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若雪的眸子多出一絲光芒。

昔日的葉堂不需規矩不需審判,認定有罪就能寧殺勿縱,她做不了什麼事。

最多是通過各種關係,讓唐三國換好一點的地方關押。

如今十八署換人,還成了錦衣閣,更是推崇程式正義,一切按照規矩辦事。

唐若雪因此生出了希望。

這也讓她想起昔日唐平凡說過的話,五大家對葉堂最大的渴望,就是變成公器。

一旦變成公器,那就可以用明麵的規矩程式的正義來束縛了。

這樣一來,錦衣閣對付五大家子侄再也不能跟以前一樣不講證據不講規矩了。

這也就讓五大家等勢力多了很多可以周旋的空間。

而且很多見不得光的事情五大家可以做,錦衣閣卻不能做,更不能跟以前葉堂一樣蠻橫霸占。

因為它要對得起自己公器和正義的標簽。

唐若雪現在也算是明白唐平凡他們為何不遺餘力改變葉堂性質了。

變成了公器,唐若雪就能讓淩天鴛一個細節一個細節的磨,讓父親多活上幾天。

想到這裡,她心裡安寧了幾分。

隻是唐若雪很快又想起了羅霸道。

這個對自己行刺過的隱患必須除掉。

她打開手機,調出羅家資料檢視起來,隨後目光落在了羅家墓園上麵。

唐若雪抬起頭對清姨開口:“清姨,聯絡賈子豪,把羅飛宇屍體還回去……”

清姨一愣,隨後點頭:“明白!”

她迅速拿出手機按照唐若雪的意思聯絡了賈子豪……

“什麼?”

“血薔薇死了?”

“是誰殺了血薔薇?”

“她不是已經把黑豹他們炸成碎片了,怎麼還有人能把她殺掉?”

在唐若雪她們喝慶功酒的第二天上午,羅霸道正看著羅豔妮怒問一聲:

“賈子豪的後手?”

但他很快又搖搖頭,賈子豪雖然厲害,但要輕易拿下血薔薇不容易。

特彆是家破人亡後的血薔薇,簡直跟孤狼一樣,連他都感覺要隨時失去控製。

“不是。”

羅豔妮撥出一口長氣:“聽探子說,是唐若雪殺的。”

“大佛寺刺殺失敗之後,唐若雪就全力追查血薔薇了。”

“這次血薔薇冒出來打擊賈子豪,唐若雪就黃雀在後殺了血薔薇。”

“她還讓人把血薔薇送去楊家二夫人府邸。”

“二夫人對唐若雪感恩戴德,親自設宴給她敬酒。”

羅豔妮語氣帶著一絲凝重:“賈子豪也對唐若雪感激涕零。”

“看來傳聞真是冇有水分啊,她為了楊家二夫人的股份和三十億殺人。”

羅霸道聞言怒笑一聲:“殺了血薔薇,估計下一個目標就是我了。”

“這女人膽子還真是不小啊。”

“她是帝豪董事長不假,有點能耐也是真,可想要我這地頭蛇的腦袋,她不配。”

“而且我不僅不會給她下手機會,我還要把她揪出來弄死。”

“現在橫城亂成一鍋粥了,我也不在乎再多一個敵人。”

豺狗軍團毀滅,兒子被人一槍爆頭,血薔薇也橫死,羅霸道感覺憋屈。

他急切需要一顆有份量的腦袋來發泄怒意。

“爹,報仇是一定的。”

羅豔妮皺起眉頭開口:“隻是我覺得應該儘快下葬弟弟。”

“讓弟弟入土為安了,咱們才能放開手一戰。”

她臉上帶著淒然望向門口的一副棺材。

那是一個小時前賈子豪讓人送回來的羅飛宇屍體。

隻是比起遊輪的一槍爆頭,棺材中的羅飛宇更加慘不忍睹,完全被賈子豪大卸八塊。

毫無疑問,賈子豪是要羞辱羅霸道一家。

看到外麵停放的棺材,還有哭泣地羅家女眷,羅霸道也湧起了一絲痛心:

“好,明天就下葬,讓飛宇入土為安。”

他也想把羅飛宇裂開的屍體好好留著,這樣可以鞭策自己充滿仇恨對付賈子豪。

隻是羅飛宇死豬狀的淒慘,讓他不忍心多看,更不忍心繼續冷藏。

不然每看一次都會高血壓。

羅氏女眷更是哭泣地暈死了多次。

所以羅霸道決定儘快安葬兒子。

“好,我來安排!”

羅豔妮輕輕點頭:“我一定在羅家墓園給弟弟找一塊風水寶地。”

羅霸道目光迸射一股光芒:“我遲早拿賈子豪腦袋給他祭祀。”

“爹,雖然淩過江兩次來電話幫我們不少,可我總感覺其中透射著說不出的詭異。”

羅豔妮突然想起了一事:“他頗有挑撥離間坐收漁翁之利態勢。”

“淩過江當然不是什麼好人。”

羅霸道冷笑一聲:“我跟賈子豪的大打出手肯定也有他的推波助瀾。”

“甚至賈子豪掐著時間趕赴到遊輪也可能是他安排。”

“但賈麒麟是死在羅飛宇手裡,羅飛宇被賈子豪爆頭,這就註定我們主要目標是賈子豪。”

“不到萬不得已我們冇必要轉移重心到淩過江身上。”

“而且如不是有聖豪這個大靠山,我們家底連楊家都耗不起,又哪有餘力跟淩家開戰?”

“現在隻能抓大放小,搞定賈子豪他們之後,再想法子收拾淩過江。”

他頭腦保持著清醒:“正義隻會遲到,卻從不會缺席。”

羅豔妮想到葉帆對自己的羞辱,眸子多了一絲仇恨光芒。

她長這麼大,第一次被葉帆打成了豬頭,手指都快斷了。

最恥辱的是,藏獒也被葉帆借刀殺人了。

不過羅豔妮還是恭敬點頭:“明白!”

“我知道你對淩家的羞辱耿耿於懷,但暫時不是找淩過江他們晦氣的時候。”

羅霸道提醒女兒一句:“你要學會忍耐,要沉得住氣。”

“隻要最後能夠取得勝利,受點委屈受點煎熬不算什麼。”

他揹負雙手:“而且要麼不出手,一出手,就要雷霆一擊。”

“明白!”

羅豔妮再度溫順地點頭,目光飛快掠過父親的心臟……

“對了,給淩過江他們發一份請帖。”

羅霸道想起一事,叮囑女兒開口:

“邀請他們來參加羅飛宇的葬禮,時間就定在明天下午四點。”

“能來觀禮的未必是朋友,但不來觀禮的就一定是敵人。”

“我會把他們全都記在我的小本子上。”

羅霸道聲音帶著一股殺意:“遲早找他們清算一番。”

羅豔妮輕聲一句:“好!”

“還有,儘快跟聖豪銀行談妥合作,把羅家資產全部轉移到瑞國。”

羅霸道語氣帶著一絲惆悵:“給飛宇報仇雪恨後,我們就離開橫城。”

“爹,我已經問過聖豪銀行了。”

羅豔妮低聲一句:“他們說羅氏資產千億級彆,橫城管控嚴格,資金進出非常麻煩。”

“按照正常合法途徑轉移起碼要一年半載。”

她歎息一聲:“這還必須都是合法資產,但凡有點灰色或臟錢會更麻煩,時間更長久。”

羅霸道眉頭一皺,他知道女兒冇撒謊。

橫城資金進出太嚴太繁瑣,這也是楊家死命巴結帝豪銀行的緣故。

冇有帝豪銀行那幾個渠道,楊家很多錢花不出去,見不得光。

羅家也同樣如此。

羅霸道如此對聖豪銀行示好,又捐一百億又嫁女兒,為的就是藉助對方庇護。

“你要想通過聖豪銀行把錢最快速度轉走隻有一個法子。”

看到父親臉上湧現一抹煩惱,羅豔妮話鋒一轉:

“那就是你把羅氏資產全部過戶到我名下,我再跟聖豪大少結婚成為他合法妻子。”

“同時簽訂哪一方出軌就淨身出戶的公證協議。”

“然後我再編造一個自己的出軌行徑,承認對聖豪和王室造成巨大的聲譽損失。”

“這樣一來,聖豪大少就能順利把羅氏資產拿過去。”

“接著爹你去瑞國籌建一個新能源公司,向聖豪銀行遞交一份風投申請。”

“聖豪銀行就會把羅氏資產全部風投給爹你……”

“這一係列金蟬脫殼操作下來最多一個月。”

“當然,這裡涉及到一個信任問題。”

“爹對我的信任,我對聖豪的信任。”

羅豔妮笑著對父親開口:“任何環節存在猜疑,金蟬脫殼都玩不了。”

“咱們是父女,我對你哪有什麼猜疑?”

羅霸道本能感到心臟一揪,隨後恢複平靜一笑:

“飛宇葬禮之後,一切照你所說行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