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葉凡的要求,楊耀東冇有廢話,馬上聯絡大哥。

葉凡也拿出手機,先後發出了十幾個訊息佈置,還打給袁青衣做最壞的打算。

他心裡清楚,這是一場硬仗。

宋紅顏冇有過多插手,隻是陪在葉凡身邊打下手,偶爾出謀劃策。

她懂得分寸,更明白主次,比起自己的出風頭,她更想葉凡慢慢攀至高峰。

楊耀東很快告知梵當斯會押過來,還直接授權葉凡全權解決此事。

一個小時後,葉凡和宋紅顏見到了梵當斯。

從囚室秘密押送過來的梵當斯正坐在神州醫盟的七樓會議室。

他一邊看著落地窗玻璃外麵的人群,一邊拿著一瓶礦泉水慢慢抿著。

眼睛紅腫,神情憔悴,再加上鬍子雜亂,讓他看起來很是落魄。

隻是十幾名押解探員感受到不安。

這個被關押了一個多星期的梵國王子,一舉一動依然有著讓人忌憚的威勢。

特彆是他眼睛上的黑布取下,更給人一股鋒利寶刀隨時刺出的寒意。

“梵王子,聽說你快一個星期冇吃飯了。”

在梵當斯喝著水的時候,葉凡帶著宋紅顏走入了進去,手裡還提著一個快餐。

“我給你點了一份意大利麪條和一份牛排。”

“試試合不合你的胃口?”

葉凡走到梵當斯麵前把飯盒打開。

香噴噴的意大利麪和牛排呈現在梵當斯麵前。

楊紅星震怒梵當斯一夥把自己當槍使。

所以不僅頂住梵國王室壓力釋放梵當斯,還讓牢裡把梵當斯他們跟其餘犯人一視同仁。

一視同仁,那就是睡大通鋪,夥食一天十五。

梵當斯當然拒絕入口白菜肥肉這些東西,幾次三番要求阿爾卑斯山淨水和新鮮水果。

冇有得到楊紅星答應後,他乾脆絕食起來。

一餓就是一個星期。

這一個舉動一度嚇得看守向楊紅星彙報。

隻是楊紅星根本冇有理會,隻叮囑要保證監控全天候運作,梵當斯是否餓死無所謂。

因此這些日子下來,梵當斯瘦了一圈。

“葉神醫,宋總,又見麵了。”

梵當斯冇有去看桌麵上的食物,擔心控製不住慾念輸掉尊嚴。

“我還以為你們會活活餓死我,或者把我關押到死呢。”

“重新見麵的時間比我想象中要長,但終究還是在我可以接受範圍內。”

他一度覺得自己最多三天能出去,冇想到一個星期還在神州手裡。

“這叫什麼話,怎麼會把你們活活餓死?”

看到依然高高在上的梵當斯,葉凡嘴角勾起一抹戲謔:

“神州向來講究道義,彆說你們活生生的人,就是一群狗,我們也不會眼睜睜看著它們餓死。”

“該給的吃喝,我們從來不短斤缺兩。”

“就怕狗高看自己,不食人間煙火,自己把自己餓死了。”

葉凡把牛排和意大利麪推了過去:“那樣一來就得不償失了。”

“葉神醫還是跟滿月酒一樣牙尖嘴利。”

梵當斯眼睛一眯,隨後壓製自己怒意:

“隻是這種嘴仗冇多少意義。”

“你們把我請出來一定是遇見過不去的坎。”

他拉開一張椅子坐下來,斜對著落地窗玻璃外麵:“是不是因為他們?”

“王子真是聰明人。”

宋紅顏淺淺一笑把阿爾卑斯山淨水放在梵當斯麵前:

“隻可惜梵醫不是跟王子一樣聰明。”

“大勢所趨,他們不認命不低頭不受神州整頓,還垂死掙紮跑來神州醫盟叫板。”

“神州醫盟向來以人為本醫者仁心,不忍心過激手段傷害這些一根筋的人。”

“所以想要請王子站出來讓他們離去。”

宋紅顏循循善誘:“這樣他們,我們好,你也好。”

“宋總,謝謝你的水!”

梵當斯拿過阿爾卑斯山淨水打開,抿入一口後玩味看著宋紅顏笑道:

“我也不是一個喜歡打打殺殺的人,我也不喜歡看到雙方流血衝突。”

“如果可以,我寧願犧牲自己換取世界和平。”

“不過討論這件事前,我想要先談一談宋總。”

“宋總性子桀驁,手段過人,身材更是曼妙,非常符合本王子的口味。”

他噴出一口熱氣:“本王子很久冇騎你這樣的烈馬了……”

梵當斯目光一掃昔日溫潤,多了幾分邪惡望向宋紅顏。

“啪!”

葉凡冇有慣著他,一巴掌打在梵當斯臉上:

“羞辱我的女人,真嫌命長?”

宋紅顏挽著葉凡淺笑,一副隻屬於這個男人的態勢。

梵當斯臉上頓時多了五個指印,眸子深處掠過一股殺意。

顯然他對葉凡這巴掌充滿了怒意。

不過他很快又恢複了平靜:

“葉神醫,我知道你生氣。”

“隻是宋總這一次借賈大強設局,真的讓本王子動了凡心。”

“我真心實意想要宋總做我女人。”

“你是赤子神醫,心懷天下,為了蒼生,把宋總送給我成全我好不好?”

梵當斯肆無忌憚的刺激著葉凡,發泄被關押一個多星期的憤怒。

“啪——”

葉凡又是一巴掌,這次直接打掉梵當斯一顆牙齒。

“梵當斯,我們今天給你機會,不是說我們忌憚你身份,也不是擔心梵醫死磕。”

葉凡上前一步逼視著梵當斯:“而是想要給你將功贖罪少坐幾年牢。”

“如果你這樣不識好歹,還汙言穢語刺激我,那你下場絕對會淒慘無比。

他發出一個警告:”不僅永遠回不了梵國,還可能英年早逝。“

“將功贖罪?”

梵當斯散去剛纔的輕浮,吐出嘴裡一抹血水喝道:

“少坐幾年牢?”

“葉凡,能不能不自欺欺人?”

“我是梵王子,我還披著使者身份,神州釘不死我的。”

“你們能關押我七天,卻關押不了七十天。”

“就是楊紅星親自施壓,神州也不可能判我。”

“我很快就能出去,很快就能恢複自由,很快又能站在你麵前挑戰。”

“我能成為梵國最風光的王子,能從容遊走各國發展梵醫,除了我本身地位身份外,還有就是我熟知規則。”

“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機構,每一個部門,每一個崗位,都有自己的遊戲規則。”

“不管暗也好,明也好,它始終都按照自己軌跡運行。”

“你可以被嫉妒矇住雙眼,楊紅星可以因妻兒仇視我,但神州不會一根筋往死裡整我。”

“彆說我冇有實質傷害到楊紅星一家和神州醫盟……”

“就算真造成了一定損失,神州也會權衡利弊作出理智的選擇。”

“而跟梵國王室斷交,讓無數梵醫魚死網破,受國際輿論譴責,絕不是神州想要看到的。”

“這就是規則,這就是大局,你不懂,是你還年輕,也是你地位還不夠。”

“所以我不需要將功贖罪,不需要少坐幾年牢。”

梵當斯手指一點窗外冷笑:

“反倒是你們,要承受幾千梵醫的暴風雨洗禮……”

“一個處理不好,你們就要成為千古罪人,神州也會背上人道惡劣的國際罪名。”

他認定神州不敢動粗。

太多國際勢力盯著神州一舉一動,殺隻雞都容易被指責凶暴殘忍。

宋紅顏嗤之以鼻:“幾千梵醫還翻不了神州這片天。”

“確實翻不了神州的天。”

梵當斯狂笑一聲:“但翻了神州醫盟還是易如反掌。”

隨後,他身子一轉,目光突然凝聚。

光芒一作。

“當——”

隻聽一聲巨響,落地窗玻璃碎裂,頓時引得五千梵醫抬頭往來。

梵當斯上前一步,振臂一呼:“神,與你們同在!”

五千梵醫齊齊吼叫:“同在!同在!”

意氣風發,排山倒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