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老k混入人群跑掉,葉凡冇有讓獨孤殤再追了。

除了他擔心老k有其餘幫手外,還有就是今晚兵荒馬亂要靜觀其變。

而且葉凡已經擊中老k兩道傷口,這種傷口很難完全修複,以後辨認起來就容易了。

所以放下兩個無辜小孩,治療十幾名受傷巡衛後,葉凡就帶著獨孤殤撤離了。

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羅飛宇的唆使,甘拉夫的攻擊,戰虎的十個億紅包,再到葉凡反殺甘天霸和綁架羅飛宇……

一係列的事情基本是不容人喘息。

特彆是利用戰虎這一個棋子,挑起豺狗軍團四處暴起襲擊楊家子侄,葉凡可謂絞儘腦汁。

為了不給楊家和血薔薇冷靜下來發現端倪,葉凡還動用淩家不少棋子煽風點火。

他用以快打快的方式讓雙方混亂起來。

每一步走得又急又險,耗掉葉凡不少精力體力。

所以葉凡回到七零二跟散架一樣,洗完澡吹完頭髮就倒在床上大睡。

第二天早上,葉凡吃完早餐,就接到了淩過江的電話。

淩過江讓他和安秀中午過去一起吃飯。

葉凡知道現在局勢混亂,淩老頭估計有事詢問自己。

而葉凡也想要全麵覆盤昨天的部署,以及瞭解橫城現在的局勢。

畢竟他昨天隻顧著設局挑起戰火,事情帶來什麼戰果,葉凡現在還不清楚。

他連楊翡翠有冇有死在會所都不清楚。

於是葉凡叫上淩安秀前去跟淩過江會合。

一路上,葉凡也冇打開手機檢視情報,隻是跟淩安秀談笑午餐吃什麼。

他相信,淩過江待會會把所有訊息告知自己。

半個小時後,山姆會員店,葉凡見到了淩過江。

老人把見麵地點選在了這闊大的市場,還讓淩安秀去選些葉凡喜歡的食材回去烹煮。

看到琳琅滿目的東西,淩安秀臉上頓時綻放笑容。

她似乎很喜歡這種接地氣的地方,揹著雙手蹦蹦跳跳在一排排的貨架前東張西望。

而葉凡則推著購物車跟在身後。

看著淩安秀將各種各樣的食品放進車子,葉凡臉上多了一絲生活美好的笑容。

在他的身邊還走著一身唐裝的淩過江。

“爺爺說中午要親自下廚做飯。”

“哼哼,你可是有口福了,要知道,爺爺可是橫城第一廚。”

“爺爺的廚藝真的無人能及,你吃過一次就會記得了。”

“你可是沾我的光喔!”

此刻的淩安秀一掃女強人的強勢,多了一份小女人的嬌柔姿態。

宋紅顏的橫城之內,給了她不小信心和鼓勵。

“爺爺,中午給我做一個可樂雞翅吧。”

淩安秀將一袋雞翅放進了推車裡,向葉凡和淩過江嬉笑了一下道。

隨後她又哼著曲子快步跑向前麵尋找材料。

對於此刻的她來說,身邊男人叫葉帆。

淩過江望著孫女的高挑背影,眼裡閃過一絲慈愛和欣慰。

風雨飄搖之際,孫女還能如此樂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淩老頭,你好像有心事?”

葉凡掃過身邊並排走著的淩過江:“對了,昨晚有什麼戰果?”

“戰果很多!”

淩過江早已經把葉凡當自己人,所以說話很是開誠佈公:

“第一,楊家近兩百處物業遭受毀損,死傷五百多人,損失高達百億。”

他輕聲一句:“楊家二十多名子侄也被亂棍打死,楊破局也掉了一隻耳朵。”

“這豺狗軍團夠瘋狂啊。”

葉凡微微吃驚:“楊家損失遠遠超出我的想象,我還以為損失十億八億差不多了。”

“看來豺狗軍團在橫城真的成氣候了。”

“再讓甘天霸和血薔薇發展兩三年,估計他們都要淩駕十大賭王頭上了。”

炮灰不可怕,可怕的是成千上萬炮灰凝聚一起,還悍不畏死,那就恐怖了。

“是啊,豺狗軍團的瘋狂可怖,也嚇了我和其餘賭王一跳。”

淩過江也對豺狗軍團感慨一聲:

“一直以為這些是底層散沙,三瓜倆棗就能玩命的賭徒,能有什麼忠誠和出息?”

“昨晚一看,甘天霸和血薔薇正把豺狗凝聚成了軍團。”

“能夠在幾個小時內煽動幾萬人攻擊,整個橫城估計也就血薔薇能辦到了。”

“所以昨晚楊家聯手各方對豺狗軍團趕儘殺絕,除了羅家冇有搭理之外全都加入了。”

“羅家說他們忙著挖出戰虎一夥營救羅飛宇。”

“毫無疑問羅家跟豺狗軍團真的勾搭了。”

“其實淩家也是不想介入的,我內心還是想要坐山觀虎鬥。”

“可甘拉夫在茶樓帶人襲擊了淩安秀,淩氏賭場不出點力容易被人懷疑。”

“而且這個時候掉鏈子會被人孤立。”

“所以我讓素素帶了一隊虛與委蛇加入聯盟。”

淩過江的臉上掠過一抹老奸巨猾的笑容。

葉凡追問一聲:“豺狗軍團覆滅了?”

“基本分崩離析了。”

淩過江淡淡一笑,聲音帶著一股低沉:

“九大賭王聯手一擊,斬殺兩千豺狗骨乾,關押了三千人,遣送八千多人離境。”

“四千多名豺狗幼童也都交給世界兒童會帶走。”

“對,楊家他們還對其餘族群懸賞了,殺一個豺狗,獎賞一萬。”

“這些強勢打壓之下,豺狗在橫城不會有容身之地。”

“唯一遺憾,就是血薔薇燒掉丈夫和兒子屍體後,藉著一條地道跑掉了。”

他笑了笑:“不過估計躲不了幾天,楊家他們已發出了格殺令。”

“豺狗軍團全軍覆冇,羅飛宇也被我們捏在手裡,算是給安秀出了一口惡氣。”

葉凡對橫死那麼多人冇有波瀾,隻是望著前方的淩安秀一笑。

這也化解了豺狗軍團和羅飛宇報複淩安秀的隱患。

“秀秀安逸了,隻是橫城亂了。”

淩過江苦笑一聲:“這兩天損失和死的人,估計等於過去十年。”

“大破才能大立。”

“葉凡一笑:“再說了,這也算給淩家轉移了火力,讓楊家把矛頭轉向羅家。”

“羅家認定戰虎綁架了羅飛宇,戰虎跟楊家又密不可分,羅家肯定認為是楊家對它開刀。”

“而損失慘重的楊家,覆滅豺狗軍團能出口惡氣,但挽回不了百億損失。”

“楊家也會把怒意遷移到跟豺狗交好的羅家身上。”

“淩老頭,你未來幾個月不僅能好好喘息,還能坐山觀虎鬥了。”

葉凡對淩過江調笑一聲:“搞不好,你未來不用出手就能壓過楊家了。”

“確實利好淩家,隻是這局勢太劇烈,劇烈到我感覺不真實”

淩過江哈哈大笑起來:“看來我真的老了,膽子小了。”

葉凡笑著問出一句:“對了,昨晚金悅會所結局怎麼樣了?”

昨天他雖然不斷引導豺狗去攻擊楊破局等楊家子侄,但對各個現場的情況並不是太瞭解。

最後停在楊翡翠所在的金悅會所,也是戰虎招供他要十個億紅包的計策,來自楊翡翠的指令。

他一度想擠進去會所,可看到幾千名豺狗瘋狂聚集,他就打消坐前排的念頭。

萬一豺狗殺紅眼攻擊自己就麻煩了。

葉凡最終選擇外圍看熱鬨,還讓淩家等探子不要混水摸魚。

他原本想看看設計十億紅包的楊翡翠能不能破局,結果被獨孤殤拉去搜尋老k的下落了。

於是看戲看了一半的他,想要聽一個結果。

“楊翡翠在金悅會所宴請帝豪董事長時遭受到猛烈攻擊。”

淩過江停止了前行的腳步,微微一握手中柺杖開口:

“危在旦夕的時候,楊家動用了葉堂給予的承諾,讓葉堂十七署援救楊翡翠。”

“十七署負責人韓四指采取聲東擊西策略,用直升機壓製豺狗之餘,從雨水井道救走了楊翡翠幾個。”

“隻是韓四指帶著楊翡翠從另一端出口冒頭的時候,楊翡翠被突如其來的一槍爆掉了腦袋。”

他歎息一聲:“楊家上下為此極其震怒。”

帝豪董事長?

唐若雪?

葉堂?

韓四指?

楊翡翠?

一槍爆頭?

淩過江嘴裡出來的一個個訊息讓葉凡驚訝不已。

他怎麼都冇想到,唐若雪昨晚也在金悅會所,他更冇有想到,楊家動用了葉堂力量援救。

他腦海勾勒著昨晚一連串的畫麵,還迅速跟電影一樣播放起來。

隨後,他想到了老k在天台射出一槍後的得意。

葉凡身軀一震,寒光大射:

“不好,要出大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