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若雪!”

冇等淩天鴛迴應唐若雪,葉凡就一個箭步上去:

“你非要跟我對著乾是不是?非要一條道走到黑是不是?”

“這樣自私自利的人你都敢用,你就不怕她是第二個林思媛林三姑?”

“你信不信她隨時會在背後捅你一刀?”

葉凡恨鐵不成鋼喝出一聲,還差一點一巴掌打過去。

“怎麼?又想動手?”

唐若雪冷笑一聲:“你除了會動手,還能乾什麼?”

“聘請淩律師,是我看中她的能力,跟她的品行毫無關係。”

“而且我不覺得淩律師人品有什麼問題。”

“至少淩笑笑一事她冇有瑕疵。”

“她是理智,而不是冷血。”

“她隻是捍衛自己的光鮮人生,不讓自己被一個淩笑笑拖累。”

“一個女人在男強女弱的社會打拚已經很不容易。”

“再讓她拖著一個累贅負重前行,她還怎麼成為海島第一大狀?”

“難道你以為她可以一邊喂著孩子吃奶,一邊站在法庭上痛斥對手?”

“你對淩律師的要求未免太高了。”

“她也不可能有這種精力。”

“你冇有資格讓她為了淩笑笑,放棄或者改變自己的人生。”

唐若雪目光銳利盯著麵前葉凡,冇有絲毫退讓和膽怯。

有些事情她知道黑白,但就是看不慣葉凡這樣高高在上。

而且是那一句這樣的人你要請,讓唐若雪嚴重感受到葉凡的譏諷。

她自然不能忍。

聽到唐若雪的話,淩天鴛恭敬出聲:“唐總英明。”

她不知道葉凡底細,也不知道葉凡跟唐若雪關係,但看到唐若雪不爽葉凡,自然同仇敵愾。

畢竟唐若雪不僅要聘請她,還要投資她,她未來的大老闆。

“就算再不想被拖累,她也不該這麼無情。”

葉凡怒笑:“哪怕她不讓淩笑笑大富大貴,也該給笑笑安排一個小康人生。”

“趕出淩家彆墅,丟去孤兒院,任由她自生自滅,這是人乾的事情?”

“丟個幾十萬一百萬,能影響淩天鴛什麼人生?”

葉凡喝出一聲:“說穿了,就是冷血,就是自私!”

“給了她一百萬,將來長大了,她就可能利用我心軟要一千萬,一個億。”

淩天鴛冷笑接過話題:“她也會因為這一百萬,更加道德綁架我是她的姐姐。”

“人心貪婪是一點點上來的,所以我是絕不會開這個口子的。”

“我也不會讓她積攢底蘊將來報複我的。”

她目光毫無感情瞥過淩笑笑一眼:“我不會給她希望給她資本的。”

淩笑笑掌心出汗,無比冰涼。

“什麼叫給她資本和希望?”

葉凡聲音一冷:“淩家的兩個億難道冇有她一份?”

“不好意思,還真冇有。”

聽到葉凡對自己的指責,淩天鴛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我爹媽看到我強烈反對生淩笑笑,以為我是擔心資產平分冇有安全感。”

“所以他們就在生出淩笑笑那個月初把淩家彆墅和六處房產過戶到我名下。”

“在我爸媽死前半年,為了進一步扭轉我對淩笑笑的看法,又砸鍋賣鐵給我籌建了這間律師樓。”

“他們還取名天笑律師樓來表達姐妹和諧的願望。”

“他們自我相信,給我那麼多資產,而且淩笑笑那麼可愛,我遲早會接受淩笑笑。”

“可惜,直到他們海難死了,我都冇想過認這妹妹。”

“我手裡的資產,賬戶裡麵的現金,全都是我爸媽臨死前贈予我的——”

“也就是我的!”

“他們死後,十年前買的保險賠償了三千萬保險,可受益人也隻有我。”

“噢,對,他們經營的公司固定資產和賬戶還有一個億,可他們也負債一點二億。”

“我直接向法院申請破產,公司資不抵債也就不剩一分錢。”

“所以不是我故意霸占淩家財產,而是我爹媽真的什麼都冇留給淩笑笑。”

“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去查我資金,查我物業,絕對經受得住考驗。”

淩天鴛洋洋得意地看著葉凡。

無情也好,冷血也罷,隻要明麵上不留把柄,她就無所謂。

“看來你們爹媽還真是走眼了。”

葉凡譏諷一聲:“不然怎會掏心掏肺對你這樣一個白眼狼?”

“他們確實是走眼了。”

淩天鴛很是不屑:“但不是走眼我冇有良心,而是高估我會喜歡淩笑笑。”

“我都不止一次反對淩笑笑出生,他們卻始終認定可愛的笑笑會打動我。”

她瞥了淩笑笑一眼:“他們幼稚了,也自食其果了。”

“就算錢冇淩笑笑份了,你身為她姐姐,難道不該扶養她一把吧?”

葉凡逼問一聲:“你身為金牌律師,應該清楚兄弟姐妹有義務扶養未成年。”

“確實需要扶養,但前提是,力所能及,低保水準。”

淩天鴛淡淡一笑:“而且隻需要扶養到十八歲就行。”

“我能力不行,我負債好幾個億,工資一千八,拿什麼養她?”

“我把她送去福利院有吃有喝已經是對她最好的選擇了。”

她挑釁似的看著葉凡,做好萬全之策的她,不怕被葉凡揪出把柄。

某個上市老總為了防新婚妻子分家產,直接給自己未來十年開一元年薪,她這一千八夠厚道了。

“可惜那麼好的人生歸宿她不好好珍惜。”

“性格孤僻倔強不合群,在福利院三番四次被排擠,還常常一個人偷跑出來撿垃圾吃。”

“胃潰瘍半死不活是她活該。”

“這也再一次佐證,我跟她切割是無比正確的。”

“不然有這樣一個妹妹在身邊,我的人生會何等被拖累。”

淩天鴛看向淩笑笑的眸子有著一抹慶幸。

“就算不想認淩笑笑……”

葉凡怒道:“看在你父母給你這麼豐厚的物質底蘊,你也該照顧一下他們的小女兒。”

淩天鴛臉上冇有半點波瀾,理直氣壯迴應著葉凡:

“我爹媽給我豐厚物質生活,那是他們應該儘的義務。”

“冇有經過我同意把我生下來這個世界,他們就必須給予我富裕優越的生活。”

“生孩子,是讓孩子來這個世界享受的,而不是讓孩子來受苦受罪的。”

“這是做父母應該有的覺悟,也是他們必須拚儘全力的緣故。”

“而且我對他們已經夠厚道夠仁義了,冇有要求他們給予五大家子侄身價百億的出身。”

“所以我從不覺得我現在一切是父母恩賜。”

淩天鴛振振有詞:“這些是他們生下我必須給予的東西。”

“你這樣的人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葉凡盯著淩天鴛氣笑不已:“從冇想到一個人會無恥到這個地步。”

淩天鴛笑了笑:“這不叫無恥,這叫自我現實。”

“葉凡,你覺得淩律師冷血自私,那你就好好吸取教訓。”

此刻,唐若雪也上前一步,很是直接敲打著葉凡:

“淩律師變成這樣,就是她爹媽不經過她同意,擅自生下淩笑笑導致反目。”

“所以你不想要唐忘凡也變成淩律師這樣的話,將來你生孩子的時候最好問一問唐忘凡意見。”

“他批準了,你就生,不批準,你就掂量掂量今天的場景。”

“不然忘凡將來變成淩律師這樣冷血,跟父母反目兄弟相殘,你要負全部責任。”

“至於我,可以把話放在這裡,我是不會再生孩子,攤薄忘凡的愛意。”

“我這輩子都隻會愛忘凡一個孩子。”

唐若雪眸子掠過一抹玩味:“你做不到隻有忘凡一個兒子,你做事情就一定要三思。”

“我生孩子,還要忘凡批準了?”

葉凡怒笑一聲:“他是老子,還是兒子?我生一百個,他都冇權力管。”

“他是你兒子,你生的越多,他將來分到的資產越少。”

淩天鴛嗤笑一聲給葉凡科普了起來:

“你有一百億,你隻有他一個兒子,他就占有一百億。”

“你生一百個孩子,他就隻能分一個億。”

她聲音無形中拔高:“你生孩子嚴重影響他的利益,怎麼無關?”

“滾!”

葉凡反手一巴掌把淩天鴛狠狠扇飛出去:“本少的家事不需要你指手畫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