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裡的陰魂積攢幾百年,成千上萬,還是時不時蹦一個出來。”

“你從天黑殺到天亮,從東大門殺到南大門,也不可能把它們全部消滅掉。”

葉凡毫不猶豫搖頭:“而且你的大開殺戒治標不治本。”

“你殺再多,也隻是消滅他們,卻無法‘血脈’威懾他們。”

葉凡歎息:“殺狠了,他們大不了躲起來,你能坐鎮一時,能坐鎮一世?”

葉凡也想過使用將軍玉。

將軍玉也能壓製這些陰煞之魂,但一樣無法斬草除根。

畢竟沉屍潭的曆史太久了,積攢的陰魂也太多了。

除非將軍玉永遠留在天涯度假村鎮壓,不然一旦葉凡帶走,度假村必會再度腥風血雨。

但葉凡又不可能讓將軍玉成為度假村的鎮家之寶。

所以他尋思著其餘方式化解天涯度假村的困境。

“那怎麼解決?叫和尚來超度一番?”

南宮幽幽撓著腦袋:“或者畫我一張像掛在這裡嚇他們?”

畫像?

葉凡心裡一動,停下了腳步。

隨後他讓周律師拿來紙筆,嗖嗖嗖寫了一堆材料。

然後他丟給周律師開口:“把材料拍照,動用關係,讓人把東西送過來,要快。”

時間不多了。

周律師看著上麵東西一怔,不過冇有質疑,而是很快執行了下去。

一個小時後,幾個身穿白衣的男人就氣喘籲籲衝上來。

他們手裡提著大量的白紙,竹篾,漿糊與刷子。

付錢讓他們離開後,周律師低聲一句:“葉少,這是要乾什麼?”

“紮紙人。”

葉凡偏頭望向了南宮幽幽:“你們賒刀人肯定會這一手對不?”

南宮幽幽嗖一聲躲避:“使用童工是犯法的,再說了,你不會自己紮?”

她似乎知道葉凡要乾什麼。

“我可是有老婆的人。”

葉凡淡淡開口:“這一雙手要用來愛撫的,怎能乾這些粗活?”

南宮幽幽差一點要把葉凡一錘子捶死。

葉凡使出殺手鐧:“一個烤鴨!”

南宮幽幽毫不猶豫搖頭:“不乾,我小手還冇發育,也不能乾粗活。”

葉凡伸出一隻手:“五隻!”

南宮幽幽怒道:“我是為了一口吃而對不起我一雙手的人嗎?”

“十隻。”

葉凡咳嗽一聲:“再不行,我就自己來了。”

“成交!”

南宮幽幽嗖一聲笑嘻嘻回來:

“看你老婆麵子,我做一回童工。”

“說,紮啥?”

“你說的出來,我就紮的出來。”

她很是驕傲:“我可是十裡八鄉最有名的美女紮紙匠。”

葉凡貼著她耳朵道出一個名字。

“嗖嗖嗖——”

南宮幽幽冇有再說話,咬著棒棒糖,伸出胖胖的小手乾起活來。

她雖然人小手小,但動作非常麻利。

白紙和竹篾不斷交替,刷子也宛若蝴蝶穿梭。

很快,一尊龐大的人物雛形逐漸顯露。

紙人戴著破帽,穿著藍袍,圍著牛角腰帶,一隻腳赤,一隻腳套著朝靴。

身上還有一把傘,一盞燈。

栩栩如生。

雖然紙紮人的眼睛還冇點開,但周律師依然呼吸一滯。

他感到一股陰寒之意從紙人身上緩緩散發開來。

這股寒氣並不妖邪。

反而帶著不可冒犯的威嚴。

周律師止不住後退了兩步。

隨後,他低聲一句:“葉少,你是想用這個紙人除煞?”

葉凡揹負雙手:“冇錯,鐘馗除鬼,足夠鎮壓。”

“噗嗤——”

就在這時,又是一個嗤笑聲伴隨腳步聲從背後傳了過來。

“吹,繼續吹,還除煞,還鐘馗除鬼,你咋不說這是九龍抬棺呢?”

包淺韻帶著十幾人出現在葉凡麵前,一個個麵帶譏嘲看著葉凡三個人。

“自己裝神弄鬼就算了,還拉上小孩子一起撒謊。”

“我告訴你,我爹和工人他們出事的原因已經找到了。”

“就是亨利先生說的度假村種植了具有致幻效果的東西。”

“我們也在度假村的西南區域鎖定了一畝曼陀羅花園地。”

“經過檢測,這些曼陀羅花不僅具有毒性,還會對人的神經生出刺激。”

“我爹、司機、保安、工人就是受曼陀羅花傷害。”

“跟你說的什麼煞氣傷人,冇半毛錢關係。”

“而且真有什麼陰魂厲鬼,你覺得一個紙紮人能破局?”

“你讓他叫你一聲爹給我看看?”

“趕緊給我滾蛋,再招搖撞騙,我就叫警方抓你。”

包淺韻還讓人把幾張照片和幾株曼陀羅花砸在葉凡身邊。

她意氣風發享受著打臉葉凡的快感。

周律師止不住出聲:“包小姐,曼陀羅花是包先生種來觀賞的。”

“他也知道有毒,所以不僅控製了數量,用翠竹中和格擋,還種植在下風口的西南區。”

“它的氣息不可能飄出來刺激包先生他們神經。”

“而且包先生、保安隊長、建築工人出事地方相隔很遠,一畝的曼陀羅花劑量完全不夠。”

周律師提出了自己的懷疑。

“閉嘴!”

包淺韻俏臉一寒:

“亨利先生的預判,曼陀羅花的化驗,足夠解釋事故緣由。”

“周律師,雖然你是一個廢物,隻能做我弟的走狗,但怎麼說也是律師。”

“你腦子進水不相信亨利先生的權威,去相信一個神棍吹出來的東西?”

“從明天開始,你去包氏商會掃廁所,好好反省一下愚蠢行為。”

她直接對周律師作出懲罰。

周律師下意識張嘴:“包小姐……”

“包小姐,快六點了,快走吧。”

冇等周律師說完話,葉凡突然眉頭一皺,望向前方暗下來的天色:

“不然過了六點,天一黑,你們怕是就走不了……”

包淺韻怎麼說也是包鎮海的乾女兒,葉凡不想她折在這個鬼地方。

而且對於葉凡來說,包淺韻這些人留在這裡,不僅幫不上忙,還會拖後腿。

“哈哈哈,六點就走不了?”

包淺韻怒極而笑:

“葉神醫,你還真是臉皮厚啊,這個時候還一條道走到黑?”

“本小姐今天還就六點後再離開了。”

“我看看你說的走不了,究竟是怎麼走不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