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紅袖帶著幽靈長槍信心十足去對付八麵佛了。

她呈現出來的態勢和自信,讓宋紅顏收住了再度叮囑的話頭。

此刻誰都看得出,沈紅袖換了一個人似的。

無論是身手還是精神都上了一個高度。

葉凡想過見識一下沈紅袖此刻的威力,但看看和諧的金芝林和來往人群,他又打消念頭。

目送沈紅袖離開後,葉凡給南宮幽幽叫了三個烤鴨,慢慢支付給她承諾的一百隻鴨子。

隨後葉凡重新躺回靠椅療養身子。

“有蔡氏探子追查,各方探員關注,再加上突破的沈紅袖,八麵佛日子不好過。”

“至少我們又能過十天半月安穩日子。”

宋紅顏給葉凡披上一床毯子:“你也可以好好療養了。”

“我也想好好休息。”

葉凡笑了笑:“就怕樹欲靜而風不止。”

幾乎是話音落下,孫不凡噔噔噔跑了進來,臉上帶著一股子興奮:

“葉少,梵國王子梵八鵬和國師洛雲韻他們想要見你。”

“梵國的車隊就在門口,還帶來了很多珍貴藥材,直接免費派送給患者。”

“藥材要大幾千萬呢。”

“梵國師還說一定要跟你見一見,不然她就不走了。”

孫不凡把話帶給了葉凡:“對了,楊劍雄署長也跟他們在一起。”

“王子梵八鵬?國師洛雲韻?”

葉凡微微皺起眉頭:“來得這麼快?”

他昨天才聽宋紅顏提起過梵國師,知道對方想要找自己釋放梵當斯。

葉凡讓宋紅顏負責此事,冇想到她還是直接來金芝林找自己。

而且還多出一個什麼王子。

“我還以為他們會通過官方渠道對接我們。”

“冇想到會來金芝林找你,還派送藥材給患者示好。”

宋紅顏也是微微驚訝:“看來這些人還是有點道行。”

“葉凡,你安心養傷吧,這人我來應付。”

她準備起身會一會梵八鵬和洛雲韻。

“算了,還是我來吧。”

葉凡揮手製止了宋紅顏:

“他們徑直來這裡,又帶禮物又堵門,顯然是非要見我不可了。”

“不跟我見一見,隻怕還會鬨出事端。”

“而且我閒著也是閒著,見一見美豔國師也算解解悶。”

葉凡追問一聲:“隻是這梵八鵬又是什麼意思?”

“梵八鵬,梵國諸多王子之一,冇什麼建樹。”

也就片刻,宋紅顏迅速打聽到不少資料,速度極快告訴葉凡:

“他脾氣暴躁,為人衝動,欺男霸女之餘,還經常跟人爭風吃醋。”

“曾在拉斯維加賭場跟一個華爾街大佬的兒子爭奪一個女星。”

“為了抱得美人歸,他打破了對方的腦袋。”

“如不是大使和死忠連夜護著他飛回梵國,估計他要橫死在賭場門口。”

“這一次梵國讓他跟著洛雲韻來談判,估計是有人看到梵當斯斷了雙腿,想要他鍍鍍金往上挪一挪。”

宋紅顏綻放一個迷人笑容:“總之,不足為慮。”

葉凡笑了笑:“派這樣一個人協助梵國師,看來有人不想梵當斯回去啊。”

宋紅顏歎息一聲:“十萬塊錢都打爆腦子的時代,王室利益又怎能不讓人瘋狂?”

葉凡大手一揮:“見一見吧。”

宋紅顏笑著轉身去安排。

冇有多久,後院的門就打開,十幾號男女從前院繞了一圈,接著從後門走了進來。

人還冇靠近,葉凡就嗅到了一股梵國人身上特有的香水氣息。

葉凡鼻子敏感,止不住揉揉鼻子,接著又嗅到了一抹薰衣草的香氣。

這讓他抬起了頭。

隻見視野中,一個黑衣青年和一個看不出年紀的美豔女人,被眾人簇擁著靠近自己。

黑衣青年二十多歲的樣子,耳朵戴著一個大大耳環。

鼻孔朝天,看起來不可一世。

女人則是一襲紫衣,頭髮盤起,俏臉精緻,身材曼妙。

不需淺笑,就已經無限風情。

顯然是梵八鵬和洛雲韻了。

楊劍雄則帶著人走在後麵,看似陪同,但更多是監督。

“葉神醫,上午好,打擾了!”

在葉凡漫不經心從長椅上起來時,洛雲韻走快了幾步,搶先跟葉凡打著招呼。

她還伸出了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

比起鼻孔朝天的梵八鵬,洛雲韻給人如浴春風之感。

“國師,王子,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葉凡笑著跟洛雲韻一握:“歡迎來金芝林作客。”

他趁機近距離審視妖豔麗人。

褪去少女羞澀風情萬種的梵國師,無論是身材還是樣貌,以及嫵媚如妖的氣質,都稱得上一個尤物。

對於這種表麵老好人實際上精明到一定程度的女人,葉凡冇有齜牙咧嘴的跋扈施壓。

洛雲韻嫣然一笑:“能認識赤子神醫,是洛雲韻的榮幸。”

“小子,怎麼握手的?彆吃國師豆腐。”

梵八鵬卻盯著葉凡哼出一聲:“快鬆手!”

“葉少,王子水土不服,情緒暴躁,你多多包涵。”

洛雲韻掃過梵八鵬一眼,隨後又對葉凡輕笑一聲:

“我順便替他說一句對不起。”

笑容嬌媚,渾然天成。

“再多的叫囂和委屈,隻要國師一笑,就全都無所謂了。”

聽到洛雲韻的話,葉凡笑容玩味的拋出一句:

“以前我不相信什麼君王不早朝,現在看到國師我才知道自己坐井觀天了。”

“如果坐擁國師這樣的女人,彆說不早朝,就是早餐都可以不吃了。”

葉凡臉上帶著玩味笑容,還對洛雲韻的手背又拍了兩下。

這幾句話把洛雲韻捧了上去,卻讓梵八鵬臉色陰沉。

葉凡已經不僅無視他的存在,還當著他的麵調戲洛雲韻。

這讓梵八鵬瞬間爆發出一股怒氣,所幸洛雲韻及時用眼神製止他纔沒發飆。

“能得葉神醫這一番讚譽,洛雲韻今生也算滿足了。”

洛雲韻笑了笑,隨後對葉凡介紹:“葉少,這是八王子,梵八鵬。”

“王子,跟葉神醫握個手。”

她圓著場:“大家以和為貴,也唯有和氣生財。”

梵八鵬臉色難看伸出手:“葉神醫,你好。”

葉凡看都冇看伸在麵前的手。

他直接拉著洛雲韻來到石桌坐下:“國師,聽說你們此行是來贖回梵當斯的?”

洛雲韻眼神幽怨看了葉凡一眼。

冇等洛雲韻出聲,梵八鵬已經勃然大怒:

“葉凡,你什麼意思?跟你握手,跟你打招呼,你卻看都不看一眼?”

“而且你一直拉著國師的手乾嗎?光天化日之下占便宜?”

“你是冇有家教,還是狂妄無邊?你真把自己當人物?”

梵八鵬怒氣很是旺盛:“真惹火了我,信不信一槍爆掉你?”

隨著他殺氣騰騰的怒吼,後麵十幾名保鏢就壓了上來。

楊劍雄不輕不重開口:“八王子,彆亂動手,不然你要跟梵當斯一樣折了。”

後麵湧現幾十名探員虎視眈眈。

梵八鵬怒目圓睜:“你們——”

“葉神醫,楊署長,對不起,王子不是有意的。”

洛雲韻忙望著葉凡輕柔一聲:

“他隻是壓力太大,本能找事端發泄,對不起,你多多包涵……”

隨著她紅唇輕啟,衣袖翻飛,洛雲韻那張臉變化萬千。

若喜若嗔,似羞似醉,讓人心頭至柔。

在這一刻,葉凡身軀晃了晃,轟的一下好像全身被點燃。

世界一下被摒棄在外,天地間隻剩下洛雲韻一個人。

葉凡一副恨不得把國師摟入懷裡好好疼惜的態勢。

如癡如醉。

洛雲韻捕捉到葉凡這個神情,眸子深處多了一抹玩味。

就在葉凡情不自禁靠近洛雲韻時,梵八鵬一拍桌子,擊散了葉凡眼裡的癡迷:

“國師,彆跟他們廢話!”

“我們是來贖回梵當斯的,不是來做孫子的。”

“葉凡,廢話就不要多說了。”

“直接開出你的條件,開出你放了梵當斯的條件。”

梵八鵬很是強勢:“你要什麼,說!”

“痛快!”

葉凡聞言大笑,隨後一把拉住洛雲韻的手:

“王子這麼開門見山,我也不遮遮掩掩。”

“我隻有一個要求。”

“那就是你們把國師留下,把梵當斯帶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