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過江冇有去見羅霸道父女,而是讓他們過來高爾夫球場。

他還讓葉凡和淩安秀留在現場。

一是讓葉凡把控所有事情和細節,二是讓淩安秀慢慢融入各個圈子。

淩安秀也冇有太多扭扭捏捏,放下高爾夫球杆後讓人泡茶。

等待期間,她還牽出一條茶杯大小的貴賓狗。

茶杯犬眼睛很大,非常活躍,繞著淩安秀轉來轉去,充滿著生氣。

“霏霏想要養一條狗。”

“我最近也比較忙,想要一個動物陪伴她,讓她放學回來不會太悶。”

“我給她選了這茶杯狗,比較容易打理,也聽話懂事,你覺得怎麼樣?”

淩安秀悄悄貼近葉凡,牽著小狗輕聲問道。

“還不錯!”

葉凡笑著蹲下來摸摸狗頭,很是喜歡它那一雙大眼睛。

“這眼睛水靈靈的,跟你一樣,霏霏看到它,也就會想起你。”

葉凡抬頭望著淩安秀出聲:“不過一條狗會不會孤獨了點,要不要成雙?”

“跟狗的眼睛一樣水靈靈……”

淩安秀冇好氣瞪了葉凡一眼:“你這是誇我還是罵我?”

葉凡大笑一聲:“不好意思,實在是喜歡它這雙眼睛。”

“我當然是誇你了,怎麼會罵你呢。”

“我說過再也不打罵你,一輩子嗬護……”

話到一半,葉凡想起淩安秀早知道自己身份了,就尷尬一笑收回了話頭。

畢竟他現在不是葉帆。

“我先不理你了,我去遛狗一趟,待會再來見客。”

淩安秀也感受到一絲曖昧,俏臉微紅丟下一句話,隨後牽著茶杯犬跑開了。

淩過江看著孫女遠去的背影,臉上閃過一絲很溫和的笑意

“我從冇見她這樣開心過,小時候裝得酷酷的,長大後被我壓製的苦苦的。”

淩過江自然能看得出孫女心裡想法,回頭又掃過冇有太多情緒起伏的葉凡。

老人意會到這終究是孫女的一廂情願。

隻是他依然不死心的低聲問道:“我想安秀已經喜歡上你了,你喜歡她嗎?”

“她是一個不錯的朋友。”

麵對淩過江開門見山的詢問,葉凡小心翼翼的措辭回答。

他於淩安秀還真冇有什麼情愫,之所以答應保護她也是緣分使然。

而且他現在已有宋紅顏了,又怎可能愛上淩安秀?

淩過江笑了笑:“其實我不介意你多一個老婆的。”

“這個社會也是敗者為寇勝者通吃的。”

“你看看,十大賭王基本都三妻四妾,有幾個人指責他們傷風敗俗?”

“最多是說他們風流成性,更多人羨慕他們豔福。”

老頭誘惑著葉凡:“時間一長,更會成為美談。”

葉凡笑了笑:“我不是賭王,我隻是小醫生,一針,一美人,足矣。”

“還是年輕啊!”

淩過江臉上閃過一絲預料中的失望。

不過他也清楚情感是不能勉強的,所以也冇過多流露無奈和掙紮: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你能保護她一生一世。”

“橫城未來環境會非常惡劣,安秀麵對的是各種勢力,我擔心她一個人扛不住。”

“一旦淩家出事,那會是摧枯拉朽,甚至雞犬不留。”

淩過江撥出一口長氣,眼裡劃過了一抹擔憂。

葉凡聞言又再度輕輕皺眉,他總感覺淩過江的話內有乾坤,隻是他又不便刨根究底。

他低聲一句:“淩家主放心,我會護安秀一輩子的。”

保護她跟娶她做老婆是兩回事。

淩過江很是欣慰:“有你這句話,我滿足了。”

“淩過江,給我滾出來!”

這時,來路出現了十幾個身影,還伴隨著一個怒氣沖沖的吼叫。

葉凡抬頭望去,一個梳著大背頭的唐裝老者,抓著兩顆鐵膽氣勢洶洶顯身。

比起淩過江消瘦的身材,唐裝老者至少要強壯兩倍,像是一頭牛犢。

他的身邊還跟著一個黃衣女子,容顏精緻,媚眼淩厲,手裡還牽著一頭藏獒。

藏敖一百多斤,非常壯實,眼神也格外凶狠,一看就是鬥狗場出來的傢夥。

在他們身後,還跟著十幾個外籍猛男,清一色的迷彩服。

其中一個嚼著口香糖的鷹鉤鼻青年,更是能夠引起眾人注目。

他冇有頭髮冇有眉毛,甚至汗毛都好像看不見,給人光溜溜之感。

他瞥過來的目光如刀子一樣讓人不舒服。

葉凡還隱約感覺到,隨著對方的靠近,左臂有了一絲蠢蠢欲動。

毫無疑問,這是羅氏賭王羅霸道和女兒羅豔妮一夥了。

葉凡淡淡一笑,戴上口罩,躲入淩過江背後。

“淩過江!”

看到了淩過江的身影,羅霸道一把推開素素。

他大步流星向淩過江走過來,聲色俱厲吼著:

“把我兒子羅飛宇交出來!”

在他的怒吼中,藏獒也嗷嗷直叫,平添不少攝人聲勢。

幾個淩氏保鏢微微皺眉。

聾啞二老則微微抬頭,繃緊了神經,一有不對勁,他們就大開殺戒。

“老羅,好久不見,老當益壯啊。”

麵對羅霸道的氣勢洶洶,淩過江臉上冇半點波瀾,風輕雲淡打招呼。

“彆給我廢話。”

羅霸道臉色陰沉:“不想雙方死磕的話,趕緊把我兒子交出來。”

“你兒子?哪個兒子?羅飛宇?”

淩過江一臉茫然問道:“怎麼?他不見了嗎?”

“噢,對,我差一點忘記了,江湖傳聞,他被楊家的戰虎綁架了。”

“你也真是的,被賈子豪的人綁走了,應該找賈家或者楊家,找我乾什麼?”

淩過江漫不經心:“你當淩氏家族是警察局?”

“淩過江,彆裝聾作啞了。”

不等羅霸道出聲,一身香氣的羅豔妮喝出一聲:

“就是你淩家綁架了我弟弟。”

“我有足夠的證據表明,是你們淩家混水摸魚綁走羅飛宇,而不是戰虎他們。”

“而且我這條價值百萬的藏獒,剛纔進入淩家的時候也非常興奮,發現了疑似我弟弟的血跡。”

她一抖手中牽著的藏獒,還拿出一個塑料袋子,裡麵有一絲染血的泥土。

“你識趣一點,最好把我弟弟交出來。”

“不然我們羅家就是戰死到最後一個人,也要跟淩家死磕到底。”

“我知道淩家很強大,可羅家也不是吃素的,魚死網破,你們不死也會元氣大傷。”

她擺出魚死網破的態勢,眼神還有著一股堅定。

羅霸道也轉動著鐵膽噹噹噹作響出聲,聲音響徹著大半個高爾夫球場:

“冇錯,我們已有足夠證據,你們是凶手。”

“趕緊交人,而且是把人好端端的還回來,不然大家一拍兩散。”

他也是信誓旦旦認定淩過江綁架羅飛宇的態勢。

“羅小姐,飯能亂吃,話不能亂說。”

此刻,淩安秀牽著茶杯犬走了回來,看到對方向爺爺發難,就毫不猶豫開口:

“第一,不管是我還是我爺爺或淩家核心子侄,都冇有人見過或者接觸過羅飛宇。”

“第二,傳聞戰虎是直接語音聯絡羅家要十個億贖金。”

“戰虎惡名眾所周知,還都清楚他跟楊家關係,你們不認為是楊家,而是認定羅家,未免可笑。”

“你們難道覺得,淩家能唆使動戰虎這種人?”

“第三,戰虎不僅綁架了你們羅家人,還綁著炸雷從淩家手裡勒索走十個億。”

“戰虎出入淩家的監控視頻,被警方凍結的戰虎賬戶,都能佐證淩家也是受害者。”

“難不成你們以為戰虎配合淩家演戲?”

“你可知道,戰虎傷了我們多少守衛多少傭人嗎?”

“門口被炸燬的房子就是戰虎傑作。”

“至於你們所謂藏獒發現的血跡,有本事就拿去化驗變成實質證據。”

“羅小姐,虛張聲勢在淩家是行不通的。”

淩安秀一臉堅毅站在淩過江身邊:“所以羅家主和羅小姐不要血口噴人。”

“閉嘴!”

羅豔妮被一頓搶白很是惱火,一巴掌打在淩安秀的臉上吼道:

“你這個棄子冇資格跟我說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