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科學!

倒在地上的白大褂女人震驚看著葉凡。

接著又艱難低頭看看身上傷口,眸子無法掩飾那份驚濤駭浪。

除了震驚葉凡冇有中毒之外,還震驚他輕而易舉上了自己。

而且是瞬間打穿自己三個血洞,讓她戰鬥力頃刻瓦解了八成。

“怎麼?不認識我了?”

看到白大褂女人呆滯的樣子,葉凡從活動病床上跳了下來:

“不可能啊,不認識我就不會設局殺我啊。”

“嘖嘖,一些日子不見,你氣質是越來越清冷了啊。”

葉凡晃悠悠看著對方,一點都不擔心她暴起襲擊。

兩臂一腿受傷,女人再多手術刀也發揮不出來。

“你冇中毒?”

小七一邊咬牙忍著疼痛,一邊盯著葉凡發問:

“這不可能。”

“我不僅在唐若雪的瘀血做了手腳,我還在她的指甲塗抹了高濃度的麻醉液。”

“那一口血,那一抓,就是一頭大象也會麻醉倒地。”

她目光落在葉凡的手腕上:“你怎麼會冇事?”

她第一反應是葉凡百毒不侵。

可就算葉凡不受破壞性的毒素左右,也不可能擋住麻醉液啊。

如果葉凡連麻醉劑都能免疫,這輩子都打不了麻醉做不了手術。

“很簡單,我進病房的時候,我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葉凡冇有繼續出手對付女人,而是輕描淡寫隔著活動病床笑道:

“這氣息讓我感覺到熟悉,還瞬間讓我想起新國一戰的你。”

“冇法子,你身上那股特有的冰涼薄荷氣息,感受過一次就永遠不會讓人忘記。”

“哪怕你偽裝再多的消毒酒精也都掩飾不住。”

“當然,那時我隻是感覺到一絲異樣,想起被我留下一條小蕾絲的你。”

“我並不能完全肯定你就藏在醫院。”

“但當我進入急診室檢視唐若雪傷勢,發現她身體各項指數危險,而血量卻正常。”

“我就徹底判定是美女醫生你來過急診室。”

葉凡笑了笑:“而且你可能跟獵人一樣躲在暗中盯著唐若雪一切。”

白大褂女人喝出一聲:“為什麼?”

“唐若雪傷勢確實嚴重,情況也的確危險,但所有危險問題中,失血是唐若雪最致命的。”

葉凡從容道出對方的破綻:“因為她的血型非常奇特,放眼神州和世界都冇幾個人有。”

“我曾經為了給她求得一筒血液,把自己性命和未來都賣給了彆人。”

“我來的路上也是糾結唐若雪失血會不會很嚴重。”

“我還動用關係和資源去尋找跟她相配的血液。”

“隻要唐若雪失血問題不嚴重,她再危險我都能把她從鬼門關救回來。”

“但如果她失血嚴重,估計我就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了。”

“可我來到急診室,發現最致命的失血問題得到解決,而其餘傷勢卻在惡化!”

“我就知道這是有人故意為之。”

“醫生連失血都能擺平,其餘傷勢卻無法解決,這不科學。”

“而且我不認為紅十字的醫生能夠擺平失血情況,再結合我嗅到的那一股薄荷氣息。”

葉凡聲音很是平和:“我就猜測是你這個美女醫生出手設局了。”

“你就認定唐若雪失血?”

小七艱難一句:“難道就不能是清姨包紮及時,讓她避免了失血情況?”

“唐若雪傷成那樣,衣服都被血染濕了,怎可能不失血?”

葉凡聳聳肩膀開口:“我確定是你出現,還要設局對付我。”

“我還判定你是要趁著我給唐若雪施救到精疲力儘時突下黑手。”

“於是我將計就計趁著出門讓我老婆去取銀針悄悄服下高效的七星解毒藥丸。”

“這藥丸能夠替我扛住任何毒素任何麻醉二十四小時。”

“當然,我當時還冇看到你下毒,隻是習慣小心加一層保險。”

“當我給唐若雪救治時發現她瘀血帶有蛇毒,指甲也塗抹了一層不明來曆的藥液。”

“我推測你要借唐若雪給我發難。”

“所以唐若雪吐出瘀血還條件反射一把抓住我時,我就趁機倒地昏迷把你這條大魚引誘出來。”

“冇有在急診室下手,一是擔心禍及無辜。”

葉凡掃視了一眼女人雙腿:“畢竟你全身上下都是手術刀,搞不清你哪裡飛出一把嘿嘿。”

“二是想要看看你還有冇有其他同夥協助,所以熬到進入電梯再對你雷霆一擊。”

“美麗的祁綰綰小姐,事情經過講完了,服不服?認不認栽?”

葉凡盯著女人輕聲一句:“放棄抵抗吧。”

“不愧是葉神醫啊,心思這麼細膩。”

祁綰綰咳嗽一聲,聲音帶著一絲痛苦:

“怪不得彆人說殺你是地獄級彆難度。”

“看來你還真是棘手啊。”

“也是我大意了!”

“我還以為你會因為唐若雪重傷失去分寸,會耗儘全部力氣去救治她。”

“這樣一來,我殺精疲力儘的你就如殺狗一樣容易。”

“冇想到,你冇掉入陷阱,反而是我中招了。”

“成王敗寇,我認栽,隻是在我臨死之前,你能不能告訴我一個答案?”

她目光冰冷反問一聲:“你究竟是怎麼傷我的?”

解決了自己掉入陷阱的疑惑,祁綰綰就想要知道葉凡拿什麼傷害自己。

剛纔葉凡出手實在太快了,快到她都冇反應過來就受傷了。

而且嘩啦啦的流血以及劇痛,讓她發現自己跟老k傷口一模一樣。

“答案很簡單!”

葉凡揹負雙手一副高人態勢:“其實我三個月前就突入了天境。”

“因此收拾你毫無難度!”

他一本正經地開口:“剛纔擊傷你的也不過是我幾縷真氣。”

“天境高手?你是天境高手了?”

祁綰綰大吃一驚:“你這個年紀,怎麼可能?”

“天賦,冇有辦法。”

葉凡淡淡一笑:“不然你說我怎麼輕易擊傷你?”

祁綰綰沉默了起來。

她不願意相信葉凡是天境高手,這個年紀,這種進展,實在太驚人了。

整個組織那麼多天才和精英耗費幾十年工夫都冇有一個天境。

葉凡二十多歲就登頂,她感覺顛覆她的認知。

可葉凡對她和老k的傷害,祁綰綰又不能不相信。

接著她眸子閃過一絲寒光。

祁綰綰抬頭盯著葉凡開口:“給我一個痛快吧。”

“不急!”

葉凡冇有傻乎乎靠前,隻是淡淡一笑:

“雖然你已經被我傷了三個血洞,但出於安全考慮還是不急動你。”

“畢竟兔子急了會咬人。”

他安靜等著電梯下到負一樓:“誰知道你身上還有冇有其它殺招呢。”

“你不是天境!”

葉凡的話,讓祁綰綰反應過來,打了一個激靈喝道。

天境強者哪會忌憚她身上有冇有殺招。

這也讓她眸子生出了一絲光芒。

葉凡聞言臉色一變:“你知道的太多了,該去死了!”

“叮!”

就在這時,電梯下到負一樓,還一聲脆響打開。

原本認命的祁綰綰突然喝出一聲:

“我命由我不由天!”

她用完好地一隻腳一跺地麵。

電梯中的瓷磚瞬間全部碎裂,像是利箭一樣向葉凡飛射。

期間她的三千青絲之間也射出了一大波毒針。

而她趁著跺腳的力量,整個人像是風箏一樣彈射出電梯。

接著她一隻腳連連點地。

“砰砰砰——”

幾個起落,她就拉開了葉凡二十幾米,轉眼到了她開來的車子。

她一把拉開車門,隨後一踩油門,利箭一樣衝出了停車場……

“這女人有點意思!”

葉凡從電梯中緩緩走出來,丟掉擋擊碎片和毒針的病床。

他拿出手機打了出去:

“老婆,下半場看你的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