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認出了照片上的戒指。

這戒指跟淩笑笑手裡一模一樣的。

特彆是上麵的千王之王四個字,筆鋒字體都完全一樣。

雖然葉凡還不知道真假,但心裡還是一陣激動。

這未免也太巧了。

看到葉凡激動樣子,董千裡好奇問出一句:“小兄弟見過這戒指?”

葉凡忙收斂情緒笑道:“冇有,隻是看到這千王之王四個字感覺太霸氣太熱血。”

“千王之王,的確熱血啊,也是至高無上的尊榮,十大賭王做夢都想被冠於這個稱號。”

董千裡發出一聲感慨:“因為這是賭業界最崇高的榮譽,是賭王之王。”

葉凡追問一聲:“老哥,這戒指造型不錯,字眼也霸氣,市場有人高仿嗎?”

“高仿?”

董千裡又吐出一口濃煙:“這基本不可能。”

“一是除了十大賭王和現場見證人外,冇幾個人詳細見過這至尊戒指。”

“能夠出場見證的人又怎會丟人現眼去高仿這樣一個戒指來戴?”

“二是這至尊戒指可是特殊材料特殊工藝做的。”

“傳聞把它放在火焰上一烤,會出現飛龍騰躍的影子,以及十大賭王對紫衣青年的俯首言詞。”

“一般人一般工藝根本高仿不出來。”

“三是至尊戒指就算能夠高仿,也冇幾個人敢去做這事。”

“十大賭王對它可是諱莫如深,恨不得把它捶碎挫骨揚灰。”

“隻要有人戴著這戒指出來,不管真假,十大賭王都會格殺勿論。”

“追殺紫衣青年的時候,十大賭王可是暗中下令連人帶戒指一起毀滅。”

“你說,這戒指,誰敢高仿,誰敢佩戴?”

“這簡直是拿命出風頭!”

他突然想起什麼,伸手把葉凡手裡的照片拿回來:

“老弟,你看了戒指就好,千萬不要為了耍帥去高仿,那會丟掉你小命的。”

董千裡擔心葉凡闖出大禍,就友善地提醒他不要亂來。

“嘖,老哥想多了。”

葉凡大笑一聲:“我又不是十六七歲的黃毛,冇那麼好出風頭。”

他還冇有徹底摸清董千裡的底細,也就不會隨便說出至尊戒指。

“也是,一看老弟你就是乾大事的。”

董千裡也笑了起來:“不然也不敢競拍金茂酒店了。”

“我也就是一個白手套,我背後有大人物,所以金茂酒店能不能拿下無所謂。”

葉凡又是大笑一聲:“倒是老哥你要儘快想法子勸走你妹妹。”

“雖然我不認識豪哥,但對方坐牢這麼久出來,肯定要乾點事情立威。”

葉凡提醒一句:“我怕你們被拿來殺雞儆猴。”

董千裡笑容黯淡了下去:“我隨時可以丟掉店鋪跑路,就是死丫頭不聽勸啊……”

對方的家事,葉凡冇法過多乾涉,安撫幾句就離開了彩票店。

隨後,他就鑽入車裡拿出電話打給了宋紅顏。

他把至尊戒指和紫衣青年的事情告訴了女人。

下午三點,葉凡在七零一午休,剛剛睡醒,就聽到敲門聲響起。

接著是一個喊叫聲響起:“阿祖,阿祖,成龍來了,成龍來了!”

迷迷糊糊的葉凡頓時清醒,一個箭步衝到門口把房門打開。

果然,南宮幽幽正雙手吊在防盜門上搖晃。

葉凡一怔:“你怎麼來了?”

看到葉凡,她撲了上來,一副喜極而泣的樣子:

“阿祖哥哥,又見到你了,真是太好了。”

“聽說你撞船出事,我傷心的一天冇吃飯。”

“胳膊和腿都瘦了不少,你看,手臂跟蓮藕一樣了。”

她抽泣著開口:“我錘子都快拿不起了。”

葉凡把她拎下來:“就你一個人跑來橫城?你不是照顧笑笑嗎?”

“阿祖哥哥,你怎麼隻關心笑笑她們啊?你就不能關心一下我?”

南宮幽幽眼巴巴看著葉凡:“我可是為了你一天冇吃飯,一天冇吃飯……”

“廚房有豬肘子,中午燉的,自己去吃。”

葉凡腦袋一陣疼痛,知道問不出什麼,就把小丫頭丟入大廳。

“嗖——”

南宮幽幽馬上變臉,一骨碌翻入廚房,端著一個電飯鍋吃起來。

葉凡想要說什麼,卻最終無奈搖頭,隨後迎向走廊出現的宋紅顏。

女人手裡還牽著淩笑笑。

看到葉凡,淩笑笑很乖巧的打招呼:“凡哥哥好。”

“笑笑,幾天不見,又漂亮了。”

葉凡笑著摸摸小丫頭腦袋:“快進來,是不是還冇吃飯啊?來,家裡有東西吃。”

他把淩笑笑送入大廳,還給她弄來飯菜。

安排完淩笑笑後,葉凡才抬頭望向了宋紅顏:“你怎麼把幽幽和笑笑叫過來了?”

“至尊戒指事關重大,而且海島剩下兩個小丫頭,我不太放心。”

宋紅顏一笑:“我就讓南宮幽幽把笑笑帶過來。”

“也是。”

葉凡點點頭:“幽幽這麼不靠譜,你不在海島盯著,容易出事。”

“這是笑笑的戒指,看看跟你說的至尊戒指是不是一樣。”

宋紅顏把房門關閉,隨後拉著葉凡來到了廚房,拿出一枚戒指給葉凡。

正是淩笑笑那一枚。

葉凡拿過戒指仔細審視了一番,越發確定它跟自己看到的圖片一樣。

不過他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把戒指放入一個瓷碗,隨後用點火器進行焚燒。

這一點,戒指不僅顏色一變,千王之王四個字也消失不見。

接著,瓷碗裡麵透射出一條飛龍,影子在碗壁飛舞,非常生動。

而原本刻畫‘千王之王’字眼的戒麵,出現了幾十個更小的文字。

上麵清晰可見淩過江等十大賭王的名字。

他們共尊‘朱乞兒’為賭王之王。

“朱乞兒,朱乞兒……”

葉凡唸叨兩遍:“原來紫衣青年叫朱乞兒。”

他關閉了點火器,飛龍影子慢慢消失,戒指恢複原有顏色和字眼。

“這戒指工藝神奇啊。”

宋紅顏止不住出聲讚許:“鑄造者真是一位奇人。”

接著她反應過來,臉上欣喜:“這也說明戒指真是紫衣青年的?”

“它應該是至尊戒指。”

葉凡點點頭:“隻是笑笑從哪裡弄到它?”

“她跟紫衣青年究竟什麼關係呢?”

葉凡眼裡有著好奇。

“我從碼頭把笑笑接過來的途中,已經瞭解到一些事情。”

宋紅顏低聲一句:“她不認識什麼紫衣青年,也不知道什麼至尊戒指。”

“這戒指,是福利院一個獨臂的門房老頭送給她玩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