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區七零二,葉凡放下電話,眉頭微微一皺。

端著西瓜的宋紅顏裹著一陣香風走了過來,坐在葉凡身邊慵懶地依偎著。

她捏起一塊西瓜送入葉凡嘴裡:“電話搞清楚了冇有?”

“搞清楚了。”

葉凡吃完嘴裡的西瓜,對宋紅顏輕笑一聲:

“那個陌生號碼打過去了,是唐若雪身邊的清姨。”

“她說唐若雪身受重傷了,可又不告訴我什麼事,也不跟我說唐若雪在哪間醫院。”

“我打過去,她還把我拉黑了。”

“這叫什麼事啊?”

“我都懷疑,清姨是故意說唐若雪受傷刺激我,不然怎會不告訴我地點救人呢?”

葉凡摟著女人的腰不置可否開口:“畢竟她對唐若雪還是非常重視的。”

“唐若雪重傷?她好端端怎會重傷?”

宋紅顏微微驚訝:“老公,這不能大意,你趕緊打電話給唐若雪問問。”

葉凡揚一揚手機開口:“我剛纔打了兩次,唐若雪手機冇有人接聽。”

“老公,我讓人查一查唐若雪位置。”

宋紅顏坐直了身子:“免得她真出事了,到時不好收拾,也會讓你內疚。”

“應該冇事!”

葉凡又吃了一塊西瓜:“她真危險了,清姨哪有膽子罵我?”

“叮——”

就在這時,葉凡放在茶幾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宋紅顏看了一眼驚訝出聲:“是那個陌生號碼,也就是清姨,她打回來了。”

葉凡忙製止宋紅顏接通:

“彆接!”

“她肯定是覺得冇有罵夠我,又打回來再罵我一頓。”

“罵完了,然後又把我拉黑,活活把我憋死。”

葉凡伸手掛掉了清姨的電話:“彆理這個更年期的女人。”

掛了電話冇多久,手機再度震動起來,葉凡發現是清姨再次掛掉。

一連掛了三次,葉凡感覺爽爽爽。

冇有多久,葉凡手機再次嗡嗡嗡響起。

他正要掛掉,卻發現是唐若雪的號碼……

葉凡手指點下了擴音鍵:“喂——”

“葉凡,彆掛電話,彆掛電話!”

電話另端傳來清姨快要急哭的喊叫:“快,快,小姐不行了!”

“嗚——”

晚上十點,一列車隊停在了橫城紅十字醫院。

車門打開,葉凡和宋紅顏火急火燎出來,速度極快走向了唐若雪所在的手術室。

葉凡和宋紅顏剛剛轉彎踏入走廊,就看到渾身是血的清姨焦急地不斷徘徊。

“你怎麼現在纔到啊?又不接我電話又來的慢,究竟搞什麼啊?”

看到葉凡出現,清姨停止了腳步,臉上帶著一絲怪責:

“不知道小姐生死關頭嗎?耽誤一分都可能丟掉性命。”

她質問一聲:“你是不是學扁鵲故意卡著點救人來彰顯你的重要性?”

宋紅顏溫和一句:“今天有點混亂,路上有些塞車!”

“你們還開車過來啊?不會調直升機嗎?”

清姨聞言更是生氣:“這不耽誤事嗎?你們就是不在乎小姐的生死。”

以葉凡和宋紅顏的能耐,分分鐘可以飛過來,還車子,簡直是搞笑。

“閉嘴!”

葉凡毫不客氣喝斥清姨一聲:

“不在乎唐若雪的生死,我就不會來這個地方了。”

“廢話少說,若雪在哪裡?情況怎樣了?”

“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會把自己傷的這麼嚴重?”

他想不通唐若雪身邊有清姨這些人保護還傷成這樣。

“還不是為了救你這白眼狼?”

清姨看到葉凡斥責自己,也來了脾氣喝出一聲:

“你說你,好好的跑去參加羅霸道兒子的葬禮乾什麼?”

“羅霸道在大佛寺派人襲擊過唐小姐,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不替小姐報仇出口氣就算了,還跟她的敵人廝混在一起,你想過唐小姐的感受嗎?”

清姨很是惱怒,如不是葉凡在羅家墓園現場,哪會有今天的凶險和受傷?

“羅飛宇葬禮?救葉凡”

宋紅顏反應很快:“唐若雪今天也參與了羅家墓園行動?”

葉凡臉色一變:“那批狙擊手是你們?”

“冇錯,我們今天確實準備襲擊羅霸道討回大佛寺的公道。”

清姨也冇有多葉凡和宋紅顏隱瞞,反而重重地哼了一聲:

“不過那批狙擊手不是我們的人,是賈子豪安排過去的複仇者。”

“我們隻是合作。”

“本來我們可以輕易要了羅霸道父女的性命,結果卻因為葉凡在現場鬨翻了。”

“唐小姐看到七大賭王橫死,看到葉凡被狙擊手死死壓製。”

“她擔心你受到傷害,就下令停止行動。”

“但賈子豪的人卻毫不理會,依然繼續對羅家墓園傾瀉子彈。”

“唐小姐再三警告後,就不管不顧跟他們對乾起來。”

“為了給你們贏取喘氣和支援時間,我們幾近全軍覆冇,唐小姐也受到了重傷。”

“那些狙擊手為瞭解決掉唐小姐,一共六個人聯手圍攻狙擊她。”

“如不是唐小姐足夠強大,估計都橫死當場了。”

清姨怒目盯著葉凡:“王八蛋,是不是你害了唐小姐?是不是你欠唐小姐大人情?”

葉凡恍然大悟。

他一直好奇狙擊手怎麼突然停止射擊,原來是唐若雪跟他們內訌起來了。

而且從唐若雪他們幾近全軍覆冇來看,那批賈子豪的槍手強大的不像話。

這也再次佐證這些人可能是慕容冷禪安排的。

“葉凡,你說你,欠唐小姐這麼大人情,你不好好感激就算了,還不接電話和關機。”

清姨生氣地推了葉凡一把:“你還算是人來的嗎?”

“有事說事,彆對我老公動手!”

宋紅顏眼疾手快抓住清姨衝動的手:

“還有,那電話是我接的,恰好經過減速帶掉地被減速!”

“你可以不相信,還可以認定我想要唐若雪死,但你冇資格責怪葉凡。”

“還有,唐若雪現在受傷,與其說是營救葉凡,還不如說是你們自作自受。”

“葉凡都警告過你們多少次了,讓你們不要跟二夫人他們廝混在一起,你們就是不聽。”

“你們不僅跟二夫人同流合汙,還跟賈子豪這樣冇底線的人聯手,遭受這種下場怨不得彆人。”

“你現在要麼把路讓開,讓葉凡看看唐若雪傷勢救人,”

“要麼你繼續嘰嘰歪歪怨恨這怨恨那,我和葉凡什麼都不管回去睡大覺。”

她毫不客氣地一把掀開清姨。

葉凡也冷聲一句:“冇錯,如不是你們自以為是,哪會有現在的局麵?”

“唐小姐這樣對你,你講這種話,還是人嗎?”

清姨氣得直髮抖:“而且現在是扯責任的時候嗎?”

“當務之急是救人,是讓唐小姐平安無事,不是扯什麼自作自受的事。”

“就算全部責任是我們,現在扯這個有意義嗎?有價值嗎?”

“難道誰的責任比唐小姐命還重要?”

清姨對葉凡恨恨不已:“小姐一腔柔情完全就是錯付了。”

“嗖!”

葉凡冇有說話,隻是微微眯眼,用鼻子抽動了一下。

他嗅到了一絲冰涼又熟悉還非常特殊的酒精氣息。

“彆廢話了!”

葉凡望向了清姨背後的急診室:“若雪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原本受傷嚴重已經不行了,經過醫生搶救,暫時保住了性命。”

清姨收住怒意:“隻是無法徹底脫離危險,我隻能給你救治的機會了。”

如不是逼不得已,她是不會求到葉凡頭上的。

“讓開!”

葉凡把清姨推開踏入了急診室,很快來到了唐若雪的手術檯麵前。

視野中,女人身上染著不少血跡,臉色蒼白的可怕,給人隨時要香消玉殞的態勢。

葉凡目光一緩,側頭望向了儀器。

他發現唐若雪的各項指數都處於危險區間。

但她的血量卻處於正常範圍。

這讓葉凡眼皮一跳。

隨後,葉凡轉身走出急診室。

他對著門口的宋紅顏開口:“紅顏,把車裡保溫箱的三號銀針給我拿來。”

宋紅顏微微眯眼,隨後一笑:“好,我給你拿過來。”

她很快帶人出門,冇有多久,她又跑了回來,手裡多了一個針盒。

“謝謝!”

葉凡接過針盒就返身回了急診室。

他看著昏睡的唐若雪迅速捏起了銀針……

隔壁床位,一簾之後,白大褂女醫生安靜站立,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