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擋我者死?

葉凡殺氣十足的話,刺激著整個淩家花園。

淩家子弟全部氣得怒目圓睜。

誰都冇有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的淩家,今天被人直接闖入了府邸。

而且對方還叫囂要大開殺戒。

這要有多狂妄多無知的人,才能說出這種大言不慚的話?

待看到葉凡身邊的淩安秀時,淩家子弟更是氣得發瘋。

一個家族棄子跟著外人來撒野?

這淩安秀真是活膩了。

淩家花園,氣氛壓抑到近乎凝固。

有人冷笑,有人憤怒,但冇有人出聲,全都戲謔看著葉凡和淩安秀。

“淩安秀,你這個家族恥辱,吃了豹子膽,敢來淩家宅子撒野了。”

這時,一個紮著丸子頭的青年站出來喝道:“是不是多活十年活膩了?”

“你現在跪下,自斷一手,再讓你身邊這些人束手就縛,淩家可以饒你一命。”

丸子頭青年板起臉喝道:“否則,你們今天都要死在這裡。”

隨著他這一聲喝斥,幾十名淩氏精銳反應過來,抽出武器圍向了淩安秀他們。

淩安秀眼皮一跳,流露一絲緊張。

隻是她雖然心裡害怕,也知道自己冇有能力應對,卻冇有掙脫葉凡的手跑掉。

她反而微微用力握緊。

同生共死,或許是她此刻最好的心照。

“葉帆,這是淩家四大護衛隊長之一,玄武。”

她還提醒著葉凡:“他槍法很厲害的。”

“玄武?”

葉凡輕蔑一笑:“他也配這個稱號?”

淩安秀弱弱出聲:“葉帆,要不這事還是讓我處理吧?”

“我說過,今天要跟你討回公道,就一定會給你討回公道。”

葉凡轉到淩安秀背後,給她戴上口罩,盤起長髮,聲音輕柔:

“十年前的公道,大前天的公道,昨天的公道,今天的公道,統統給你討回來。”

“閉上眼睛,握著我的手。”

葉凡牽著淩安秀的手出聲::“跟我慢慢走進去。”

淩安秀冇有再多說什麼,順從地閉上眼睛。

“淩安秀,真想死是不是?”

看到這一幕,丸子頭青年大怒,拔出一槍吼道:“老子崩掉你……”

話冇說完,就見葉凡手指輕輕一揮:“獨孤殤,開路!”

“嗖——”

就是這一個手勢,葉凡的背後頓時爆射出一人。

一個黑衣少年左腳一跺,瞬間從眾人視野消失。

淩家花園深處猛地爆喝一聲:“玄武,小心!”

丸子頭青年嗅到了危險,臉色钜變下意識後退。

隻是他退的雖快,但一把黑劍更快,嗖的一聲刺入了他的咽喉。

一股鮮血瞬間迸射出來。

丸子頭青年捂著咽喉直挺挺倒地。

“傷我兄弟,找死!”

在淩家眾人下意識驚呼時,一團黑影從裡麵爆射出來。

龐大的凶意如旋風一樣罩向黑衣少年。

淩安秀聲音一顫:“這是白虎!”

葉凡不置可否一笑,拉著淩安秀緩緩上前。

同一時刻,獨孤殤也衝在了前麵,對著黑影就是一劍。

“嗖——”

劍光一閃,撲來的黑影悶哼一聲,接著一股鮮血飆射出來。

一箇中年男子慘叫一聲,捂著心口連連後退。

地上還掉落著一隻手臂,以及一把割肉刀。

隻是冇等中年男子退出幾米,黑衣少年又如魅影一樣貼近了他。

一劍刺出。

中年男子吼叫不已,連連揮手格擋,隻是根本擋不住刺來的黑劍。

一聲銳響,中年男子咽喉濺血,死不瞑目倒地。

“找死!”

兩名淩家子侄橫死,花園入口又爆射出兩人。

一個一米八的胖子和一個青衣女子相續出現。

淩安秀再度出聲:“這是青龍和朱雀!”

葉凡根本冇有在意,隻是牽著淩安秀,從屍體上踏過去。

“殺我兄弟,我必殺之!”

看到中年男子和丸子頭青年慘死,高大胖子怒吼一聲,怒髮衝冠。

淩家四大護衛向來情同手足,共同進退,如今兄弟橫死,高大胖子自然要報仇。

他握著一把長刀劈向獨孤殤:“殺!”

獨孤殤不閃不避,反而一跺腳,對著高大胖子衝過去。

一劍揮出。

“當!”

一聲巨響,刀劍相碰,獨孤殤飄出半米。

高大胖子卻是噴出一口血,退出了三四米。

長刀也哢嚓一聲斷裂,掉落在地怵目驚心。

高大胖子扭頭對青衣女子吼出一聲:“朱雀,快撤,快請供奉!”

剛纔一招已經讓他知道,眼前的黑衣少年,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對抗的。

青衣女子冇有後撤,反而擋在高大胖子麵前:“你敢傷我大哥……”

“嗖——”

就在這時,一道劍光在場中一閃而過。

嗤!

青衣女子的腦袋瞬間拋飛出去。

她話冇有說完,手裡長劍也隻拔到一半,死的非常憋屈。

“啊——”

幾十名淩家子侄驚叫著後撤十幾米。

高大胖子呆了呆,精神恍惚。

隨後他發瘋一樣衝向獨孤殤:“我殺了你!”

“嗖——”

一縷劍光自高大男子眉間一穿而過!

又快又急!

高大男子根本來不及對抗,眉心一痛,死不瞑目摔倒在了地上。

連殺四人,獨孤殤卻冇半點波瀾,也冇停滯,一抖黑劍,散去鮮血。

下一秒,他一人一劍直衝淩家花園。

“嗚——”

在淩家一級警報響起的時候,獨孤殤已經氣勢如虹衝殺進去。

他身先士卒直取淩家主建築。

很快,有人闖入淩家的訊息就傳遍了十幾棟建築。

無數淩家子弟荷槍實彈衝出來圍殺。

這些人手裡不是刀就是槍,隻是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獨孤殤輕輕鬆鬆就打穿了他們包圍圈,還氣勢如虹擊潰六道防線。

手裡的黑劍至少奪走了五十條人命。

帶人護著葉凡的沈東星看著這一幕,隻感覺熱血沸騰,無比的舒暢。

一人一劍,大開殺戒,真他奶奶的帥氣。

他渴望自己哪一天,也能這樣提著刀劍勢如破竹。

葉凡卻一臉平靜,絲毫不把血流成河的場景放在眼裡。

他隻是牽著淩安秀向住建築挺進。

淩安秀卻有著擔憂:“葉帆,這公道,我不討了,我們回去吧……”

她雖然看不到一切,但能感受到凶險,感受到生命的流逝。

她無所謂淩家子弟的生死,她隻擔心葉凡會有危險。

畢竟這裡是淩家的地盤。

“彆怕,天塌下來,也有我頂著。”

葉凡安撫一聲:“而且事情到這個地步,也回不了頭了,必須做一個了斷。”

“否則就算我們逃過了今天,淩清思他們也不會讓你活過明天。”

葉凡拉著女人掌心前行:“相信我,今天倒黴的隻會是淩清思,不會是我們!”

聽到葉凡這一番話,淩安秀徹底散去擔憂念頭,十指緊扣葉凡的手指:

“好,不管刀山火海,不管生與死,我跟你一起麵對。”

哪怕一起死亡。

葉凡大笑一聲,很是欣慰,這真是一個好女人。

雖然柔弱,但一旦決定,就義無反顧。

“砰砰砰!”

說話之間,獨孤殤已殺到了住建築門口。

他一個箭步踏上了階梯。

反手一劍。

劍光一閃,三名敵人咽喉濺血。

接著他左手一掃,三把敵人的匕首飛射出去。

“啊——”

三名冒頭的淩家槍手全部心口中刀。

他們一個個死不瞑目倒地,似乎死都不相信這麼快的刀。

與此同時,獨孤殤從容不迫前行,黑劍不斷閃出。

刺穿一個又一個敵人的喉嚨,洞入一個個敵人的心口。

他看似緩慢,但速度極快,敵人重重守衛的入口,轉眼就被他攻破。

幾十名淩家子弟連影子都冇發現就死去。

劍劍殺人,劍劍斃命,一路前行,一路鮮血。

無可抵擋。

五分鐘不到,獨孤殤就殺光了堵門的敵人,踏入了淩家花園的大廳。

一個躲在沙發背後的敵人下意識舉槍射擊。

“嗖!”

刀光一閃,敵人身軀一震,心口一痛,然後跟牆壁碰撞在一起。

眼睛瞪大,胸膛染血。

他的胸膛已經被一把匕首洞穿。

巨大蠻力,不僅讓他迅速流血死去,還讓一個裝飾用的銅盆當掉落下來。

哐當巨響,很是刺耳。

“啊——”

大廳的淩氏家眷尖叫一聲,驚慌失措後退。

“休得放肆!”

就在這時,一道怒喝聲突然自三樓響起。

緊接著,兩個老者從天而降。

一黑一白,戴著手套,同時伸手拍向獨孤殤。

“砰!”

獨孤殤左腳猛地一跺,整個人撲飛而上!

一劍橫斬而出!

兩名老者麵不改色,雙手一探,齊齊拍在黑劍上。

“當!”

一聲巨響,兩名老者身子一晃,向後翻出一個跟鬥,穩穩落在地板。

獨孤殤也噔噔噔後撤了五六米,退到葉凡身邊才停止了腳步。

呼吸第一次有了波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