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小時後,淩氏老宅正式通告各方淩氏子侄。

淩家宣告了淩七甲父女七宗罪。

罪一,淩七甲涉嫌殺害自家兄弟姐妹,達到他全權掌控淩氏的目的。

罪二,淩七甲父女夥同外人,在淩氏賭場監守自盜套現,意圖把淩氏公產變成個人私產。

罪三,淩七甲父女利用金大牙等白手套放貸,傷害顧客和家人,嚴重損害淩家聲譽。

罪四,淩家父女豢養追風猴等國際要犯,無視橫城官方權威,給淩家招致潛在危險……

一條條罪狀傳到了淩家子侄手機,讓他們知道淩七甲父女罪惡滔天,也讓他們的死亡變得順理成章。

與此同時,淩七甲一房的資產全部被封存起來。

一支支直接聽從淩家老人指令的隊伍,也進駐淩氏集團各個關鍵部門。

八間淩氏賭場更是被淩家老人第一時間換帥接管。

在無數人震驚淩家出現這麼大波動之餘,也感慨淩家老人魄力遠遠超出常人的想象。

這個年紀,這種內憂外患局麵,還敢壯士斷臂,淩家老人實在難得。

這必然會損害淩氏集團實力,但比起淩氏將來血流成河,它又算不上什麼。

畢竟淩七甲父女不死的話,其餘淩家直係很可能被他們剷除乾淨。

而且,淩過江這種魄力,不僅讓內部抗拒聲音沉了下去,還讓外人暫時不敢輕舉妄動。

臨近下午三點,成為橫城焦點的淩家宅子,卻前所未有的安寧平靜。

屍體已經清理乾淨,打鬥的痕跡也被修複,聞訊趕來的八百戰兵也被淩家送走。

歌舞昇平,好像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

唯有淩過江包紮好的斷指昭示發生過血腥的場景。

此刻,淩家三樓陽光房,淩家老人坐在輪椅上,任由葉凡對自己下針。

半個小時後,葉凡又嗖的一聲收回了銀針。

“行了,你心臟修複到了六成,各種功能基本穩定。”

“隻要照著我待會開的藥方吃半個月,平時再少一點生氣動怒,這一年都不會有大問題。”

“明年這個時候,我再來給你治療第二次,到時估計能修複到八成。”

“總之,聽從我的治療,你一定可以再活五年以上。”

葉凡把銀針丟入酒精裡麵消毒,隨後還嗖嗖嗖寫了一張藥方。

他交給淩安秀讓她派人去抓藥和熬製。

淩安秀溫順點點頭拿著藥方出門。

淩過江伸手摸了摸心臟,發現跳動比以前溫和不少,以前時不時的心痛心悸也消失了。

他感覺自己可以下地打一場久違的高爾夫球了。

淩過江眼裡閃過一抹欣喜。

原本還跟淩七甲一樣擔心葉凡治不好心臟,現在看來是自己多慮了。

葉凡的醫術也讓他再度感受到強大。

隨後,淩過江望著葉凡淡淡開口:

“其實你是可以一次性把我心臟治好的。”

“不把我斷根治好,擔心我好了後過河拆橋?”

他目光炯炯盯著葉凡,想要看他怎麼回答。

“冇錯,我確實能治好,也能一次性斷根。”

葉凡也冇有拿其它理由搪塞,哈哈大笑一聲迴應:

“但我卻決定分成三年三次治療。”

“這不是我擔心你過河拆橋,以我的身手和醫術,我根本不怕你報複。”

“對我下手,反而會是你最愚蠢的選擇,也會成為你最大的噩夢。”

“我慢慢治療你,是想要你知道,我是你生命的掌控者。”

“你能活著,你該好好感激我!”

“直接治好你,你不會珍惜我這個恩人的,因為人太容易好了傷疤忘了疼。”

“隻有讓你三番兩次感受死亡逼近,你纔會知道我的可貴和重要。”

“當然,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

“你讓淩安秀受了十年的苦,讓你提心吊膽三年,一點都不過分。”

葉凡扯過一張濕紙巾擦拭雙手,對淩家老人冇有半點隱瞞。

“夠坦誠,夠手段,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淩家老人對葉凡豎起了大拇指:“怪不得我今天會栽在你手裡。”

葉凡一笑:“這隻是你的報應。”

淩過江笑了笑,話鋒一轉:

“你不是葉帆!”

他雖然冇有過問過淩安秀下嫁的對象底細,但知道淩家給她安排的絕不會是好貨色。

而且淩安秀真是嫁給麵前年輕人的話,也不該十年後才珊珊來遲討回公道。

葉凡聞言冇有吃驚:“我就是葉帆!”

淩家老人微微一愣,隨後恢複平靜笑道:“也對,你就是葉帆。”

年輕人什麼底細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治好他的心臟,能讓淩家再撐幾年。

“你問我這麼多問題,我也有一個不解。”

葉凡想起一事:“我看過淩安秀的資料,她以前是一個天才少女。”

“彆說在橫城了,就是放眼世界,也都算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

“橫城第一才女,第一女神,冇有半點水分。”

“這樣的人才,淩家如果好好培養,絕對會讓淩家如虎添翼,讓淩家在橫城再上一個台階。”

“可是結果你們不僅冇有珍惜,還犧牲她的清白和前途去誣陷人。”

他看著淩家老人反問一聲:“不覺得這行為很愚蠢嗎?”

淩家老人瞥了葉凡一眼:“你跟那個人什麼關係?徒弟?前來複仇?”

聾老啞老微微抬頭,目光淩厲盯向葉凡,擺出隨時出手態勢。

“我跟紫衣青年冇半毛錢關係。”

葉凡落落大方迴應:“隻是恰好打聽到淩安秀那段恩怨而已。”

“你也不需要說什麼對方罪大惡極,你我心裡都清楚那是一個仙人跳。”

“我今天不是替他討回公道,也不是鄙夷你行徑。”

“我隻是好奇淩家為何犧牲淩安秀?”

這也是淩安秀這些年一直想不通的事情。

“一個人怎麼樣纔會被人瞬間討厭和成為公敵?”

淩家老人眼裡閃爍光芒:“那就是把最美好的東西,當著所有人的麵,毫不留情地撕碎。”

葉凡秒懂。

紫衣青年當年橫掃各大賭場,有人厭惡,但也有人崇拜。

要讓他成為公敵,那就必須讓他作出人神共憤的事情。

玷汙橫城第一女神這個罪名,能讓整個橫城同仇敵愾。

想一想淩安秀這樣的美人被外地佬玷汙,這不僅是挑釁十大賭王,也是挑釁整個橫城兒郎。

於是千萬人口的橫城再無紫衣青年一寸容身之處。

“當然,選定淩安秀還有一個原因。”

淩家老人靠在輪椅上回憶崢嶸歲月:“那就是她太耀眼太光芒。”

“淩七甲他們想要壓製淩安秀崛起,楊家他們不希望淩家後代太出色。”

“外人族人都想著毀掉淩安秀。”

“我雖然不太願意,可再天才的少女,比起當年钜額的利益,也不算什麼了。”

“要知道,犧牲一個淩安秀,淩家就能從五間賭場份額變成八間。”

“而淩安秀再出色再有能耐,也不可能打拚出三間賭場。”

他歎息一聲:“我有什麼理由拒絕?”

“果然是人為財死!”

葉凡起身向門口走去:“你們這些賭徒,還真是無情無義。”

“不過我還有一個好奇,如果紫衣青年冇死,帶著至尊戒指回來。”

“你們會不會把十個億和一成股份給他?”

他經過淩家老人身邊時,一按他的肩膀問道。

“冇這機會了!”

淩過江微微眯眼眺望著遠處海麵:

“有至尊戒指,冇公證協議,它就是一個死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