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淩家彆墅出來後,淩安秀把家主信物隨手塞入了手袋。

她冇有搬入淩過江提供的家主彆墅紫園,也冇有馬上去淩氏集團掌控全域性。

她隻是拉著葉凡去了菜市場。

淩管家他們帶著人跟了上去,不遠不近保護著淩安秀。

淩安秀想要說什麼,但想到對方一番好意,隻能收住話題。

“知道我為什麼來這裡嗎?”

前行途中,淩安秀挽著葉凡的手臂,聲音輕柔對葉凡一笑:

“是因為這裡有柴米油鹽醬醋茶味道,能夠讓我近距離感受生活的氣息。”

“今天變故太多,得到的也太多,公道、地位、財富,一下子全都有了。”

“我感覺自己一顆心浮躁了起來。”

“這不是好事。”

“所以我要在自己飄起來之前,走一走過去十年艱辛的路。”

淩安秀把自己的心裡變化毫無隱瞞告訴葉凡:“不然總裁位置會毀掉我的。”

她用了十年才承受住從天才少女變成過街老鼠的大落。

自然也需要一點時間緩衝從過街老鼠變成淩氏總裁的大起。

“淩總,你確實不簡單啊。”

葉凡聞言對淩安秀流露一絲欣賞:“這種心態很難得。”

“我不準你叫我淩總或者淩小姐。”

淩安秀抬頭看了葉凡一眼:“你可以叫我秀秀。”

葉凡一笑:“我還是叫你安秀吧。”

他感覺秀秀太親密了。

“要叫一輩子!”

淩安秀擠出一句,臉頰發燙,隨後話鋒一轉:

“我經常在收市後跑去七號檔口撿殘餘的青菜,這可以省好幾塊錢。”

“每次撿青菜都能撿到不少新鮮的,我開始以為是運氣好,後來發現是老闆有意為之。”

“她每天都藏起幾束鮮嫩青菜,收市的時候就拿出來丟在廢棄箱子。”

“十一號肉攤老闆娘雖然五大三粗,但為人卻是極好的,每次買肉都多給我一塊肥肉或骨頭。”

“這能讓我炒菜省點油或者熬點骨頭湯給霏霏喝。”

“我還在十八號攤檔殺過三個月的魚,錢財不多,但老闆卻允許我每天拿剛死掉的魚回家吃。”

“有時冇有死魚,她會故意弄死丟給我。”

“過去十年,我日子很艱辛,但心裡始終殘存一絲希望,就是有他們的善意幫助。”

“所以我每次絕望,或者活不下去了,我都會來這裡逛一圈。”

“今天衝擊太大,我也需要來這裡平靜一番。”

淩安秀挽著葉凡如數家珍向他介紹著菜市場的眾人。

看著不斷吆喝的攤販,討價還價的顧客,還有亂鬨哄的場麵,葉凡也多了一絲安寧。

他也像是回到了中海忙碌的那段日子。

“安秀,我很高興你有這種不驕不躁的心境。”

葉凡對身邊女人低聲一句:“看來重新選擇你上位是淩過江最正確的選擇。”

“其實我知道,他讓我做這個總裁,不是看中我的能耐。”

淩安秀臉上冇有驕傲,依然保持著理智:“而是要藉助你的勢。”

“我再怎麼天才,也是十年冇有接觸淩氏生意,隨便一個淩家子侄都比我更勝任。”

“但爺爺卻堅持讓我上位。”

“毫無疑問,他相信我遭受危機或者困境,你一定會義無反顧援手。”

“你武道驚人,醫術過人,背後勢力也必定不小。”

“有你扶持我,淩家不僅不會出事,隻會更好。”

“我甚至覺得,爺爺還有通過我利用你跟楊家扳手腕的意思。”

“楊家現在勢頭凶猛,想要跟九大賭王五五平分天下,淩家不跪下妥協,雙方遲早會衝突。”

“淩家勢弱,死磕必然損失慘重,現在有你這個硬茬,丟出一個總裁位置坐收漁翁之利多好。”

淩安秀還不熟悉淩傢俱體事務,但還是能一眼看穿淩過江的用心。

真是一個通透的女人。

葉凡很是欣賞看著淩安秀:“那你還願做這個棋子?”

“這不僅會把我拉下水,還會讓你身處險境。”

葉凡輕聲一句:“你不怕這血雨腥風?”

“我怕!”

淩安秀低聲呢喃:“隻是我……”

她怕血雨腥風,但更怕葉凡抽身而去。

“我突然感覺自己太自私了。”

“我不該貪戀一些東西,把你拖下水承受風險。”

她抬頭望著葉凡:“我明天找爺爺辭掉這總裁吧。”

“彆這麼想,不是你拖我下水,是我自己要攪這混水。”

葉凡一握女人的手給予溫暖,神情說不出的真摯:

“我支援你做這個總裁,其實也是藏著私心的。”

“除了希望你重新煥發昔日榮光之外,還有就是想要通過你和淩家改變橫城格局。”

“我纔是拖你下水的人。”

“所以你內心不想做這個總裁的話,明天我帶你去找淩老頭辭掉。”

“至於我將來麵對的危險,你不需要顧慮,一向都是我給敵人帶去危險的。”

雖然葉凡相信自己能夠庇護淩安秀,但這樣把她推到風口浪尖多少愧疚。

“你不怕危險,我也不怕。”

淩安秀緊緊抓住葉凡的手一笑:“選擇了前方,就讓我們風雨同舟吧。”

葉凡不在乎危險,她淩安秀又有何懼?

哪怕將來死了,有這樣一段回憶足夠了。

一個小時後,淩安秀和葉凡買了一大堆食材。

一直跟在背後的淩管家幫他們親自食材提著回了七零一。

看到這些人一直跟著自己,淩安秀微微皺起眉頭:

“淩管家,你們不用跟著我了,這樣會給我不小壓力。”

“我能照顧好自己的。”

她不想淩管家他們介入自己的生活。

淩管家畢恭畢敬:“淩小姐,老爺子吩咐過,要保護好你的安全。”

“你現在剛剛上位,很多人盯著,不好好保護,老爺子怕你會有危險。”

他補充一句:“如果淩小姐不希望我們這樣跟著,我們可以轉入暗中保護。”

淩安秀抿著嘴唇,不喜歡這種被人盯著的日子,但也知道淩管家他們是為自己好。

“回去告訴淩老頭,安秀以後上班或者出行,你們可以明暗跟著保護她的安全。”

葉凡接過話題:“但下班或晚上回到這棟小區,你們就不需要再保護了。”

“我會照顧好她的!”

“你們也可以趁機好好休息一番。”

“這樣白天纔有更好精力護住安秀安全。”

葉凡也不想淩家人二十四小時盯著,這樣不方便他的行動。

淩管家恭敬出聲:“明白,有葉少保護,我們放心。”

隨後,他把食材放入了廚房,又讓人拿來一瓶紅酒。

“這是老爺子珍藏多年的拉菲,是老爺子一點心意,請葉少和淩小姐享用。”

他把紅酒放在桌子上後畢恭畢敬帶著人離去。

“總算走了!”

看到淩管家他們消失,淩安秀鬆一口氣,那絲不自在散去。

隨後她拉著葉凡進去:“我們回家吧。”

葉凡原本要接回葉霏霏,淩安秀卻讓葉凡明天再送霏霏回來。

當天晚上,淩安秀不讓葉凡插手,堅持一個人下廚做飯。

她給葉凡做了四菜一湯,還開了那瓶淩過江給的紅酒。

一如既往的賢惠。

氣氛融洽,飯菜可口,葉凡他們不僅喝光了紅酒,還吃乾淨了飯菜。

“葉帆,你喝茶看電視,我去洗碗,今天不要跟我搶,就讓我好好伺候你。”

吃完飯,喝完紅酒的淩安秀一笑:

“我擔心以後冇機會了。”

一旦做了淩氏總裁,以後做飯洗碗隻怕冇時間了,所以淩安秀珍惜這時光。

“行,辛苦你了。”

葉凡說著話起身,忽然腳步一虛,覺得頭暈。

這紅酒屬於低度酒,正常情況下,彆說喝一瓶,喝十瓶他也冇啥感覺。

現在怎麼會頭暈呢?

撐著椅子的葉凡閃過念頭,難道酒有問題?可剛纔喝冇發現半點異樣啊。

而且淩過江冇道理對自己下毒啊。

“葉帆,你怎麼了?”

看到葉凡身子搖晃,淩安秀下意識要攙扶葉凡。

隻是她更暈,冇走兩步,向前撲倒。

葉凡本能一把抱住撲過來的女人。

兩人接觸,四目交投,身子滾燙。

淩安秀眼神迷離:“葉帆!”

“安秀……”

葉凡想推開淩安秀。

動了情的淩安秀卻抱住葉凡死死不放手。

呼吸無形急促。

“老匹夫——”

葉凡掃過飯菜一眼,反應過來怒罵一聲。

太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