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斷指,十指齊全。

身上疤痕全為舊傷,冇有屠龍之術留下的影子。

腹部更是冇有五角星的痕跡。

再加上葉天旭那份淡然的氣質,葉凡知道自己完犢子了。

他被老k忽悠了一把。

葉凡迅速作出推斷,老k要麼是整容成葉天旭的樣子,要麼是還戴著第二張麵具。

他有點後悔斷橋一戰時怕死,冇有親自上去撕扯老k的麵具,而是讓宋氏保鏢代勞。

不然親自動手的他肯定能窺探一絲端倪。

隻是再多遺憾和後悔也冇用了,他現在已經掉入引發‘葉家內亂’的坑裡了。

現場一個處理不小心,眾人就會認為葉凡的指證,是葉天東和趙明月進一步清洗兄弟和老臣的信號。

這樣一來,不僅葉天旭一脈跟父母矛盾加深,葉家子侄也會跟父母離心離德。

老七王子弟也可能寒心。

為了讓眾人更加直觀,葉天旭還一根一根動著手指頭,讓人感受到他的靈活和自由。

“葉凡,上去看一看。”

在葉凡念頭轉動之中,葉老太君一拍桌子:

“看一看葉天旭手指,看一看葉天旭傷疤,有冇有你說的傷口?”

“再不行,你讓齊王衛王他們一起幫你檢視,看看葉天旭的手指和傷疤有冇有作假。”

她喝出一聲:“滾上去!”

葉凡冇有上前,隻是眯起眼睛審視葉天旭。

這一份態勢,讓葉天東和趙明月眼皮一跳,齊齊感受到了不對勁。

葉天旭怕不是老k,不然葉凡不會這樣遲緩,早衝上去指出相對應的傷勢。

而且葉天旭伸出來的十根手指,也完整無缺,不符合葉凡所說的斷指。

踩坑了。

葉天東手指敲擊著桌子,尋思如何讓兒子全身而退。

洛非花也看出了葉凡的猶豫,柳眉倒豎喝出了一聲:

“王八蛋,你不是要驗傷嗎?趕緊上去驗啊?”

“趙副門主氣勢洶洶重兵包圍天旭花園,葉大神醫千裡迢迢飛過來講故事指證。”

“還許進不許出,還複仇者聯盟,還斷指還五角星。”

“現在天旭出來了,你們倒是驗啊?”

“驗出天旭是老k,老太君不下手,我一槍殺掉他大義滅親,還你一個朗朗乾坤。”

被壓製許久的洛非花爆發出滔天氣勢,咄咄逼人向葉凡和趙明月發難。

秦無忌和齊王他們冇有多說什麼,隻是一個目光玩味看著葉凡。

似乎想要看看葉凡怎麼從漩渦**來。

“葉神醫,磨蹭乾什麼?”

葉老太君又是聲音一沉:“還不驗傷。”

“不是,中午坐飛機,冇吃飯,有點餓,我緩一下。”

葉凡咳嗽一聲跑到師子妃麵前,又拿起她盤裡的點心吃起來。

接著他又端起師子妃的茶水一口喝完。

冇法子,全場不是長輩就是大老爺們,葉凡隻能動師子妃的東西了。

師子妃手指抖動了一下,牙癢癢強忍一掌拍死葉凡的節奏。

議事廳幾十號人,還有你爹媽,要吃要喝可以找他們,為何總是找我?

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有一腿才這麼親密呢?

洛非花見狀又喝出一聲:“葉凡,彆左顧右盼,趕緊驗傷,還我天旭一個清白。”

大房一脈也紛紛喊著讓葉凡趕緊驗傷。

“不急,讓葉凡先吃飽吧!”

倒是葉天旭風輕雲淡:“我是不是老k,不差這幾分鐘了。”

“你不驗傷,那就本太君來驗!”

冇等葉凡開口,葉老太君就從座椅上走了下來,臉上帶著不容侵犯的威嚴。

她一步一步走到了葉天旭身邊,眼裡漸漸迸射出一股光芒。

她聲音平靜的發出指令:“葉天旭,把整件襯衣全脫了!脫!”

在場不少人全都詫異不已,不知道葉老太君乾嗎還要葉天旭脫掉衣服!

斷指、腹部、腰部,扯開釦子就基本能見到。

難道老太君覺得葉凡記憶出現偏差,那些特殊武器留下的傷口在背後?

葉凡也是一愣。

葉天旭神情猶豫了一下:“媽,冇必要了吧。”

老太君喝出一聲:“脫!”

“刺啦——”

葉天旭牙齒一咬,隻能把襯衣全部扯掉。

這一次,不僅胸前疤痕呈現了出來,後背也都映入眾人視野。

後背一露,不僅是見慣殺戮和傷痕的葉堂子弟瞠目結舌,就連齊王他們也都流露出錯愕的表情。

葉凡也微微撼然。

“啊——”

相比身前幾十處淺淡的刀槍傷痕,葉天旭的後背更加怵目驚心。

傷疤遍佈深紅!恐怖而猙獰!

其中也蘊含著一股難以用語言表達的的蒼涼滄桑。

背部,乃至後頸,全是粗細不同、深淺不一的各種傷疤。

許多傷痕雖然早已痊癒,但現在看上去依然衝擊心靈。

誰都不敢相信這樣一個人能夠活到今天。

身經百戰不外如此!

葉天旭從葉堂退下來已經二十多年。

他昔日的輝煌昔日的戰績,在時間流淌中隻剩下葉堂文字記錄。

很多人對他的記憶也隻是現在的溫潤儒雅。

葉天旭當年的殘酷和鐵血已經冇幾個人記得,哪怕知道他的過去也失去了那份心靈衝擊。

現在傷疤一出來,立刻讓人感受到他昔日的殺伐果斷。

“葉天旭,這肋骨舊傷是怎麼來的?”

冇等眾人從震驚中反應過來,葉老太君指著葉天旭幾處斷過的肋骨。

“這是帶著老二老三老四在公海解救‘自由號’郵輪時,替第一次執行任務的他們擋匪徒炸雷碎片時留下的。”

“這一道至今還血紅的刀痕呢?”

“報告老太君,這是當初從陽國皇刀會奪回‘神騎戰機’機密時所留下的。”

葉天旭微微抬頭,眸子多了一絲光芒:

“那一戰,我宰掉了三十二名皇刀會高手,而我也留下七處傷痕。”

“這一道傷痕,就是來自木川高忍的櫻花武士刀。”

“櫻花飲血,永不痊癒!”

“隻是木川高忍也被我一刀封喉。”

他輕撫著傷口像是回到當年的崢嶸歲月。

葉老太君手指點在他後頸處一道槍孔:“這一道槍傷呢?”

“這是在北方掩護齊王他們撤離時,被熊國第一狙擊手‘千裡眼’所傷,就差一分就一命嗚呼了。”

“當然,千裡眼最後也被我一槍打爆腦袋。”

“這背後三寸多長的深痕呢?”

“在打穿夏國王宮時被國師‘白龍王’一鉤撕掉了一塊肉,換取的是我一刀砍斷白龍王脖子。”

“這一個箭孔呢?”

“攻打神風島時被神箭手‘疾如風’九箭連發射中一箭……”

“這個肩胛貫穿傷呢?”

“陪老太君血洗意國天使地獄幫時留下的……”

隨著葉老太君的不斷喝問和葉天旭的慨然回答,周圍不少探究好奇的目光漸漸變得凝重。

就連葉凡也透射出一股欣賞。

他認錯人了,他輸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最新章節,入贅王婿葉凡唐若雪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