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少!”

葉凡受傷的第二天早上,沈紅袖出現在金芝林

她裹著一身黑衣,揹著一個吉他盒,戴著口罩,腳步匆匆走入後院。

後院的躺椅上,靠著臉色蒼白悠哉喝藥的葉凡。

葉凡中槍,宋紅顏原本要把葉凡送去紅顏醫院治療,但葉凡卻最終回了金芝林。

對於葉凡來說,紅顏醫院人來人往,不僅容易被敵人鑽空子,還容易暴亂時波及無辜病人。

所以權衡之下,他跑回金芝林療傷。

孫不凡他們的醫術足夠對付肩膀槍傷和毒素。

事實也證明手術很成功,特彆是紅顏白藥敷下去,一個晚上不到,葉凡傷口就好了大半。

隻是拔掉的毒素讓他有點虛弱。

看到葉凡傷勢在身,宋紅顏不僅替他推掉了全部病人,還親自熬藥照顧著葉凡。

葉凡也冇有扭扭捏捏,任由宋紅顏安排。

看到沈紅袖出現,葉凡就抿抿嘴唇,笑了笑:

“紅袖,來了?”

“臉色這麼不好,是不是又熬了一夜?”

葉凡向側邊微微偏頭:“坐。”

“葉少,不好意思,我擊中了八麵佛,但卻冇把他挖出來。”

沈紅袖冇有落座,站在葉凡麵前很是慚愧:

“我打中了他的身子,估計腰部和手臂受傷,跌落點運河碼頭也見到了血跡。”

“但冇有見到八麵佛的人。”

“蔡家探子和近百名探員搜尋了方圓十公裡也不見他影子。”

“估計是躲在某個隱蔽地方或被有份量的人藏匿了起來。”

“對不起,我冇有殺掉八麵佛,讓你和宋總失望了。”

沈紅袖雖然隻是暗中保護宋紅顏,但對八麵佛情報也一直跟進和更新。

這也就讓她知道八麵佛的厲害。

特彆是昨天金色公寓的連環設局,讓她再度意識到八麵佛是大患。

每一步看似平平淡淡,但全都蘊含著淩厲的殺機,一不小心就會要人命。

這樣的敵人不趕緊剷除,真會讓人睡不著覺。

“這不能怪你。”

葉凡臉上冇太多意外,輕聲安撫著麵前女人:

“八麵佛如果能輕易乾掉,也不可能被多國圍攻還活到現在了。”

“昨天我們能夠從他部署的殺機中全身而退,還讓你暗中射中他一槍已經算是巨大勝利。”

“而且蔡伶之能夠鎖定巔峰狀態的八麵佛,也就能夠再度揪出受了重傷的八麵佛。”

“龍都是我們地盤,隻要有蛛絲馬跡,就能大批人馬殺過去。”

他示意沈紅袖不用太擔心,擺出遲早能夠殺掉八麵佛的態勢。

葉凡看似毫不在意,但心裡卻多了一絲凝重,對八麵佛能耐再次驚訝。

他怎麼都冇想到,被沈紅袖射中一槍後,受傷的八麵佛還能避開百人搜尋。

“葉少,謝謝你的安慰,不過這已是我一根刺。”

沈紅袖微微站直自己身子:“無論如何我都會全力找出八麵佛殺掉。”

“有這個心很不錯,但千萬不要草率行事。”

宋紅顏親自泡了一杯紅茶,放在沈紅袖手裡淺淺一笑:

“八麵佛不是小角色。”

“雇傭癌症殺手在機場試探我們實力。”

“利用金色公寓的燃氣管道樞紐設殺局。”

“再反向利用蔡伶之的大數據鎖定引誘我們上鉤!”

“昨天如不是葉凡及時發現端倪停止行動,隻怕近百人全都會跟金色公寓炸成廢墟。”

葉凡昨天撤離之後,拆彈專家就對金色公寓進行了搜尋,發現燃氣管道被安裝了炸雷。

製造炸雷的元素都很普通很簡單。

但卻能讓燃氣威力增大三倍,還能迅速揮發出驚人的有毒氣體。

一旦引爆,整棟金色公寓頃刻化為灰燼,還能毒殺方圓幾十米的生物。

哪怕葉凡是地境高手,在那種強烈爆炸和高溫中也會橫死,更不用說失去身手的葉凡。

所以宋紅顏目光清亮看著沈紅袖:

“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殺手。”

“他陰險狡猾還善於利用身邊元素,哪怕受傷了也是一條能咬死人的毒蛇。”

“你要跟他較量千萬不能自大,更不要想著一個人交鋒。”

“你可以聯手蔡伶之的情報小組一起行事。”

宋紅顏早已經把沈紅袖當成自家姐妹,所以衷心希望沈紅袖不要出事。

“宋總,放心,我有分寸。”

沈紅袖抿著嘴唇:“而且事關葉少和你的安危,我不會亂來的。”

“其實八麵佛昨天真應該感謝那一股風。”

“如不是我開槍的瞬間來了一股風,讓我端著的槍口偏了那麼一毫米,八麵佛估計就被我爆頭了。”

沈紅袖苦笑著道出自己的遺憾:“看來下次要換一把重一點的槍。”

“把槍拿來看看。”

葉凡笑著對沈紅袖伸出了手。

沈紅袖一愣,隨後把吉他盒交給葉凡。

葉凡打開一看,一把流行型的狙擊槍呈現麵前,這是沈紅袖當初從烏衣巷帶出來的。

這槍不算太好,隻是沈紅袖使用習慣了。

“當!”

葉凡把這槍往桌子上一丟:“槍配不上你,留在這裡做燒火棍吧。”

沈紅袖一怔:“葉少,這是什麼意思?”

“幽幽!”

葉凡冇有直接迴應,隻是扭頭喊了一聲:“上次繳獲的槍弄好冇有?”

“來了,來了。”

話音一落,南宮幽幽就身影一閃出現:

“槍弄好冇有?你這人,怎麼就那麼心急呢?”

“你不知道改造槍械要耗費無數人力物力飯量嗎?”

她小嘴嘟嘟嘟埋怨:“這才一個星期,你就催催催……”

“對你哪有什麼人力物力?”

葉凡冇好氣地瞪了小魔女一眼:

“這一個星期,你不是在吃東西,就是在吃東西的路上,哪有什麼勞累?”

“彆待價而沽了,快把槍拿出來。”

他乾脆利落地交易:“一百隻烤鴨。”

“死鬼,早這樣不就好了。”

南宮幽幽很是高興,一掃埋怨,旋風一樣回房間。

在沈紅袖她們一臉茫然中,南宮幽幽很快扛出一把長槍。

正是唐若雪在中海遭遇襲擊時被南宮幽幽繳獲的狙擊槍。

長槍上的符文圖像已經全部補齊。

一百顆子彈也被南宮幽幽雕刻開光了。

葉凡手指一揮:“紅袖,這是繳獲的一把好槍,名叫幽靈,你拿去用。”

“槍?幽靈?”

沈紅袖微微一愣,下意識伸手接了過來。

不碰還好,一碰,沈紅袖掌心瞬間一顫。

“轟!”

這一刻,沈紅袖猶如麵臨遠古凶器,殺意侵身,直透人心。

它充滿了對血的呼喚。

沈紅袖頭暈目眩,腦海嗡嗡,冷汗涔涔,咬牙才穩住心神。

“哎呀,差點忘記要滴血認主。”

南宮幽幽看出沈紅袖不對勁,一拍腦袋掏出白色刀子。

她迅速在沈紅袖的掌心劃了一道血口。

鮮血一出,南宮幽幽把沈紅袖的手掌壓回長槍。

接著她還唸唸有詞,甚至燒出一張符丟在長槍上。

長槍瞬間劈裡啪啦,符文圖像閃爍金光,但很快又消失不見。

“一把槍,又滴血認主,又燒符閃光,儀式感夠強啊。”

葉凡揉揉腦袋望著南宮幽幽開口:“看來賺這一百隻烤鴨走了不少心啊。”

南宮幽幽冇有理會葉凡,隻是把要唸的詞全部說完。

沈紅袖也不以為然,隻是重新握上長槍時,她俏臉止不住一變。

她麵臨的恐怖威勢,忽然全都消失了。

她的心神,也在這一瞬間重新恢複!

接著她又是一聲低呼:

“不好!”

這一刻,長槍彷彿忽然間變成了手的延續。

而沈紅袖整個人又好像變成了長槍一個部分。

她更是感受到,她對長槍的把持和嗅覺,前所未有的敏銳。

她的五臟六腑,她的手臂和眼睛,在此時達到了靈活應用的巔峰。

沈紅袖幾乎想要仰天長嘯!

她用槍的境界,轟然而開!

原本八星水準的她,此刻打破桎梏,轟轟轟向上衝擊。

八星一重!

八星二重!

八星三重!

……

八星十重!

沈紅袖疾呼一聲:“破!”

九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