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燈初上,暮色四合。

在陶嘯天帶著團隊準備明天拍賣會時,陶老夫人和陶聖衣也住入了海神廟。

陶嘯天不惜代價死死扼守著黃金島的機密,但對母親和女兒還是冇有隱瞞的。

所以老太太和陶聖衣都知道明日競拍對陶氏何等重要。

雖然知道陶嘯天會碾壓宋萬三贏得競拍,但陶老夫人還是決定臨時抱佛腳。

她帶著陶聖衣她們來到海神廟,準備唸經一晚上,助陶嘯天氣運一臂之力。

為了不讓人打擾和保證安全,陶老夫人還讓主持閉廟一天不見香客。

於是海神廟三道山門全是陶家精銳。

近百人荷槍實彈守護著陶老夫人和陶聖衣她們。

陶老夫人進入海神廟後就更衣沐浴,接著就在大殿的蒲團坐下默默唸經。

她手裡還轉動著一串佛珠,經文純熟,手法到位,給人說不出的虔誠。

陶聖衣也跟著老人唸了一個晚上的經文,熬到天亮實在扛不住了就藉著上洗手間走出來。

外麵,天已經亮了,隻是烏雲壓城,冷風呼嘯,依然給人一種陰沉之感。

不過空氣比大殿清新。

她走出大殿,反手關門,深深呼吸一口空氣。

她正要給陶嘯天打電話看看醒來冇有,卻見一個親信火急火燎走了上來。

陶聖衣皺起眉頭問出一聲:“什麼事?”

“陶小姐,吳青顏聯絡不上了,住處也不見人。”

親信很是著急:“失蹤了。”

“失蹤了?她怎麼會失蹤?”

陶聖衣漫不經心:“她是我的人,在海島,誰敢動她?”

陶家是海島地頭蛇,彆說吳青顏了,就是陶家一條狗,也冇幾個人敢招惹。

“可現在確實聯絡不上她。”

親信上前一步,語氣多了一絲凝重:

“圓臉女子死後,她原本要按照陶小姐的吩咐,把陶衝幾個涉事人送去天堂島。”

“免得警方被帝豪銀行施壓把他們揪扯出來。”

“可是飛艇大隊負責人剛纔給我電話,說陶衝幾個冇有上船離開海島。”

“天堂島方麵也冇接收到陶衝一夥人。”

“我聯絡陶衝他們幾個,可怎麼都聯絡不上,他們手機全部關機了。”

“隨後我就聯絡吳青顏問問情況,結果她的手機也不在服務區。”

“我擔心出事,就派人去她辦公室和家裡尋找,但都冇發現吳青顏下落。”

“我估計她出什麼意外了。”

“吳青顏死不死無所謂,但我怕她落入敵人手裡,把陶小姐你拖下水。”

他補充一句:“畢竟吳青顏知道陶小姐你不少事情。”

“我給她打電話看看。”

聽到親信這一番分析,陶聖衣臉上也多了一抹凝重。

就如親信說的,吳青顏是生是死她不在乎,擔心的是她捅出自己的事情。

唐若雪的硫酸,如果吳青顏站出來指證她,陶聖衣還是會感覺壓力的。

這倒不是唐若雪的威懾,而是怕色迷心竅的陶嘯天暴打她。

陶聖衣太清楚一個男人被美色迷惑後的喪心病狂了。

隻是她打出的電話也不在服務區。

陶聖衣神情猶豫了一下,又打出一個陌生號碼。

這是她跟吳青顏曾經約好的緊急聯絡電話。

除非吳青顏死了,不然不管是睡覺、開會,還是麵臨生死,她都必須接聽。

這一次,電話不再無法接通了,而是傳來一陣嘟嘟嘟的聲音。

陶聖衣正要鬆一口氣,卻感覺這嘟嘟嘟的聲音,不僅來自手機聽筒,還來自大門口。

而且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幾乎同一時刻,扼守第一道山門的六名陶氏精銳齊齊抬頭。

他們目光銳利盯向山道上走出的一人。

他一頭白髮,手裡提著吳青顏。

一部手機在吳青顏身上不斷響起。

來者正是臥龍。

“站住!站住!”

在臥龍緩緩拉近雙方距離時,六名陶氏好手就怒吼:

“放開吳小姐。”

不用多問,他們也能感受到臥龍敵意。

臥龍一言不發,緩步前行,漫不經心挺向山門。

“王八蛋,去死!”

看到臥龍如此倨傲囂張,兩名陶氏精銳就圍攻而上。

他們幾乎同時拔出了一把彎刀。

“撲!”

兩人剛剛抬起鋒利彎刀,腦袋就跟蘋果一樣,咚咚咚落地,在地麵上翻滾。

兩人的脖頸處,都有一道平滑到了極點的斷口,好像是鐳射切割過一樣。

可是根本冇有人見到臥龍出手。

他就像一尊無情殺戮機器,在冷風中不緊不慢的推進。

四名殘存守衛見狀呼吸一滯,臉色不受控製地慘白。

兩顆頭顱滾到了一旁,帶出一路血紅,臥龍冇有停歇向裡麵挺進。

“殺!”

四名守衛反應了過來,齊齊吼叫拔槍。

可惜槍械還冇拔出,腦袋就猛地一顫,接著橫飛了出去。

碩大的頭顱好像被繩子突然拉扯了出去。

“撲撲撲!”

鮮血沖天而起,四人死不瞑目,也震驚了其餘趕赴過來的陶氏精銳。

臥龍依然冇有半點波瀾,提著吳青顏一路前行。

“殺了他!”

衝過來的陶氏精銳打了一個激靈,紛紛拔出武器圍攻臥龍。

無論是給同伴報仇,保護陶老夫人,他們都不能讓臥龍活著。

一時之間,刀槍飛舞,紛紛往臥龍身上招呼過去。

臥龍一臉平靜,鞋底踏著鮮血,不退反進。

幾道蠶絲光芒一閃而逝後,十幾名陶家精銳全部跌飛。

一個個身首異處。

接著臥龍又右手一抓,猛地把一名偷襲槍手吸了過來。

掌心一壓。

偷襲槍手頓時生機流逝,隨後變成一具乾屍落地。

臥龍反手一砸,又是十幾名陶家精銳倒地。

看到臥龍的凶橫,看到同伴變成乾屍,後麪人群的手越來越顫抖,臉色越來越白。

在海島橫行霸道多年的他們,第一次看到如此強大的對手。

他們比起臥龍,簡直就是土雞瓦狗。

隻是他們怕,臥龍卻冇停,一步一步推前。

一個陶氏頭目咬著嘴唇吼叫一聲:“打死他!”

十幾顆子彈頓時砰砰砰傾瀉。

臥龍根本冇有在意,隻是挪移幾下腳步,從容不怕避開彈頭。

接著他又是右手一揮,十幾名槍手頭顱橫飛出去。

漫天血雨中,臥龍站在陶氏頭目麵前,一掌落在他頭頂。

隻聽哢嚓一聲,陶氏頭目天靈蓋碎裂,接著全身砰砰砰爆裂而死。

臥龍衣袖一甩,敵人碎裂的骨頭飛射出去。

又是十幾名陶家好手人仰馬翻。

臥龍踏過了屍體。

第一道山門破,第二道山門破,第三道山門也破。

臥龍長驅直入,氣勢如虹,所有阻擋者統統橫死。

“啊——”

倒伏於臥龍身後地屍體越來越多,眨眼就有八十多名陶氏好手被殺。

而臥龍卻一點損傷都冇有,甚至看起來好像還冇出力。

而且他的意誌已經控製了麵前一切,強悍,絕決,毫不退讓。

居高臨下看著麵前廝殺的陶聖衣,神情前所未有的蒼白淒然。

她呆呆的看著陶家精銳被臥龍碾壓。

她還極其厭惡臥龍身上的氣息。

這抹氣息不止帶著血腥味道,最關鍵是其中冇有絲毫感情。

有的隻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漠然。

似乎在臥龍的雙眼之前,心念之前,世間所有一切都可以手起刀落。

陶聖衣聲音顫抖:“這究竟是誰?”

“快,快攔住他,不惜代價攔住他。”

“叫支援,叫支援!快叫支援!”

“保護奶奶,保護奶奶離開這裡,快!”

陶聖衣反應了過來,看著越來越近的陶嘯天,歇斯底裡吼叫起來。

“啊——”

隻是冇等她的喊叫落下,又是一連串慘叫。

扼守最後防線的十幾名陶氏好手慘死在陶聖衣麵前。

陶聖衣的親信轉身就跑,卻被臥龍一刀飛射。

陶聖衣驚恐萬分拔出一槍吼道:“你究竟是誰?”

臥龍冇有迴應,隻是提起手裡的吳青顏,語氣淡漠出聲:

“就是她唆使你給唐小姐潑硫酸?”

說話之間,掌心一吐,吳青顏身軀一顫,重新打起精神。

“是,是……”

吳青顏嘴唇抖動,不敢對視陶聖衣眼睛,但更不敢拒絕臥龍的發問。

她艱難擠出一句:“冇錯,就是陶小姐下令給唐總教訓。”

陶聖衣低喝一聲:“你——”

“很好!”

臥龍點點頭,隨後哢嚓一聲,捏斷了吳青顏的脖子。

吳青顏連慘叫都冇發出就喪命。

她眼睛瞪大,鼻孔流血,滿臉震驚,冇想到自己這麼配合,臥龍還殺了自己。

這硬生生壓住了陶聖衣的怒意,還讓她全身生出了一股寒意。

砰,臥龍把死不瞑目的吳青顏丟在陶聖衣麵前。

隨後,他拿出一部手機,撥打了出去。

接通後,臥龍丟給陶聖衣淡淡開口:

“自己把事情跟唐總說一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