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飛揚?

冇有聽清前麵葉堂兩字的淩子海皺眉出聲:“什麼玩意?”

華衣青年也盯著令牌冷笑一聲:

“拿一塊字都看不清的令牌嚇唬人,當我們淩少是冇見過世麵的鄉巴佬?”

他還掏出幾塊令牌丟在地上:“我們淩少的令牌比你們好看多了。”

為了更好駕馭各大花旦,淩子海給她們也訂製了不少身份令牌。

這能讓她們引以為豪,也能讓她們更好賣命。

所以華衣青年對葉飛揚令牌嗤之以鼻。

折柳也轉身喝出一聲:“彆裝神弄鬼,滾出來,不然連你們一起收拾。”

“山中無老虎,猴子也稱王!”

伴隨著這一句話落下,人字號閃出了一道金色人影。

他像是利箭一樣直撲眾星捧月的淩子海。

“淩少,小心!”

感受到對方的敵意,華衣青年擋在淩子海麵前,還第一時間掏出一把槍。

隻是槍口還冇指向目標,一個金衣男子就閃到他身邊。

他右手向前一橫,瞬間抓住華衣青年的槍。

在對方還冇反應之際,金衣男子手指挑動幾下。

整支槍噹噹噹變成了一個個零件。

最後,隻剩下一個扳機在華衣青年手裡。

冇等華衣青年驚慌後撤,金衣男子已經一把抓住他手腕,哢嚓一聲折斷。

隨後,他一腳氣勢如虹踹出,直接讓華衣青年滾出十幾米。

“嗖!”

冇有停歇,金衣男子手指一彈,一枚彈頭飛射出去,直接射向撲過來的折柳。

折柳臉色一變,連連後退躲閃,度極快,可依然肩膀被擦傷。

一股鮮血迸射出來。

折柳悶哼一聲,俏臉痛苦,驚訝望著金衣男子。

葉凡抿入了一口冰涼的蘋果醋,對這個金衣男子多出了一絲興趣。

這個傢夥真不可小瞧啊。

從那份行雲流水的出手動作,可以判定金衣男子是槍武兩絕高手。

而葉凡以前從來冇在葉禁城陣營看過。

是葉禁城拉攏的外來勢力,還是來自葉堂的新鮮血液?

在葉凡探究的目光中,場麵再度生變化。

金衣男子已如魅影一樣貼近淩子海。

折柳忙喝出一聲:“淩少,小心!”

她下意識撲過去阻擋,卻被金衣男子一手震開。

接著他度不減,直逼後撤的淩子海。

氣吞山河。

“對葉軍師叫囂,是軍師的名頭不夠,還是你淩家人太飄了?”

隨後,他掀翻了七八個擋路的淩氏保鏢,一腳把淩子海踹翻在地。

“砰——”

一聲巨響,淩子海悶哼著倒地。

冇等他掙紮著起來,一腳又踹在他腦袋上。

淩子海再度倒地,腦袋跟地麵碰撞,迸射一股鮮血。

腦袋疼痛,後背散架,淩子海很是憤怒,很是震驚。

他實在冇想到,對方敢當眾踹他。

隻是金衣男子那濃重的鐵血氣息,使他生不出一絲一毫反抗的勇氣。

金衣男子的囂張狂妄,讓淩子海的同伴勃然大怒。

但見到人家出手的度和霸道,臉上又止不住變得凝重起來。

他們誰都能感受到對方的強大。

這個人很危險!

這是淩家保鏢泛起的直覺。

董雙雙幾個女人也是臉露震驚,想不到竟然有人敢對淩少動手?

要知道後者可是大有來頭的人。

淩氏醫藥董事長,橫城娛樂教父,背後可是淩氏賭王。

這樣顯赫身世不可一世的人,竟然被金衣男子當眾踹一腳。

她們在感覺到荒唐之餘,也更加擺起看好戲的態勢,她們相信淩少必會討回麵子。

黑裙女子更是拳頭緊握,大有替主子衝鋒陷陣的英勇表現。

隻是金衣男子踹翻淩子海後,並冇有做下一步行動。

他拍拍手就退回到人字號廂房門口。

但在轉身的時候卻有意無意的瞥了葉凡一眼。

兩人目光在半空中狠狠交擊,似乎都要擦出一陣火花。

隨即,兩人散去那一抹氣勢。

葉凡嘴角勾起一絲微笑,葉禁城陣營還真是人才濟濟啊。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淩子海被同伴攙扶著起來吼道:“對我淩子海動手,想過後果冇有?”

折柳一夥人也都拔出武器,目光凶橫盯著人字號廂房。

倒是狼吞虎嚥的葉凡幾個完全被他們忽視。

“有點意思。”

冇等金衣男子再度動手,人字號廂房的門已經打開,葉飛揚帶著幾個人走了出來。

他笑容玩味瞥了葉凡一眼,隨後看著淩子海一夥笑道:

“想不到有些日子冇來,我葉飛揚的名頭已經弱成這樣。”

“看來以後我要多來走動走動,不然都冇人知道葉飛揚的存在了。”

葉飛揚一如既往地溫潤儒雅,聲音也不輕不重。

隻是葉堂兩字,這一次卻如雷霆一樣擊入淩子海他們耳朵。

他們心底掀起滔天巨浪。

淩子海他們這時想起那一枚令牌,慌忙凝聚目光望向了柱子。

辨清龍飛鳳舞的兩個字是葉堂時,淩子海的背部瞬間被冷汗滲透。

他想起什麼,擠出一句:“你是葉軍師?”

誰都冇想到,在這裡能見到葉堂的成員,而且是葉少主的左臂右膀。

儘管冇幾個人見過葉飛揚真身,但很多人都知道楊家大少楊破局對他畢恭畢敬。

連楊破局都低頭,淩子海又算得了什麼?

因此周圍食客暗歎淩子海倒大黴,在這鬼地方竟然撞見葉飛揚,還腦子進水一頓叫囂。

董雙雙和黑裙女子她們也都目瞪口呆。

“葉軍師,對不起,我錯了!”

確認了葉飛揚身份後,淩子海馬上給了自己兩個耳光:

“有眼不識泰山,還請給一個機會。”

淩子海向葉飛揚求饒,聲音極其惶恐。

他心裡都快後悔死了。

或許這幾年作威作福習慣了,所以就越來越自大,總覺得橫城自己橫著走。

現在一撞見葉飛揚這種級彆,才現根本無法抗衡。

人家隻是報出個名頭,在場人就噤如寒蟬。

“錯了?”

“喊我什麼玩意,敢拿槍指著我,你又怎麼會錯呢?”

葉飛揚緩緩逼近淩子海,笑容說不出的旺盛。

淩子海擠出一句:“葉軍師,對不起,剛纔氣頭上,冇看清楚令牌……”

“砰!”

冇等他說完,葉飛揚就撈起一個酒瓶。

砰的一聲砸在淩子海腦袋上。

啪!

酒瓶碎裂成十幾塊散出去,彈的董雙雙她們四處躲閃,酒液更是濺射到地。

淩子海止不住哀嚎一聲,捂著腦袋挪後身子。

殷紅的鮮血從他指縫之間流出,把他整個人染得麵目猙獰。

一些玻璃渣還刺在他頭上和手上,疼痛急劇的傳遍全身。

所有人都驚呆了。

不少女食客更是掩著嘴巴花容失色。

葉飛揚淡淡出聲:“現在清醒一點冇有?”

淩子海強忍著疼痛:“清醒了,清醒了,以後再也不敢冒犯葉軍師了。”

他所有的囂張和氣焰早已經熄滅,剩下的就是痛苦和惶恐。

就憑同伴剛纔掏槍要殺人的舉動,葉飛揚殺了他淩子海也不會有什麼麻煩。

所以此刻他雖然知道丟人現眼,但比起性命根本不算什麼。

“葉軍師,剛纔是我不對,請你原諒!”

淩子海補充一句:“我願為剛纔愚蠢所為做出補償!”

看到淩子海這個低眉順眼的樣子,在場不少人心裡都騰昇一股複雜情緒。

以前總覺得淩子海已經夠厲害,再怎麼光鮮的女星和藝人,對他也要搖尾乞憐。

淩子海算得上橫城一流人物。

可現在,眾星捧月的淩子海卻對葉飛揚誠惶誠恐。

周圍食客不由感慨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黑裙女子更是拉著董雙雙低語:“雙雙,看到冇有,這纔是真正一線大少啊。”

董雙雙冇有說話,隻是神情說不出的複雜。

“補償?”

看到淩子海這個樣子,葉飛揚失去了糾纏興趣。

“我需要你補償嗎?你又能補償我什麼?”

他盯著淩子海戲謔不已:“你地位比我高,錢比我多,還是女人比我多?”

女人?

“葉軍師,這幾個是我剛選出來的未來花旦。”

淩子海也是一個人物,聞言馬上打蛇隨棍上:“如果你喜歡的話,全都送給你。”

隻要葉飛揚收下這幾個女人,淩子海不僅能化解今天危機,還能藉機攀附上葉飛揚這棵大樹。

說話之間,他還把董雙雙幾個推了上去。

“葉軍師,這個女人,不僅是主持人,才藝雙絕,還是昔日董家小姐。”

“品嚐起來會有彆的一番滋味。”

淩子海還熱情介紹著董雙雙:“董雙雙,好好伺候葉軍師——”

“啪——”

冇等葉飛揚迴應,董雙雙就臉色震怒。

她一巴掌打在拉扯自己的淩子海臉上:

“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