冇有理會茅屋,冇有理會緩緩走出的獨臂老人,隻是來到最後麵的江化龍麵前。

近距離審視,唐若雪再度確認是江化龍三個字。

“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唐若雪看著墓碑低聲一句:

“他是死在我和我爹手裡的人,是敵人,有什麼資格出現這裡?”

她今天怎麼都要一個答案。

幾乎是話音落下,身邊就多了一個枯瘦身影,獨臂老人提著一個籃子歎息一聲:

“他其實不是敵人,他也是你爹一個朋友。”

“一個時刻想要殺回中海東山再起的朋友。”

“他還不止一次勸告你爹,等他在中海重新站穩腳跟,他會想法子扶持你爹再爭唐門。”

“你爹對江湖早已心灰意冷,不止一次婉拒江化龍的好意,還勸告他不要再回中海折騰。”

“可是江化龍不聽,在境外積攢了一批勢力,又跟汪翹楚搭上線,就跑回中海爭霸。”

“可惜因為葉凡的出現,不僅他爭霸計劃受阻,還橫死了江世豪。”

“江世豪一死,爭霸無望,還受到背後資本拋棄,江化龍就失心瘋要殺葉凡報仇。”

“江化龍殺掉唐熙鳳他們,還要對你和葉凡大開殺戒。”

“你爹實在無奈,隻好藉助你的手殺掉江化龍。”

“阻止不了老朋友送死,還親手殺掉老朋友,更是成全你上位十二支。”

“你爹心裡很是愧疚,就叮囑我給江化龍收屍。”

“但唐平凡當時未死,我無法給他立碑,隻能這樣草草埋著。”

“現在唐平凡和唐石耳他們死了,也冇有人再盯著雲頂山,我就把他們名字都刻上去。”

獨臂老人把話說完之後,就蹲下來擺上香燭紙寶,還給江化龍倒了一杯白酒。

紙錢點燃,燒出一股淡綠色光芒,刺激著眼球。

“江化龍是我爹朋友……”

唐若雪身軀一顫:“他真是我爹朋友。”

她心裡受到了衝擊,有點無法接受,自己打死了父親的朋友。

這亂葬崗上的墳墓也有她一份。

而且她也是踩著江化龍屍骨上位的。

想到這些,她就說不出的掙紮。

“你不要有精神壓力。”

獨臂老人看出唐若雪心裡的糾結,沉穩的聲音如山風徐徐吹過:

“是江世豪綁架你引發了事情衝突。”

“而且江化龍當時已經失心瘋,連你爹的話都不聽了,一意孤行複仇。”

“你不殺死他,他就會殺死你們。”

“再說了,現在給他一個歸宿,也算對得起他做你墊腳石了。”

他把酒瓶遞給了唐若雪:“你給他再敬一杯酒,昔日的事情就過去了。”

“他是我爹的朋友,我殺了他,還踩著他屍骨做十二支主事人。”

唐若雪端著酒杯微微顫抖:“事情真能這樣就過去了嗎?”

殺掉江世豪,她不會有負疚感,殺掉素不相識還行凶的燒屍工,她也能夠自我安慰。

但加上唐三國的朋友這一層身份,唐若雪心裡就多少有些難受。

“好了,彆想太多了,想多了自我煩惱,而且於事無補。”

獨臂老人安撫唐若雪:“當務之急,是要向前看。”

“做好自己的事,走好自己的路,纔是最重要的,也才能讓你爹欣慰。”

接著他還從口袋掏出一個十字元遞給唐若雪:“這東西還給你。”

十字元,正是梵當斯給唐忘凡的那個。

它被葉凡破掉上麵的邪術後,梵當斯一度想要丟掉,唐若雪把它留下做紀念。

不過唐若雪冇有留在手裡太久,隔天就讓人把十字元送來給獨臂老者過目。

唐若雪握著冰冷的十字元開口:“這十字元真有算計?”

“這十字元就如我發給你的訊息所說,上麵冇有什麼靈力,隻有被扼殺掉的邪靈。”

獨臂老人淡淡開口:“它裡麵原本留著某個邪惡魂魄,需要小孩子的精血和純淨來溫養。”

“唐忘凡佩戴著它,會因為邪惡魂魄的吸收,失去精氣神鬨騰,變成乖巧的孩子。”

“但時間一長,孩子就會慢慢萎靡下去,輕則身體變成乾瘦,重則整個人變成呆滯。”

“估計是梵當斯要用它掌控唐忘凡對付你。”

“不過被葉凡發現端倪扼殺掉了邪靈。”

獨臂老人輕笑一聲:“唐忘凡也算是逃過一劫。”

唐若雪盯著十字元沙啞出聲:“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怎麼說也是在鐘家做過供奉的人,十字梵的小把戲還是能看穿的。”

獨臂老人玩味出聲:“再說了,你心裡也早就相信我的判斷,不然你怎麼會擺梵當斯一道?”

“你是鐘家人……”

唐若雪好奇追問一聲:“鐘家不是被洛家早滅族了嗎?”

“鐘家確實滅族了,我這個供奉的手都被洛家砍掉一隻。”

獨臂老人拿起酒瓶灌了自己一口,滄桑臉上帶著一股苦笑:

“我能活到現在,純粹靠你爹冒險救了一命,以及改頭換麵避開洛家耳目。”

“不然我隻怕連入亂葬崗的資格都冇有,早被洛家剁成肉醬喂狗了。”

“不過這些都過去了,也不重要了。”

“我現在的唯一價值,就是打理這一片亂葬崗,以及替你爹看著你慢慢成長。”

“你這一次不僅坑了梵當斯一把,還逼得陳園園讓帝豪棋子浮出水麵。”

“這次去新國聆訊,是你徹底掌控帝豪銀行的機會。”

他補充一句:“清理完這一波,帝豪銀行就徹底屬於你們母子了。”

“浮出水麵又怎樣?通過聆訊又怎樣?”

唐若雪戲謔一笑:“我手裡冇幾個可用可靠之人,就是金山銀山擺著也難於拿穩。”

不再情緒化的女人能一眼看到自己的缺陷。

隻是她的情緒就跟吸菸一樣,誰都知道吸菸有害健康,卻依然無數人趨之如騖。

“你爹能夠掏心掏肺的朋友基本被唐平凡殺光了。”

獨臂老人側身看著唐若雪淡淡開口:

“有些盟友冇死,還能耐巨大,但卻不能信任,比如陳園園。”

“不過還是剩下幾個人是可以信任和任用的。”

“他們失蹤這麼多年,改頭換麵,小心翼翼活得跟耗子一樣。”

“現在唐平凡死了,你也需要用人,他們也是時候出來了。”

“這份名單有三個名字,是你爹最後能信任的人了,也是你爹最後的家底了。”

“聯絡他們,帶著他們去新國。”

“我想,他們會幫上你不小忙的。”

獨臂老人拿出一疊紙錢,隨後捏住一張遞給了唐若雪。

花綠綠的冥鈔上歪歪斜斜寫著三個名字和電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