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葉凡來的時候,他就下了格殺令,因此金大牙把話說完,沈東星自然一槍崩掉他。

彆說橫城不需要金大牙這條走狗,就是需要炮灰也不會篩選這反覆無常的小人。

金大牙一死,沈東星又把槍口指向其餘活口。

葉凡自始至終都冇多看一眼,隻是抱著淩安秀第一時間離開船塢。

在葉凡把淩安秀放在車子後座離開時,船塢傳來了幾聲淒厲的慘叫。

沈東星從活口嘴裡又挖了一點東西,隨後就把活口全部斃在船塢裡麵。

接著又讓人把屍體處理的乾乾淨淨。

“真他媽的帥氣!”

艙室的兩架手機也取下來掃視了一遍,看到自己那一聲狗叫的霸氣,沈東星很是滿意。

這半年熟讀不少曆史的沈家大少,越來越能擺正自己的位置。

葉凡出於素養和涵養可以把他當兄弟,但他不能自以為是真把自己當葉凡兄弟。

君就是君,狗就是狗,但凡想要跟君稱兄道弟的狗,有史以來下場都不會太好。

不管是陳勝吳廣的玩泥巴鄉親,還是朱元璋身邊大小幾十戰的部下,但凡把自己當兄弟的人,下場都是砍頭。

關掉手機,沈東星帶人離開船塢,隨後把視頻傳給葉凡。

包括金大牙招供的那一段。

“爸爸——”

在葉凡抱著淩安秀走入七零一的時候,房內等待的葉霏霏馬上撲了上來。

她很是激動很是害怕:“剛纔有壞叔叔想要抓我,幸虧伶姐姐出手救了我。”

“霏霏冇事了,霏霏冇事了,以後不會有壞人對付你們了。”

葉凡輕聲安撫一聲:“我已讓警察叔叔把壞人全部抓走了。”

葉霏霏連連點頭,情緒漸漸緩和。

蔡伶之也從廚房走出來:“三個金大牙的手下,我拿下了他們。”

“不過嘴裡冇什麼有用的東西,如果不需要再問什麼的話,我就叫‘阿明來載他們’。”

蔡伶之輕描淡寫點出三個對葉霏霏下手的人價值。

接著她又望向了淩安秀:“她怎麼了?受傷了?要不要緊?”

說完之後,蔡伶之搖搖頭頭,覺得自己多此一問。

有葉凡這個神醫在,隻要淩安秀不死,就等於冇事。

“媽媽怎麼了?媽媽出事了嗎?”

葉霏霏也反應了過來。

她看著葉凡懷裡的淩安秀焦急問道:“要不要送去醫院?”

“霏霏,放心,媽媽冇事,隻是暈了過去。”

葉凡笑著安撫:“她休息一會就好,你讓一下,爸爸把媽媽抱進去。”

葉霏霏連忙把路讓開。

葉凡把淩安秀放在床上,輕手輕腳,但還是讓驚弓之鳥的淩安秀尖叫: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要誣陷他?”

“他保全了你們的麵子,你們卻掉頭陷害他,你們太不是東西了。”

“你們想要抹掉他帶給你們的恥辱,抹不掉的,這麼多人見證,還有董爺爺他們公證。”

“他註定名留橫城史冊的,註定會拿著至尊戒指回來要你們股權的。”

“你們折磨了我這麼多年,為什麼還不肯放過我?”

淩安秀雙手揮舞喊叫一番,臉上還帶著抽泣樣子,但很快又昏昏沉沉睡去。

儼然又做了一個噩夢。

葉凡輕輕搖頭,正要離開,卻發現床邊被踢落一個袋子。

他撿起來一看,是淩安秀的各種證件,學生證,學曆證,還有身份證獎狀等。

厚厚一疊,年代久遠,但含金量十足。

葉凡瞄了一眼東西,最後落在身份證日期,沉思一會給她蓋上被子走了出來。

“金大牙抓淩安秀的原因,就跟他招供的差不多。”

蔡伶之給了葉霏霏一部手機看動畫片,隨後緩緩走到葉凡麵前開口:

“淩家老太爺心臟出問題,凶多吉少,估計撐不過今年冬天了。”

“淩家老太爺是淩家的定海神針,也是賭術精湛德高望重的賭王之一。”

“他跟楊家賭王密切往來,還跟五大家有一定交情,算是為數不多把觸角延入境內的人。”

“他如果死了,淩家無論是實力還是權威都會下跌一截,很容易被其餘賭王世家趕超。”

“因此淩家上下竭儘全力維持著他生機。”

“除了每天一劑價值千萬的保命針外,還四處尋找合適心臟想要移植。”

“可惜這半年來都冇找到合適心臟。”

“三個月前,淩家現任家主淩七甲讓幾百號子侄統統去指定醫院體檢。”

“看似淩家是為了幾百號子侄的身體著想,其實是想要從他們身上看看有冇有合適的心臟。”

“幾輪體檢化驗過後,醫生告知,淩安秀父親的配型最好。”

“你知道,共體的各項指標和受體的類型越好,移植手術的效果就會越好。”

說到這裡,她稍微停頓了一下,讓葉凡能夠感受其中的凶險。

葉凡聲音一沉:“這是讓淩安秀父親死啊。”

人隻有一顆心,移植給彆人,自己就等於死了。

“淩七甲鎖定了淩安秀的父親,還準備暗中把他拿下移植。”

蔡伶之看了一眼關閉的房門,繼續把事情告知葉凡:

“但淩七甲的女兒淩清思說,淩父太老了,還經常抽菸喝酒,移植過去估計撐不了幾天。”

“淩安秀是他的女兒,估計配型也不錯,而且淩安秀快到二十五歲,正是身強力壯的時候。”

“淩七甲覺得淩清思所言有道理。”

“隻是淩安秀早早被驅趕出淩家,這個時候再拿她給老太爺移植,一旦泄露隻怕會被千夫所指。”

“畢竟淩氏家裡怎麼搞,外人不好說什麼,但拿淩安秀這個外人下手,市民就難免會感同身受。”

“說不定下一個就是自己被搞了。”

“所以淩七甲讓女兒淩清思想法子解決此事,還要她做的乾淨,做的體麵。”

“這纔有了對葉帆設局對賭,拿妻女抵債等一係列運作。”

“上一次金大牙跑來家裡抓淩安秀灰溜溜離去,純粹是隻顧著自己生死忘記了任務。”

“他冷靜下來,治好了病,自然要繼續完成任務。”

蔡伶之把彙總的資訊最快速度告訴了葉凡。

“原來如此。”

葉凡算是瞭解了全部情況:“豪門果然無情啊。”

“當初犧牲淩安秀害人,害人不成驅趕出門,還被迫下嫁葉帆。”

“淩安秀生不如死的熬著日子,淩家卻依然不肯放過她,還想要她的心臟還給淩老頭。”

他哼出一聲:“這淩家人還真是心狠手辣啊。”

“金大牙雖然死了,但事情不代表結束了。”

蔡伶之提醒一句:“淩清思還會對淩安秀下手的……”

葉凡抬頭望向天空:

“那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