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葉凡準備用袁輝煌慢慢撬開祁綰綰的嘴時,橫城也在短暫平靜後迎來了大風暴。

“我們脫離羅家!”

“我們跟趙家就此斷絕!”

羅家和趙家等八大賭王的一批子侄,紛紛現身在各大媒體宣佈跟本家斷絕任何關係。

每一家都有十幾名骨乾子侄,他們控訴本家的壓榨,發誓這輩子都不跟本家往來。

他們還改掉了自己的姓氏,表示自己跟本家再無糾葛。

也就在他們宣告脫離的當天晚上,他們聯手對賈子豪和楊家發起了複仇反撲。

這一戰,規模空前絕後,戰況也非常慘烈。

他們先是聯合幾股戰鬥力強橫的海盜,趁著夜黑風高伏擊了楊家和賈氏旗下船隻。

先後十艘船隻遭受到重創,不僅所有貨物被洗劫一空,還連船帶人被劫持到海盜窩裡。

其中八艘都是賈子豪用來走私的,手機、汽車、電腦、原油,損失極其慘重。

同一時刻,賈子豪在附近幾個國家的碼頭,也被當地官方迅速出擊,打掉幾噸毒粉。

接著,一份份情報飛入了國警亞洲總部。

情報上麵有著賈子豪身邊親信他們的資料,不僅點破了他們身份,還揭破他們曾經乾過的壞事。

一夜之間,賈子豪旗下的幾十號骨乾被精準逮捕。

這些行動不僅給賈子豪帶來損失,還嚴重影響了他的商業信譽。

看到這些情況,楊家第一時間停止境外任何運作,宣告員工集體放假一個星期。

麵對聯軍這種打壓,賈子豪卻冇有屈服。

他聚集了幾百名精銳,武裝了大批先進武器,對著搬去賓國的聯軍大本營發起亡命式攻擊!

雙方都動用了火力威猛的武器。

賈子豪手下人手一挺重火力武器,用絕對火力轟擊位於賓國小島的聯軍子侄。

他們衝進聯軍大本營後是一麵前進,一麵投擲。

聯軍雖然冇有想打賈子豪能鎖定大本營,但也都是一批批精兵強將,全都拿起武器血戰到底。

等巡衛趕赴過來的時候,雙方已經死傷慘重,賈氏橫死一百多人,複仇大本營也有三百人陣亡。

在賓國海盜尾隨的圍剿中,賈子豪手下再度受到打擊,十幾艘快艇被轟成碎片。

賈子豪派去的三百號人,隻剩下二十人回來。

而剛剛搭建的複仇者大本營也變成一片廢墟,八家子侄和一眾手下也死傷近半。

然而打成這樣,雙方依然冇有停手。

複仇者聯軍重新聚集人手,聯合黑白兩道,對賈子豪在境外的勢力和物業定點清除。

這一次,不僅打掉賈子豪的非法物業,就連合法公司也受到攻擊。

遍佈各國控股幾十間物流公司、夜總會、船塢和鋼鐵廠儘數被清洗。

賈子豪打拚幾十年的財富一夜之間崩盤。

家業被打爛,賈子豪也破罐子破摔,重新乾起綁架的勾當。

他一口氣綁了複仇子侄的幾十名家人。

男的全部殺掉立威出氣,女眷則逼迫他們一人一個億贖回去。

不過還冇等聯軍交錢,反恐戰隊就擊斃賈子豪的人,把女眷救了回來。

接下來,又是零星的十多次衝突。

幾天時間,雙方的財富和人手都受到重創。

隻是雙方雖然打得激烈,但戰場基本在境外,所有對整個橫城冇有什麼影響。

黑雲壓城的橫城前所未有靜謐。

無論是羅家子侄他們,還是賈子豪等核心,在橫城都給人歌舞昇平的態勢。

好像羅家墓園一戰從冇發生,也好像境外動盪隻是一場夢……

但葉凡走入淩家花園的時候,還是發現護衛比平時多了兩倍。

聾啞二老也整天打了雞血一樣不斷徘徊。

他笑著搖搖頭,隨後走入淩過江的玻璃房。

淩過江躺在搖椅上嗯嗯哼哼,有氣無力的樣子,房子也瀰漫著濃鬱中草藥味道。

他的胳膊更是吊著一瓶藥水。

看起來他好像隨時要掛掉一樣。

“老頭,你演戲還真是演全套啊。”

葉凡走入進去看了看藥水,發現它真的在流淌,而不是擺飾用。

他笑著對淩過江開口:“你這樣亂打針水,不怕打錯丟了老命?”

“嘖,你這話說的,好像我真老糊塗一樣。”

看到葉凡出現,淩過江收起了萎靡,笑了笑開口:

“這是葡萄糖,補充一下身體能量。”

“畢竟我是受到驚嚇的人,不弄個針水打一打,不像話啊。”

“你要知道,這幾天,至少十撥人來看我,一個個喊著我出山,我做主。”

他伸了伸懶腰笑道:“我做戲不全套,很容易被揭穿丟臉啊。”

“薑還是老的辣啊。”

葉凡笑著坐在旁邊,拿起一根香蕉吃了起來:

“不過我看了這幾天的情報,我發現冇你領頭,八家聯軍也打得不錯啊。”

“脫離本家,組建聯軍,境外攻擊,還能合縱連橫聯手各方!”

“幾天時間就把賈子豪的境外財富崩盤,還直接打斷了賈子豪未來的支援。”

境外的人手和財富被乾翻,賈子豪在橫城就容易成無源之水了。

至少他將來在橫城遭遇困境難於得到外援。

“確實漂亮!”

淩過江笑著點點頭:“不僅步步為營,還先外到內壓縮賈子豪的生存空間。”

“如此一來,將來在橫城決戰,就不擔心失敗的賈子豪跑去境外,因為橫城是他最後的資本了。”

“八大家也不再擔心他跑去外麵搬救兵。”

“畢竟他外麵已冇依靠。”

他眸子露出一絲光芒:“這一招,算得上困獸。”

葉凡一笑:“困獸?精辟!”

“而且對方還考慮到橫城現在的環境,先在境外決戰,緩一緩羅家墓園的緊張。”

“等大家情緒好一點了,再壓回橫城一決生死。”

“這樣就能避免觸及官方過早介入的弊端。”

“還有一點,在我們原先的分析中,八大家的優勢是錢,賈子豪的優勢是人手和武器。”

“但看這幾天的激戰,不僅各家子侄冇有因家主橫死先爭權奪利,就是昔日相互算計的八大家也凝聚了。”

“八大家湊出來的人手還都是精銳,而不是歪瓜裂棗應付。”

“武器也跟賈子豪他們相處無幾。”

葉凡生出了一絲興趣:“也不知道八大家現在是誰指揮……”

壓製各家內部爭權奪利,凝聚各家人心,顧及官方底線,遠程襲擊賈氏,一係列操作可謂行雲流水。

葉凡感覺這指揮者都快趕上自己老婆了。

“我也好奇過,還派人去打聽了,可惜我不出山,他們也對我守口如瓶。”

淩過江也冇有對葉凡太多隱瞞:“我千辛萬苦也隻是挖到一點訊息。”

“他們背後好像是一個女人在調度指揮……”

他補充一句:“具體情況隻有八大家的幾個元老和大夫人才知道了。”

“一個女人,有點意思。”

葉凡笑了笑:“她把這一戰打得有聲有色,隻是不知道橫城決戰能否勝利?”

畢竟賈子豪背後還有錦衣閣的支援。

一旦錦衣閣下場庇護,聯軍日子未必能壓死賈子豪。

淩過江眯起了眼睛:“鹿死誰手,確實未可知。”

“不過賈子豪損失慘重後,這兩天開始壓製怒意了,冇有再跟以前一樣打雞血死磕。”

“聽說他購買的一批武器今天早上被人截走了。”

“還是一個三流商會所為!”

“賈子豪都冇有生氣,還陪著二夫人喝早茶,談笑風生。”

淩過江一笑:“顯然背後有高人指點他不要過於衝動。”

“確實如此!”

葉凡點點頭:“隻要賈子豪不再魯莽和衝動,背後有錦衣閣支援的他,就始終有翻盤機會。”

“一旦他失去理智走錯了步驟,就很容易把最後籌碼都搭入進去!”

“現在賈子豪沉澱下來,不知道八大家的指揮者……”

葉凡眼裡有著一絲興趣:“會走哪一步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