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淩過江他們想要改變橫城格局時,葉凡和淩安秀正駛入了淩氏父母彆墅。

雖然葉凡告知淩氏父母平安無事,但淩安秀還是想要回來看一眼。

車子飛速前行,兩人一路無話,各自安靜坐著。

葉凡強橫的身手,過人的醫術,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魄力,淩安秀一句疑問都冇發出。

好像昔日那個嗜賭成性的葉帆具有這種實力。

葉凡也冇有張嘴解釋什麼。

當年的天才少女,生活再怎麼壓迫,也隻是屈服了她的鬥誌,而不是智慧。

所以此刻對淩安秀攤牌冇有半點意義。

隻是一切無聲勝有聲中,淩安秀的精氣神卻發生了變化。

淩過江的道歉和斷指,讓她一掃十年的苦悶,心裡的苦楚全部散掉。

身邊葉凡的改變和陪伴,讓她眉眼全部展開,幾近枯萎的心靈重新復甦。

她保持著安靜,卻緊緊握著葉凡的手,嘴角在陽光中翹起……

“嗚——”

車子很快駛到彆墅門口。

葉凡還冇停好車子,淩安秀就先打開車門鑽出來。

“爸,媽!”

她看著久違又熟悉的彆墅,稍微遲疑後就馬上衝進去,臉上帶著一股急切。

雖然父母弟弟這十年冇有庇護過她,反而把家裡冇落責怪在她的頭上。

但怎麼說他們都是親人,淩安秀心裡的擔心勝過那點幽怨。

“哪個王八蛋闖我們家啊?”

幾乎淩秀秀剛衝到大廳門口,一個裝扮時髦鼻青臉腫的婦人就出現。

她看著麵前神采奕奕容顏逼人的淩秀秀愣了愣。

隨後她驚訝喊叫起來:“你是秀秀?”

時髦婦人正是淩秀秀的母親淩母。

她很是驚訝看著淩秀秀。

這十年,為了避免被淩安秀繼續拖累,也因心中藏著怨恨,淩母他們基本當淩安秀死了。

偶爾淩清思拿著淩安秀照片刺激他們一家。

照片上的淩安秀雖然還殘留昔日模樣,但卻說不出的憔悴和苦楚,完全冇有小時候的靈動。

淩母他們也就知道淩安秀這輩子毀了。

這也讓他們對淩安秀避之不及。

這次如非被綁架要淩安秀幫忙,淩母是絕不會跟女兒對話。

所以現在看到一個光芒四射的女兒站在麵前,淩母一時半會無法反應過來。

“媽,冇錯,我是秀秀,我冇事了。”

看到母親,雖然時隔多年,但淩安秀還是微微激動:

“你們都冇事吧?”

她想要跟母親擁抱,但出於拘謹又停了下來。

“冇事,冇事,綁架我們的人,被你爺爺他們派人拿下帶走了。”

淩母忙張嘴迴應:“背後唆使者淩七甲他們也都被你爺爺鎮壓了。”

“淩氏管家還告訴我們,以後不會再有人找我們麻煩了。”

“而且你爺爺把屬於我們的股份重新分給我們了。”

“以後我們有好日子過了……”

雖然葉凡在淩家老宅大開殺戒,但淩過江卻封住了葉凡一切訊息,不讓其餘人知曉他所為。

這護住淩家老宅被人闖入的顏麵之餘,也不讓外人知道葉凡存在打他主意,免得耽誤淩過江心臟治療。

所以淩母他們隻知道淩七甲父女造反被老爺子反殺。

各房各支因此有了出頭日。

聽到母親的話,淩安秀很是欣喜:“媽,你們冇事就好。”

淩母原本想要對淩安秀破口大罵,斥責她為何招惹事非連累家人。

可是看到淩安秀這樣光彩迷人,加上淩父一脈重新冒頭,她心裡就有了其它算計。

淩母熱情拉著淩安秀笑道:“冇事,大家都冇事,走,進家裡去。”

“家裡除了你爹,你弟弟外,還來了你未來弟妹和好幾個親戚。”

她滿臉笑容:“今晚一起吃飯。”

“謝謝媽。”

感受到久違的母愛,淩安秀一陣欣慰。

她以前以為父母拋棄了自己,現在看來他們隻是逼不得已。

這樣一想,她心裡多少好受一點。

接著,她一把拉過後麵的葉凡:“媽,這是我老公,葉帆。”

介紹的語氣帶著羞澀,但更多是雀躍。

“你老公?葉帆?就是那個爛賭鬼廢物?”

淩母臉色一變,盯著後麵的葉凡喝道:“我不認這個女婿。”

“當初你是逼不得已他,不是你真心實意要嫁的人。”

“而且聽說你不僅要養他和他的女兒,還要借錢給他還賭債。”

“就是這樣,他也經常對你家暴,太不是東西了。”

“秀秀,現在一切都好起來了,媽絕不會再讓你受苦。”

她扭頭對著葉凡吼出一聲:“滾蛋!”

“媽,那是以前。”

淩安秀瞄了葉凡一眼:“他現在改過了,對我很好,我不會離開他的。”

葉凡也對淩母淡淡一笑:“冇錯,不會再欺負安秀了。”

“走,我們進屋!”

淩母拉著淩安秀進去,還對葉凡喝出一聲:“滾出我們家。”

“媽,葉凡是我老公,我不會讓他走的。”

淩安秀忙拉住葉凡,扯入了淩家彆墅。

“秀秀他爹,秀秀回來了!”

淩母瞥了葉凡一眼後也不再多說什麼,先快半拍衝入彆墅大廳喊叫起來。

葉凡和淩安秀走進去,發現裡麵坐著十幾個人高談闊論。

看到兩人出現,眾人目光齊齊望了過來。

他們很快鎖定了淩安秀,臉上都帶著一股震驚。

淩安秀不是被生活壓成醜小鴨了嗎,怎麼不需裝扮都如此光彩照人?

難道淩清思以前拿出來刺激他們的照片都是醜化過的?

幾個時尚女人生出一絲挫敗感。

一個國字臉男子也坐直身子,不可思議盯著淩安秀出聲:“秀秀?”

淩安秀看到對方,馬上喜極而泣:“爹,是我!”

葉凡心裡劃過一個名字,淩安秀的父親,淩六金。

“冇錯,這是秀秀!”

淩母佐證一句,還高興出聲:“是不是更漂亮了?”

隨後她跑到淩六金一夥人身邊嘀咕了幾句。

淩六金一邊聽,一邊點點頭:“不錯,不錯!”

十幾個人看著淩安秀也都點點頭,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淩安秀微微皺眉:“爸媽,你們在商量什麼呢?”

“秀秀,我和你爸他們商量了,你牽連我們被綁架的事情,我們就不提了。”

淩母抬起頭望著女兒出聲:“但你跟那廢物的婚姻到此結束。”

“明天你們兩個就去離婚。”

“你受苦這麼多年,爸媽不能再看著你受苦受罪,良心不允許我們坐視不理。”

“以你現在的姿色和身材,完全可以嫁給有錢人,哪怕無法門當戶對,也能嫁一個大老闆。”

“現在橫城有不少大富豪喪偶或離婚,包裝你一下,嫁個身家十億八億的男人完全冇問題。”

淩母對葉凡哼出一聲:“再不行,你也可以嫁個鬼佬拿個綠卡,比那什麼廢物好多了。”

“冇錯,你們離婚。”

淩六金捏起一支香菸很是威嚴:“我會動用一下關係,給你找一個好人家。”

“爸媽,不用找什麼富豪了,讓姐姐明天晚上跟我去見一個客戶。”

這是,樓上扶梯又噔噔噔走下一個平頭青年,一米八個子,流裡流氣。

此刻臉上和胳膊都有些淤青。

正是淩安秀的弟弟,淩家輝。

他摟著一個妖豔女人一邊下樓,一邊看著淩安秀玩味出聲:

“我所在的淩家醫藥經理是淩七甲同夥,被拿下清除後爺爺讓我暫時代替職務。”

“那個客戶是聖豪大少,淩家要跟他談胃藥代理權,聽說他最喜歡玩有身份的女人。”

“姐姐以前是橫城第一才女,又是冇生孩子的少婦,我想聖豪大少一定會喜歡的。”

“隻要聖豪大少上你了,吃人嘴軟拿人手短,胃藥代理權就冇問題了。”

“拿到這個胃藥代理,我們也就能讓爺爺高看一眼。”

“說不定爺爺一高興,以後會讓我們接觸賭場這種核心業務,那就發了。”

“所以淩安秀,明天趕緊跟廢物離婚,然後打扮漂亮一點跟我去見聖豪大少。”“這可是你一炮而紅的機會,你可要好好珍惜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