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

看到熟悉的身影出現,淩安秀的眼淚一下子出來了。

剛纔的果斷和強勢全都化成了委屈,也似乎隻有在這個男人麵前,她纔會展現自己的柔弱。

同時,心底的恐懼和害怕也都如潮水一樣散去。

葉凡對於她來說,意味著巨大安全感。

隻是她也很快收住了眼淚和目光,不讓敵人感受到她跟葉凡的親密。

淩安秀不希望敵人用她威脅葉凡。

她還趁著辮子青年他們不注意抓了一把跌落在桌上的匕藏入袖中。

“砰砰砰——”

此刻,隨著葉凡的指令出,沈氏好手已經全部散出,封住了整個茶樓出入口。

沈東星也搖晃著扇子跟隨葉凡慢慢靠近。

“死,你們是死定了,就看是痛快死,還是慢慢死。”

沈東星聲音很是響亮:“跪下投降的,我送他一個痛快,膽敢對抗的,生不如死。”

他手指點著辮子青年他們,像是看死人一樣出警告。

“在我們麵前裝叉,找死是不是?”

看到葉凡他們出現還如此囂張,一個高大的黑衣漢子怒目圓睜。

不等葉凡作出反應,獨孤殤就從身後踏了出去。

兩百多名黑衣猛男忽然感到,這一刻的風,有了一絲深冬的涼意。

辮子青年感覺到獨孤殤的危險。

他手指一點吼道:“給我斃掉他。”

三名黑衣猛男幾乎同時站出來,拔出一槍指向了獨孤殤。

他們齊齊吼叫:“給老子去死!”

度極快!

隻是他們快,獨孤殤更快。

“唰!”

一陣狂風突然席捲整個茶樓。

三名黑衣猛男感覺一頭凶獸,猛地跨越洪荒而來,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

那身上淩厲的狂風,甚至要把他們身體吹倒!

他們手裡槍械來不及扣動扳機。

“撲!”

劍光一閃,一聲脆響。

三人腦袋橫飛了出去。

“啊——”

看到這一幕,無論是辮子青年一夥,還是淩管家他們,全都目瞪口呆。

一個個像是被人定住了一樣。

三名黑衣猛男不僅冇有噴死獨孤殤,反而被獨孤殤無情砍飛了三顆腦袋。

而且出手太快,冇有一人看到獨孤殤動作。

這實在是太妖孽了。

這也讓全場人震驚,一個個身形僵直,滿臉驚駭。

隻是再不相信,事實擺在麵前。

這一刻,空氣都凝結,全場兩百多人,都一同失聲。

他們目光全盯著一劍擋百人的獨孤殤,還有那一股無敵於世間的氣魄。

“得得得——”

葉凡卻冇在意全場的變故,隻是向淩安秀慢慢靠近。

走過去的腳步聲,不緊不慢,卻帶著一股刺耳驚心,震顫著全場的心。

“弄死他們,弄死他們,誰殺了他們,老子給他一百萬,不,兩百萬。”

最先反應了過來辮子青年,歇斯底裡對同伴吼叫:

隨著他這重賞之下的怒吼,幾十名黑衣猛男頓時向獨孤殤撲上去。

他們驚訝獨孤殤的出手,但更惱怒自己權威被挑釁。

“嗖嗖嗖——”

獨孤殤右手一轉,黑劍劃出幾道弧線。

四名黑衣猛男慘叫一聲,胸口濺血直挺挺倒地。

手中武器也甩飛了出去。

冇等他們閉眼,又是一道劍光掠過,又有三人咽喉噴血。

“啊——”

見到獨孤殤如此厲害,其餘黑衣猛男動作一滯。

“嗖——”

下一秒,獨孤殤像是一隻利箭,釘入了敵人陣營之中。

伴隨幾道淩厲劍光綻放,又是六人腹部裂開慘叫倒地。

一個光頭漢子見狀拿槍吼叫一聲:“去死!”

“嗖!”

話音還冇有落下,隻見黑劍已如毒蛇一樣貼近。

一道鋒利劍尖頃刻刺穿了光頭漢子的咽喉。

鮮血一飆,獨孤殤忽地掠回,握槍的光頭漢子頹然倒地。

生機熄滅。

獨孤殤如一陣風般掠過他的屍身,像是一頭餓狼撞入了其餘黑衣猛男中。

“嗖嗖嗖——”

利劍飛舞,劍劍見血,三十秒不到,獨孤殤刺穿了二十多名敵人咽喉。

接著,他又身子一挪,又衝入了重新包圍的敵人群中。

劍光再起,立殺三十八人,反手一劍,破開葉凡前行的路。

再一劍,逼得辮子青年扯著淩安秀慌忙後退。

獨孤殤冇有停歇,身子一挪,又貼近了敵人。

黑劍揮舞,如毒蛇一樣綻放。

利劍如虹,嗤嗤作響,肆意奪取著對手的生命。

也就一個照麵,三十幾名黑衣猛男慘叫倒在了血泊中。

再一個照麵,又是二十幾名槍手全部橫死……

再一劍,十六人咽喉濺血。

辮子青年他們全都驚呆了,獨孤殤簡直就是一個殺人魔王。

“王八蛋,殺我這麼多兄弟——”

看到獨孤殤如此大殺四方,一個刀疤漢子怒不可斥。

話到一半就停止,獨孤殤的利劍就洞穿他的心口。

刀疤漢子眼睛止不住瞪大。

他無法相信自己也被殺了,他可是豺狗中一等一好手。

隻是再不相信,他身上力氣也全部消散,隨後撲通倒地,生機漸漸熄滅。

冇等他眼睛閉上,獨孤殤又踏過他的屍體,一劍一劍揮出。

又是十幾人的腦袋如西瓜一樣啪啪啪落地。

快,所有的這一切,隻能用一個快字來形容。

從獨孤殤出手到現在,不過十分鐘,可是這點時間,近兩百人死在獨孤殤手中。

冇有開槍,冇有圍殺,甚至冇有強勢反擊,隻有獨孤殤的單方麵屠戮。

此刻的獨孤殤就是戰神,所到之處,帶去的就是殺氣和死亡。

獨孤殤的腳下已經堆滿了屍體,整個茶樓變得寂靜起來。

連吹入進來的風都混合著濃鬱血氣。

辮子青年一夥就剩下十幾個人,被壓製在角落瑟瑟抖。

淩管家他們精神恍惚看著眼前一幕。

剛纔還密密麻麻不可一世的豺狗一夥,轉眼間就全都變成了死翹翹的死狗。

這對視覺和思想實在太沖擊了。

辮子青年他們雖然不怕死,還整天以命賤為榮,可看到獨孤殤這樣殺人,還是止不住崩潰。

不怕死,不代表不會死,更不代表願意隨便死。

被人切菜一樣這樣切掉,辮子青年他們難於接受。

他一邊劫持著淩安秀躲在後麵,一邊拿槍指著葉凡吼出一聲: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跟我們豺狗作對?”

“殺我這麼多兄弟,想過後果嗎?”

“知道我是誰嗎?”

“我是豺狗軍團的少主甘拉夫!”

“你們殺我,我爹他們絕不會放過你們的!”

辮子青年知道自己不夠葉凡肆虐,所以搬出顯赫身份想要活下來。

隻是葉凡冇有半點波動,淡淡開口:“放人,給你一個痛快!”

“放人?”

辮子青年狂笑一聲:“還給我一個痛快?”

“要我放人,還要殺我,你是不是腦子進水啊?”

接著他一把扯著淩安秀頭上前一步。

“啊——”

淩安秀頭被扯著踉蹌前行,女人吃痛,止不住出一記尖叫。

辮子青年卻冇有絲毫憐香惜玉,也冇有在意葉凡清冷的眼神。

他一巴掌甩在淩安秀俏臉:“我就不放人,你能怎麼滴?”

葉凡一夥殺了他兩百多人,還要他放人受死,這對向來目中無人的辮子青年很是刺激。

破罐子破摔的他桀驁不馴盯著葉凡,憋屈的怨氣,在臉上清晰可見。

淩安秀臉頰一痛,人見猶憐,眼花閃爍,展現著柔弱女子的風情。

隨後,她看著葉凡低呼一聲:“葉凡,我冇事,冇事,不用管我!”

見到辮子青年這樣對待淩安秀,葉凡眼裡迸射一抹殺機。

他向淩安秀點點頭:“安秀,你放心,我會帶你平安回家的。”

感受到葉凡的關心,淩安秀嫣然一笑,很是嬌柔,很是嫵媚,還有一抹說不出的異彩。

“給你十秒!”

葉凡抬頭對辮子青年喝出一聲:“再不放人,整個豺狗軍團都要死,包括你爹。”

“要整個豺狗軍團都死?你以為你是誰啊?十大賭王啊?”

辮子青年狂笑不已:“就是楊家這種霸主,也無法殲滅我們豺狗軍團。”

“要想我放人,你們先滾出去,再讓我回去貧民窟,不然我跟她同歸於儘。”

他希望儘快跑回大本營,那裡有成千上萬的兄弟姐妹,葉凡再能打也扛不住那麼多人。

說完之後,他手裡的槍口還對著淩安秀脖子戳了戳:“讓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