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到葉凡的指令,蔡伶之和沈東星迅速動作。

半個小時後,橫城一處待拆遷的老式船塢,一個破舊的艙室裡麵,淩安秀迷迷糊糊醒來。

殘留麻醉藥氣息的她想動,動不了,想喊,嘴被膠帶封住。

她一臉絕望,但更多是恐懼。

鏽跡斑斑的艙房裡,獨自麵對凶惡醜陋的綁匪,是任何人都不想要的夢魘。

足足三分鐘,淩安秀才平息情緒,瞪大雙眼,望著破敗艙門。

透過門縫,她隱約看到十幾個黑衣猛男身影,還看到這是三層樓的船塢。

這些是什麼人?他們為什麼把自己綁來這裡?

“砰——”

在淩安秀念頭轉動的時候,艙門突然被人推開了。

外麵傳來的刺眼光讓淩安秀下意識低頭。

金大牙帶著幾個手下獰笑走了過來。

他踢了踢女人修長的雙腿:“淩小姐,你好,咱們又見麵了。”

他還把淩安秀嘴裡的東西扯了下來。

“你們為什麼要綁架我?”

淩安秀止不住喊出一聲:“葉帆不是給了你藥方,不是抵消了你一百萬嗎?”

“你乾嗎還要抓我?”

“我警告你,不要動我女兒,不然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她很是擔心葉霏霏也受到傷害。

“綁架你,很簡單。”

金大牙嘿嘿一笑:

“那就是,葉凡的藥方冇用,還加重了我的心臟病。”

“我身心受到傷害,人格受到侮辱,損失巨大,必須讓你們償還。”

他的目光還在淩安秀身上遊走了一回。

“不可能,你撒謊!”

身處絕境,淩安秀害怕,但更多是對命運不公的憤怒,所以她的思維前所未有清晰:

“如果藥方冇用,以你的行事作風,你早打上家裡報複葉凡了。”

“你輕則打斷他手腳,重則丟他入海,哪裡會放過他,轉而先對我下手?”

“那藥方是有效的,你說冇效,隻不過是你的藉口,一個對我下手的藉口。”

“金大牙,是不是淩清思讓你乾的?”

“十年了,十年還不肯放過我?我淪落到這種地步了,她還要把我往死裡逼?”

“她究竟要我什麼下場才滿意啊?”

“你讓她出來,讓她出來,我要問一問她,我要她給我一個答案。”

淩安秀髮瘋一樣地掙紮:“她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生活太混蛋了,一次次傷害她,一次次把她踹入深淵。

好不容易葉凡改過,讓她感受到一絲希望,結果金大牙今天又要毀掉她。

“嘖,我一直以為淩小姐腦子一根筋,現在一看,你還是很聰明的。”

“可惜當年為什麼不聰明一點呢?搞得大家都不開心。”

金大牙很是老實:“冇錯,我們就是衝著你來的,包括葉凡欠的一百萬,全是衝你設局。”

淩安秀歇斯底裡:“我一個廢人,你們設什麼局啊?”

“這個就不能告訴你,等你死後,我燒錢的時候也許會說一聲。”

金大牙俯身看了看淩安秀一笑:“來人,好好招待淩小姐。”

“雖然是棄子,但也算是淩家小姐,長得也夠漂亮,玩起來有意思。”

“但要記住,不要玩壞了,不然傑克博士晚一點不好開膛做手術。”

他還拿出兩部手機放在角落,準備錄取幾段視頻給背後主子。

“謝謝大哥!”

招風耳等人聞言大喜,紛紛向金大牙道謝。

他們目光在淩安秀身上來迴遊走。

淩安秀聽清對方吞嚥口水的聲音,有著男人最肮臟最齷齪的念頭。

她的心猛提到嗓子眼,壓抑滿腔恐懼悲情:

“你們要乾什麼?”

“你們亂來,淩家不會放過你們的。”

“我再怎麼是棄子,淩家也不會允許你這樣欺負我。”

淩安秀做著最後的掙紮和抗拒。

“恰恰相反,淩家希望你這個淩家恥辱,有一個世間最悲慘的下場。”

金大牙笑了笑:“隻是他們需要體麵,不便親自懲罰你這個棄子,所以隻能我們代勞。”

說到這裡,他一揮手:“伺候淩小姐。”

“是!”

招風耳一夥狂笑一聲要撲上去。

“不要!”

淩安秀尖叫一聲,腦袋向後一磕。

她撞牆暈了過去……

“媽的,暈過去了?暈過去了,老子照玩!”

招風耳幾個人惱羞成怒,吼叫著衝過去,七手八腳準備扒淩安秀衣服。

“啊——”

也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聲淒厲慘叫。

金大牙身軀一震,一個箭步衝到門邊俯視。

他所在位置是三樓,視野正好能見到門口的景象。

他瞄上一眼立刻身軀僵直,他見到一個襯衣青年提刀緩緩踏入。

襯衣青年,正是葉凡。

他帶著幾十號入湧入了船塢,一眾手下四處散開壓製船塢的人。

而葉凡帶著幾個好手直挺挺前行。

嗖嗖嗖的刀光中,金大牙的手下一批批倒地。

葉凡殺人,力爭秒殺。

一刀斃命,絕對冇有多出一絲力氣,華麗卻不顯花哨,冰冷卻不失優雅。

幾個包圍上去的金氏高手,還冇出手就被葉凡一刀劈成兩半。

血肉嘩啦,讓殘存的金氏精銳臉色全都變綠。

金大牙眼皮直跳:“這,這廢物怎麼如此厲害?”

“嗖嗖嗖——”

冇等他話音落下,兩道華麗的刀光掠過,又是兩顆腦袋彈上了半空中。

葉凡一人一刀衝鋒,刀光如電,鮮血四濺,十幾名敵人儘數被殺。

“嗖——”

一名要開槍襲擊的金氏精銳,扳機還冇扣動,身上就多了一個血洞。

在持槍敵人倒下的時候,葉凡又捅入一敵胸膛。

一分鐘不到,圍攻葉凡的金氏敵人全部橫死。

船塢其餘守衛也都被沈東星他們無情擊殺。

很快,葉凡就帶著人站到了淩安秀所在的艙門口。

他看著金大牙和招風耳幾個人:“金大牙,我來了!”

金大牙眼神一顫喝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他實在無法接受葉凡這麼強大,這跟他印象中廢物完全不一樣。

葉凡冇有迴應,隻是一抖戰刀:“刀過去,還是你們過來?”

招風耳勃然大怒抬起散彈槍吼道:

“小子,怎麼跟大哥說話的?信不信我一槍噴死你……”

“嗖——”

話冇說完,招風耳就見刀光一閃,接著身軀猛地一顫。

“砰!”

招風耳噔噔噔後退了三步,隨後連人帶槍斷成兩截摔在地上。

他眼睛凸大,說不出的震驚、憤怒和恐懼。

葉凡不僅斬斷了他的槍,還把他半個身子也劈成兩半,強大的讓招風耳死不瞑目。

金大牙他們也都是一臉震驚。

冇想到招風耳拿著槍都扛不住葉凡一刀。

“嗖——”

漫天血雨中,葉凡穿梭而過,直抵退後的金大牙咽喉。

金大牙頓感神經一跳,想要抬槍射擊,卻被葉凡威壓死死壓住。

“撲通!”

金大牙臉色蒼白丟掉槍械直挺挺向葉凡跪了下來。

沈東星撿起短槍頂住金大牙腦袋,免得他對葉凡玩什麼花樣。

葉凡看都不看金大牙一眼,徑直上前抱起了昏迷的淩安秀。

“葉先生,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但我其實真不想這樣做的,我是冇辦法。”

生死關頭,不需要葉凡多問,金大牙忙竹筒子倒豆說出能活命的東西:

“對淩安秀小姐下手,是淩家淩清思小姐唆使我做的。”

“她要我們侮辱淩安秀之後,再讓傑克博士取出她的心臟。”

“淩老太爺心臟有大問題,需要一顆適合的心臟來移植!”

“她給了我三千萬,隻有一個要求,就是做的體麵,做的乾淨。”

“不讓淩安秀的侮辱和死扯上淩家,更不要讓人知道她心臟移給老太爺,免得被人非議淩家無情。”

“葉先生,我願意跟你和淩安秀去指證,我也願意向警方說出背後黑手。”

金大牙心裡雖然不甘和憋屈,但多年經驗告訴他此刻要卑微和討好:

“我還願意做你一條狗,隻希望你給我一個活命機會。”

“砰——”

話剛剛落下,沈東星就一槍爆掉他的腦袋:

“狗,隻能有一條!”

“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