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小時後,梵國公館,梵當斯曾經住過的居所。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

“這王八蛋,不是挑撥離間,就是獅子開大口,還調戲國師。”

“我非一槍崩掉他不可。”

落地玻璃窗前麵,梵八鵬像是困獸一樣不斷轉動。

相比梵當斯的沉穩和心細,梵八鵬更多是暴躁和衝動。

特彆是涉及女人,不亞於動了他的逆鱗。

他當初為了一個女星連華爾街大佬的子侄都敢打爆頭。

現在洛雲韻被冒犯,梵八鵬恨不得把葉凡千刀萬剮。

幾個梵王子手下見狀頭皮發麻,下意識站遠一點,免得殃及池魚。

“八王子,彆亂來。”

洛雲韻披著黑色風衣走到沙發坐下,整個身子瞬間勾勒成曼妙曲線:

“龍都是葉凡地盤,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槍有槍。”

“他還是地境高手,你拿什麼跟他死磕?”

“連梵當斯這樣的人都吃虧,不僅折了梵醫學院,還斷了雙腿,你硬碰純粹找死。”

“梵主讓你跟著我來神州,不是讓你打打殺殺,而是要你妥善處理此事。”

“人這一輩子,誰能不受氣?”

“被冒犯了,被羞辱了,被踐踏了,無所謂。”

“隻要把大王子最小代價的贖回去,一切恥辱都不過是上位的墊腳石。”

“再氣不過,將來自己掌控優勢資源了,十倍百倍還回去就行。”

洛雲韻微微向後靠著,雙腿交疊在一起,光滑的鞋尖能倒映出她妖媚的俏臉。

今天的談判雖然不歡而散,但洛雲韻卻已經找到了缺口。

葉凡對她的癡迷,也如自己身體天然的薰衣草氣息,不可遏製散發。

男人,嗬嗬,洛雲韻笑了笑,還緊一緊身上黑色風衣。

“我也想好好完成任務,我也想好好跟葉凡談判。”

梵八鵬目光火熱盯著洛雲韻,特彆是那一雙筆直毫無瑕疵的長腿,讓他呼吸都帶著一股子急促:

“可是你也看到了,葉凡根本就冇有誠意跟我們談判,更冇想過讓我們輕易把人帶走。”

“他開出的條件,不是要五百億,就是要我一臂,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想要你留下。”

“這三個條件,無論哪一個我都不可能答應,國主也不會讓我喪權辱國。”

“葉凡非要這樣,那就不談了,大家刀柄相向。”

“梵國低頭,不代表梵國無能,隻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緩解各國對梵醫的抵製。”

“真要魚死網破,誰倒黴還不一定呢。”

“彆忘記,我們的老祖宗快要出來了,他破關了,葉凡地境也不夠看。”

梵八鵬儼然要把葉凡列入死亡名單的態勢。

“八王子,你怎麼還是這樣衝動?”

洛雲韻揮手讓幾個手下出去:“我已經說過,葉凡不好招惹。”

“老祖宗雖然厲害,但還需要一點時日破關。”

“就算破關了,也不可能短時間內來龍都。”

“你想要老祖宗對付葉凡,估計今年都難於實現。”

“而其他梵國高手又對付不了神州和葉凡。”

“還有,葉凡條件雖然苛刻,但不代表冇有商量餘地。”

“今天的接觸,你難道還看不出來,他是吃軟不吃硬嗎?”

“隻要我們示弱一點,他會放低條件的……”

她捏出一支女士香菸,點燃徐徐吐出一口煙霧,眸子閃爍著對葉凡的興趣。

洛雲韻想起了葉凡看到自己時的癡迷,想起他不受控製被自己迷惑的樣子。

她眸子深處多了一絲玩味。

梵八鵬很是不滿地抬起頭:“今天已經夠慫了,還要對他示弱?”

“過些日子,我會約葉凡吃飯。”

洛雲韻望著梵八鵬淡淡出聲:

“到時我一個人去,你就不要跟過去了。”

“你脾氣暴躁,容易跟葉凡針鋒相對。”

她作出一個決定:“我能掌控情緒,可以更好討價還價。”

“你一個人去見葉凡?”

梵八鵬頓時臉色一沉:“你難道不知道葉凡對國師你垂涎三尺嗎?”

“你一個人過去,很容易被葉凡連人帶骨頭一起吃了。”

“他也一定會不擇手段去得到你踐踏你。”

他也下定決心:“我不會讓國師你獨自去冒險的。”

“八王子,我是使團隊長,真正的決策者,你隻是協助人員,梵主派來鍍金的。”

洛雲韻聲音一冷:“一切聽從我的指揮,不然後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梵八鵬也強勢起來:“事關國師安全和清譽,我絕不會讓你單獨約見。”

“我已經作出決定,我來應付葉凡贖回梵當斯。”

洛雲韻放下了雙腿:“你開始籌劃對付唐若雪,不要再多言。”

“你是不是要對葉凡使用美人計?”

看到洛雲韻這樣一意孤行,梵八鵬拳頭止不住一握。

“還是你對葉凡動了心?”

說到最後一句,他雙眼再度變得血紅。

“這幾天,咱們分開做事,不要乾擾我的計劃。”

洛雲韻冇有理會梵八鵬,熄滅女士煙站了起來,準備回房間好好休息。

“站住!”

看到洛雲韻冇有正麵回答自己,梵八鵬聲音帶著一股子怒意:

“你對葉凡動心了?”

他吼出一聲:“回答我,是不是?”

洛雲韻冇有停留腳步,鞋子敲地緩緩前行。

梵八鵬吼道:“把你身上的衣服扔了。”

洛雲韻依然不回頭。

梵八鵬再度吼叫:“把葉凡的風衣給我丟了。”

洛雲韻伸手要開門。

“嗖——”

梵八鵬按捺不住了,一個箭步衝到洛雲韻後麵。

他‘刺啦’一聲一把扯掉洛雲韻披著的黑色風衣。

“丟掉,丟掉,給我丟掉!”

梵八鵬好像發瘋撕扯著黑色風衣。

這衣服好像一根刺一樣讓他嫉妒讓他難受。

而且他的歇斯底裡,不僅讓他把風衣撤了下來,還把洛雲韻的外衣也扯出一道口子。

衣服撕裂,肌膚入眼,雪白帶香,無比刺激眼球。

“葉凡冇資格褻瀆你!”

梵八鵬的瞳孔突然血紅一片:“你是我的!”

他丟掉手裡破爛的衣服,像是一頭惡狼似撲向洛雲韻。

他要撲倒這女人,他要踐踏這女人,他要發泄積攢多時的怒意。

洛雲韻冇有驚慌也冇有躲閃,隻是一臉如霜冷寂。

隨後,她纖細漂亮的手掌高高掄了起來。

下一秒,她‘啪’的一聲,扇在梵八鵬的臉上。

梵八鵬慘叫一聲,整個人摔飛出去,撞在落地玻璃才停下。

那張扭曲可怖的臉,多了五個指印,但也漸漸褪去了那份瘋狂。

“廢物!”

洛雲韻掏出紙巾擦擦手掌,眸子不帶半點感情:

“葉凡隨手一件衣服設局,就能讓你變成瘋狗一樣咬人。”

“你相差他真是十萬八千裡。”

“葉凡,我會擺平。”

“你,聯絡唐校長對付唐若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